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疗伤(1 / 2)

听着这痛呼,瑾王殿下心也跟着一颤,目光如炬的看着老太医,差点没忍住将人给砍了。老太医也是欲哭无泪啊,这正骨本来就很疼的,就算他放轻了气度还是很疼的。他又摸了摸安萌萌的骨头,确定正好了方松了一口气,然后从自己的药箱里面拿出了一些药油,准备帮安萌萌推拿,“这几个月小少爷能不走动就尽量不要走动了,万一骨头错位落下残疾的话就不好了。”

听到“残疾”两个字,瑾王殿下的眼神哦,就像是刀子一般直接插到了老太医的身上,陈太医看着瑾王殿下那要吃人的目光,毫不怀疑要是眼神能杀人的话自己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他还能怎么办啊,他也很绝望啊,老太医避开了瑾王殿下的视线,看天看地就是不敢再看瑾王殿下了,“老臣说的是最坏的情况,其实扭伤这种事,也不是什么大事,呵呵,呵呵。”

瑾王殿下这才放过了老太医。

老太医再次松了一口气,感觉自己的脑袋又回到了自己的脖子上面,心里默默的流泪,下次说什么都不来给瑾王殿下看病了,要不是强撑着,自己都快被吓尿了好伐!

看着老太医还要碰自己的脚踝,安萌萌立刻急了。他一把抓住了老太医的手,惊恐的说道,“我的脚已经好了,不能再扭了!”

他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受这么严重的伤,忍到现在没哭已经是奇迹了,怎么能再来一次呢?

“小少爷放心好了,老城镇只是为您推拿一下加快伤势恢复,您不用担心!”老太医看着这般孩子气的安萌萌,忍不住笑了,他在心里想着要是自己的孙子长大了,会不会也像这个小少爷一般冰雪可爱。

安萌萌听不懂老太医在说什么,他泫然欲泣的看着美人,哀求道,“锦姑娘,我的腿真的好了!真的不用再扭一次了,你让他走好不好?”

“听话,不会疼的。”瑾王殿下叹了一口气,揉了揉安萌萌的小脑袋,温声劝道,可是不管他怎么说安萌萌都不听,甚至还挪动腿往床里面缩去。

安萌萌才不信呢,每次喝药的时候那些大夫都会哄自己说药一点都不苦,娘亲有时候还会喝给自己看,然后笑眯眯的说那黑乎乎的药是甜的,然而自己喝了一口苦的整个脸都垮下来了,实践证明大夫都是骗子!他绝对不要相信大夫的话!

“算了,你先出去吧。”瑾王殿下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对着陈太医说道,陈太医如临大赦,恨不得药箱都不要了直接跑出去,他飞快的将东西收拾好了就往外跑,那利索的动作和刚进来的时候表现的完全不像是一个人。

瑾王殿下嘴角微微抽搐,他就有那么可怕吗?不过——

“等一下。”

听着这清冷的声音,老太医脚步一顿,差点摔到了地上,他扶着门,一只脚悬在半空中,另一只脚踩在地上,这眼看着就要出去了,怎么又被喊住了呢?老太医脸上流下了两条宽面条一般粗的眼泪,不知道是自己是回去死得快还是装作没听到跑出去死得快。

看着老太医僵直的身子,瑾王殿下眼角狠狠一跳,只是碍于安萌萌在场,他才没有发飙,强忍住怒火主动走到了老太医身边,“把药油留下吧,一会儿把方子写两份,一份给我,一份拿给这里的管事,让他找人去抓药。”

“是!”老太医哆哆嗦嗦的从药箱里面拿出了装着药油的罐子颤颤巍巍的递给了瑾王殿下,然后小心翼翼的觑了面色不太好的瑾王殿下一眼,“不知瑾王殿下还有什么吩咐?”

我的殿下哎,您有什么事一次说清吧,我都一把老骨头了禁不起这样折腾啊!老太医在心里疯狂的咆哮道!

“无事,你走吧。”瑾王殿下面色扭曲了一瞬,咬牙切齿的瞪了老太医一眼,然后拿着药油罐子重新回到了房间里面。

他打开罐子,倒了一些药油在手上,然后双手交叠,缓缓地摩擦着,等药油抹的均匀了才抬眼看向安萌萌,“把脚伸过来。”

安萌萌愣愣的看着美人,然后乖乖的将脚伸了过来。

瑾王殿下哭笑不得,他扬了扬下巴,“另一只。”

这傻小子,将没受伤的那只脚伸过来作甚?

“啊?”安萌萌一双猫儿眼瞪得老大,他一脸紧张的看着美人,用力的摇了摇头,那力度大的,让瑾王殿下都担心那小脑袋会一不小心被甩掉了,安萌萌一脸警惕的看着美人,他最最最怕疼了,也怕苦,所以就算是美人,也不能让他妥协,“不用再扭了,我的脚已经好了!真的!”

说到最后,他又重重的点了点头,生怕美人不相信。

瑾王殿下简直要被安萌萌气笑了,他平生第一次这般纡尊降贵给人治伤,这可是旁人求都求不来的福气,这个傻小子竟然还不领情?!

瑾王殿下磨了磨牙,恨恨的看着安萌萌,真是个蠢得,怪不得这么久了还将自己当女子!

“你听不听话!”瑾王殿下怒了,他没有大吼,但是语气中的危险却让再迟钝不过的安萌萌也瑟缩了一下,可是安萌萌在某些事情上倔的跟驴一样,坚决不妥协。

“好,很好!”瑾王殿下气呼呼的站了起来,准备拂袖而去,“既然你这样,我也不管你了!随便你好了!”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