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江南(1 / 2)

安萌萌不知道哭了多久,他只知道,自己站起来的时候脚已经麻了,一个踉跄,就要摔到地上。他小小的惊呼了一声,本来以为自己要摔得很疼了,但是突然间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他呆呆的看着不知道何时出现的瑾王殿下,感觉自己又做梦了。

“傻子。”瑾王殿下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朱唇轻启,吐出两个字,然后冲着侍卫点了点头,抱起安萌萌,几个纵身就消失在了巷子里。

不知过了多久,青竹才反应过来,一脸惊恐,并且难得的爆了粗口,“卧槽!少爷呢!”

“你不是看见了吗?被人带走了。”侍卫一脸风淡云轻,和青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卧槽!那你怎么不拦着!”青竹揪着侍卫的衣领,大声的质问道,“你都知道那个混蛋会对少爷做什么了,为什么还要让他把少爷带走,你还是不是人啊!”

“如果你眼睛没问题,应该能看得出来我是一个人了吧。”侍卫丝毫没有被青竹影响到,慢悠悠的说道。

“不跟你废话了,我要回去告诉老爷夫人,对少爷少爷被人劫走了!再晚就来不及了!”青竹说着,就要跑出去,却再次被侍卫拉住了,他铁青着脸瞪着侍卫,“你还是不是少爷的侍卫啊,怎么一次两次的帮着那个禽兽!你是不是被他收买了啊!”

“小青竹,这饭可以多吃,话却不能乱说——”侍卫的面容一下子严肃了起来,即使什么都没做,只是那样的看着青竹,也让青竹体会到了一把什么叫威压。

“那你——”青竹的气势弱了下来,可是一想到被掳走的少爷,又睁大了眼睛瞪着侍卫。

“你难道没有看出来少爷其实是喜欢瑾王殿下的吗?”侍卫慢条斯理的说道,“否则换个人做那种事,你说少爷会这样轻易地就罢休?”

“那少爷怎么还跑?”青竹不明白了。

“傻瓜,当然是他还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心情了。”侍卫心情很好的点了点青竹的鼻子,唇勾了勾。

“那——”

“好了好了,你不是说要回去告诉老爷他们这件事的吗?快走吧。”侍卫扔下这句话就大步流星的走出了小巷,同时摸过青竹鼻子的手轻轻地捻了捻,似乎是在回味刚刚的触觉。

另一边,安萌萌被瑾王殿下扔在一个华丽的大床上面,他到现在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直到瑾王殿下将他压到了床上凶狠的吻了上来的时候才意识到这是怎么一回事了,他拼命的推拒着美人,可是那点力度无异于蚍蜉撼大树,三两下就被美人扒光了,然后再次吃干抹净。

上一次他是浑浑噩噩中被美人吃干抹净的,但是这次却是在神志清醒的情况下,让他更加欲哭无泪。他蜷缩在床上,身上盖着一条深蓝色的锦被,脖子上满是诱人的红印子,即使不知道被子下是何等风光,但是猜也能猜出战况是有多么激烈。

“怎么样,还好吗?”美人慢慢的穿好了衣服,他的动作不疾不徐的,看上去十分赏心悦目,不得不说,美人就是美人,安萌萌毫不怀疑哪怕美人抠脚丫子的画面一定也很美。

“嗯?”安萌萌一脸茫然的看着美人,还没反应过来他说了什么。

看着安萌萌这般呆萌的样子,美人喉结上下翻滚了一番,突然间又有些想要了。不过一想到这次自己来江南的正事,还是忍住了心里的躁动。没关系,以后时间还长呢,他也不差这一会儿。

不过,利息自己还是要先收一下的。美人唇边绽放了一抹灿烂的弧度,他突然间爬到了床上,在安萌萌呆愣的时候一把勾住人的脖子就将安萌萌拉倒自己的怀里亲够了本,直到安萌萌那乌溜溜的大眼睛再次泛起了雾气这才罢休,他意犹未尽的在安萌萌嫣红的唇瓣上亲了亲,然后轻笑了一声,“真甜。”

怎么吃都吃不够。

安萌萌这才红了脸,小小声的拒绝道,“那个,锦、锦姑娘,不是,锦公子。先前是我不对,我把你误认成了女子,我向你道歉。你就当这件事没发生过吧,从此以后桥归桥,路归路,大家就当不认识好了。”

每说一句话,安萌萌的心就像是被一个无形的手撕扯着,疼得厉害,声音也是越来越小,最终跟蚊呐一般。而他每说一句话,瑾王殿下的脸色也就更冷一分,最后那温度,简直能让炎炎夏日变成万里冰封了。

“你刚刚说了什么?我没听清,再说一遍。”瑾王殿下伸手掐住了安萌萌的下巴,强迫着安鸵鸟看着自己,声音虽然十分温柔,但是眼中酝酿的风暴却十分残酷。安萌萌丝毫不怀疑,要是自己真的敢再说一遍,瑾王殿下绝对会直接把自己掐死在这张床上。

于是,胆小的安萌萌十分有骨气的怂了,颤抖着闭上了眼睛不敢再说一个字。

瑾王殿下这才满意的松了手,然后亲了亲安萌萌的脸颊,温声安慰,“这几日我要处理一些事情,你就乖乖的呆在客栈里面,哪里也不要乱跑,知道了吗?”

安鸵鸟小鸡啄米一般的疯狂点头,生怕自己晚了一步就要被人毁尸灭迹了。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