☆、第二十二章 回忆长(2)(1 / 2)

而今而后 酒頓 1452 字 9个月前

大三暑假,重重得到了一个报社实习机会,地点在B市。

出发之前,她都一直瞒着程莫及。但由于放假前一段时间,何曲反复出现在S大,一周约她吃三次饭,所以他是清楚的。为了配合重重的惊喜,他十分义气地没有泄露一丝口风。

飞机落地B市时,钟表上的刻度已经指向9。何曲提前告诉过她,程莫及在B市的住处,但因为程裕丰刚做完手术,还在医院静养,所以也不清楚他到底哪天何时会回去。

“你还在医院?吃饭了吗?”重重语气自然,和平日里每晚的问候电话没有区别。

“吃过了,一会回家。你呢,在学校还在在家?”

“我啊?”重重听说他会回家,招手叫来一辆出租车,把便签纸上的地址给他,“在外面呢,一会也到家了。”

“手术做完了我也得了空,这两天我会回去一趟,你记得别乱跑。”吸取上次的经验,程莫及也顾不得惊喜不惊喜,只要能及时见到她人就好了。

重重在这头注意着路况,哼哼唧唧地应着。东拉西扯一路,好不容易劝他先挂了电话,把手头的事情忙完。这样才能早些回家啊!

“小姑娘这是赶着见男朋友呢?”司机听她兮兮叨叨了一路,对这种小年轻的戏码很有经验。

“嗯。”这么多年没回,B市的司机愈发热情了。

“那你男朋友可真够幸福的呀!现在还在上学?放暑假了吧,我家儿子也是这两天就回来?”

“那您也挺幸福。”

司机笑得很开心,下巴上稀疏的几根胡须,摇摇欲坠地抖动着。“听你口音,是外地上学回来的吧?”

其实,原来在家,关山和她说话都是用普通话,B市方言她能听懂,对话也仅限于日常用语。没想到,初次见面的出租车师傅竟然还能听出她的B市口音。

“我男朋友是B市人。”

晚上九点多的B市,交通依然拥堵,车子到了市区几乎就是一步一挪,重重全力应付着师傅热情的寒暄,一段路聊下来,师傅也高兴,到了目的地大手一挥给她抹了大几块的零头。

重重连连道谢,看到师傅的车风驰电掣而去,她才转身推着行李箱往小区里走。

她千算万算,左谋右划,就是没想到小区有门禁,还很严格。

“小哥,拜托你了。你看我也不像坏人吧?”

门卫小哥来来回回打量了她半响,悠悠说了句:“坏人也不能把字写在自己脸上。”

这理确实是这个理,但是,他要不要这么耿直啊!

重重无奈地寻个地,坐在行李箱上,哀怨地看着盯紧她的小哥。

“要不……”重重看他欲言又止,一脸期待。“你把他电话给我,我确定过了就让你进去。”

一个小姑娘,一直坐在面前盯着你,他一个大老爷们也是会害羞的。

重重无语望天,如果想打电话她自己就能打啊!

因为也不确定他医院的事忙完没,重重不敢打扰他,只好继续靠着墙壁打盹儿。六月末天气正热,小区这片绿化做得极好,有大树有丛花,结论就是蚊虫聚集。她一手扇着风,一手拍着蚊,忙得不亦乐乎。

值班室的门卫换了一批,耿直小哥走前,特意递给她一把扇子,“将就用下吧,比你那个强。”她抬起右手看了眼那个,两张纸折成的扇子,又看看他那把还有骨架的,点点头,“谢谢啊,一会走时给你放在值班室。”

时间悄然无声地往前溜,到后来重重都不想再看时间了。说好要回来的人,一直都不见人影,她破罐子地想,如果明天小哥回来时看她还在这,那真是要丢脸了,他肯定能以为她寻爱不成、死缠烂打……

“小姑娘,你这是找哪门哪户啊?看你也坐了挺长时间的,给他打个电话吧,再晚门口也不安全了。”

11点20分。

“再等等吧,他回来肯定得从大门进啊,应该也快了。”

“他开车了吗?我们小区还有一个车库通道,这个门不让走车的……”

难道从一开始就没见有车从这里进,她快被自己蠢哭了,身上被蚊虫叮咬的地方,兹兹泛着难耐的痒。

“你到家了吗?”

“你怎么还没睡?”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