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往来同(1)(1 / 2)

而今而后 酒頓 1481 字 9个月前

“这多好,一个生了玩一个生完养,完美搭配嘛!”

何曲说完自觉不过瘾,还煞有其事地招呼杨予唐鼓掌。

重重装没听见,头没抬,机械地往嘴里塞着玉米粒。

“你说,这孩子出生后,是该叫我舅舅还是叔叔啊?”杨予唐并没搞清楚情况,只是单纯顺着何曲的话很好奇。

“你可以一三五让ta叫舅舅、二四六叫叔叔。”何曲话锋一转,继续道“不过前提是,ta能记得。”

能记得才怪!

他们俩旁若无人地讨论程莫及和重重孩子该叫他们什么,到孩子的名字……完全不在意旁边当事人的反应。

“明天还要上班呢,我们回去吧。”他俩的话简直不能多听,最好的回应就是赶紧撤离。

程莫及点点头,分别拍了下他俩的肩,双手插袋跟在重重身后出了门。

“上了班我就搬到单位宿舍了。”本来是没有多余的床位,但正好前段时间有人离职,算是便宜了他们这批实习生里的两个女生。

“就住家里吧,也不远。”可那也没有住单位旁边方便,每天至少能多睡半小时呢。

“不要了,来来回回的也麻烦。”

他想了一会,留她一个人在家不知道又会怎么糊弄自己的胃,“那行,有时间我就去接你。”

第二天上班是程莫及送过去的,顺便把行李也捎了。晚上整理行李箱时,她随意把之前拿出来的衣物一股脑塞进去,被程莫及看见及时阻止,后来他提出让她先睡,他来帮她。

临走之前换外出的衣服,打开衣柜却发现里面还有自己好几件短袖。

“你不是说帮我收拾的吗?这些是什么?”重重抱着一堆衣服,气冲冲地跑到厨房,责问正在洗碗的人。

衣柜的衣服都能忘,其他的东西肯定还有不少遗落的,办事也太不靠谱了!

“就放这里,免得以后拿来拿去。行李箱的衣服给你放够了。”

他擦干手上的水渍,把她手上的衣服拿走。“赶紧换衣服,第一天别迟到。”

她看了眼客厅墙上的钟,8:20了,“呀”了声就冲去了卧室。

有个问题她从实习定下来时就在想,这几天她一直在心里琢磨,上了班空闲时间就不多了,她坐在车里思来想去,往驾驶座上看了好几眼,犹豫要不要问下他。

“想说什么?”

重重呵呵笑了两声,“发现啦?”她小眼睛飘了一路了,这他要是还发现不了才怪了。

“你说,我要不要……去看下伯父啊?”上班时间,B市的交通状况不太好,正常行驶的车不停会有旁边的车拐过来、后面的车超上来……程莫及一边专心应付各种路况,一边思考重重的问题。

他半天不说话,她在一旁等得急,连连催促他。

“你好好上班,我来安排。”

既然和他在一起,就避免不了见他的家人。与其等他们找她,不如做好准备先一步出击。不过就算做了大半个月的心理建设,程莫及电话打过来说周六见面时,那个晚上她还是失眠了。

听说她是要去见家长,舍友几个人比她还激动,一早起来帮她挑衣服,是长袖还是短袖、是裙装还是裤装、是高跟鞋还是平底鞋……来来回回的折腾。

她穿着大一码的高跟鞋不太熟练地下楼时,程莫及早已经等在车边。

他看她斜斜歪歪的身姿,皱了眉。

拉起裙摆的两端,重重得意地在他面前转了一圈,“怎么样?”

齐肩的短发整齐地摆放在肩头,眨巴眨巴眼,能明显看出睫毛的弧度,嘴唇水润润,像草莓味的果冻。

“上车!”程莫及没回答她的问题,先一步上了车。

“把鞋先脱了。”重重停下手上揉捏的动作,立马端坐好,不理会他的话。

调转车头,顺利出了校门。

“你方向是不是错了?”出校门的十字路口左转,才是他家的方位啊。

“先去买双鞋。”

早上在宿舍一番拾掇费了很长时间,约好去吃午饭,总不好第一次正式见面就让长辈等吧。

“下次吧下次,也就穿半天。再说,你难道想让他们都讨厌我?”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