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往来同(2)(1 / 2)

而今而后 酒頓 1164 字 9个月前

二楼走廊上铺着厚厚的棕色地毯,走在上面悄无声息。用力过度的双手,掌心蕴满湿泠泠的冷汗。敲门前,重重在腰后不显目的位置,反复摩挲着。

“进来。”

书房里的窗帘紧掩,台灯也只开着桌前一盏,入眼物十分有限。

缓步至书房正中央,重重转个身,直直面向桌前的人。

“先坐吧。”

程裕丰低垂着头,注目摆弄着手里的小物什,手指一拨一弄间会有节奏的响声。

“过来的挺顺利?”

重重几不可闻点点头,算是回答。

她的拘束显然而不掩饰,程裕丰笑着继续开口,“怎么?几年不见,对程爷爷也这么陌生啦?”

重重没有笑,也没有应话。

“你们是都大啦!”书桌后的他重重地叹着气,“我们也老了……”

“他姐姐闹死闹活不同意,她还没有我这个一只脚踏进坟墓里的老头子看得清。对莫及而言,我们的态度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盯着眼前这个头埋得低低的女孩儿,停顿了很久。重重觉着不对劲抬起头,他才继续道:“是你!”

“我们不可能阻挠一辈子,我们必然会先一步离开他,余生那个陪他一起走的人,我当然希望门当户对、锦绣良缘,但要是他不爱,再好的人也终是错误的。他是个从小就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的人。”

重重从书房退出来后,程莫及紧张地握着她的手,一直到出门都没再放开。起先,她因为没回过神脑子一直循环程裕丰说过的话,而忽略了他的动作,后来上了车,他就这样坐着也不发动车。等了半响,重重看了看窗外的景色,竟然还是他家院子里那颗杏树,这才觉得不对劲。

“怎么了,怎么不走?”

程莫及没说话,只是愈发紧了紧握紧的手。重重察觉到不适,这才觉得他表情的凝重。

从书房出来,她是因为诧异一直回想自己从进去到出来书房内的对话,却忽略他的不安。

“没话对我说?”心里找有计量的重重,故意皱起眉头,起了坏心思逗他。

他似认真在思考,低着头一直看着两人此刻还相牵的手,嘴唇动了又动,一句话在嗓子里来回滚动了好久。

等到重重都有些破功,正想放弃,他突然开了口。

“我爱你。”

这是他第一次说,也是她第一次听。

“不管他们说了什么,我不会再放你走。你好好待在我身边,我不要你做什么,只要你在就好。其他的交给我,好吗?”

他酝酿良久的话,在习惯性转音的问句里结束。他望着重重,想从她的眼睛里得到肯定的答复,好像等了一个世纪。

他是一个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的人,从小就是。

小时候,因为他不确定自己的心思,不小心放开了她;如今,既然已经认定她就是那个以后想一直牵手的人,那他就不可能再放她走,无论如何。

“前两天我看了一本书,上面说,被上帝抛弃的孩子,是没有资格获得幸福的。我一直觉得,我就是那样的孩子……”

重重接口继续,没有给他说话的机会,“我承认,起先和你在一起是因为我孤独太久了,而你是那个足够了解我曾经的人。和你一起,我不用刻意隐瞒我的过去,但是却会让我始终铭记那些不愿意记起的事。”

程莫及闭着眼,手劲儿慢慢松开。他说过,不会再放她走,可如果是她执意要走呢?他还能拉得住吗?

重重感受到他的失落,缓声道:“程莫及,我没有家了……”她一根根手指用力,重新握住他的掌心。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