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罩哥与钻天猴的缘分(1 / 2)

曾经拜我为师,

为师没教你啥,

如今亡魂化灵,

为师带你归家!

————华丽分割线————

双雄山上,罩哥怀揣着兔子精往双雄山深处走去,他的手里捧着一个骨灰的坛子,那是钻天猴的骨灰,初见钻天猴他正在跟人赌钱,输的全身上下一毛钱都没有,衣服和鞋子都输光了,只剩下一条内裤,罩哥周济他,两人相识日子虽然不多,但两人却是骨子里投缘,也可以说都有着不寻常的恶趣味,后来钻天猴拜罩哥为师,罩哥也从未教导过钻天猴,本想回到双雄山好好调教,怎成想一场大战,他竟然,,,只剩下这一坛子骨灰,这双雄山风景秀美,今天罩哥我就把你埋在这里吧!

双雄山上,潺潺小溪流淌,一道碎裂的时空裂缝在小溪的上方跳动着,一个浑身长毛的动物突然从裂缝中钻出,它跳跃,攀爬,速度快得惊人,身手矫捷异常,它是一只猴子,一只长着三只眼睛的猴子,它灵敏的纵跃着,在山间自由自在,四处乱窜。

“埋了吧,死了,死了,一了百了!钻天猴,你罩哥我对不住你,自从你拜我为师,我这个当师傅的除了欺负你就没干别的,你死了烧成灰了,我把你埋了,每年给你烧烧纸钱,过来祭拜你,算是为师对你做的补偿了!”,罩哥嘀咕着,他找了一棵粗大的树木,这棵树不知道长了多少年,树干要四五个人才能合抱住,罩哥在树前站立,他俯下身用手挖着树下的泥土。

“猴啊!你师傅我给你找了个好地方,双雄山上一棵大树下,人道大树底下好乘凉,这树会护着你,你又叫猴儿,猴上树,挨着树你方便上!”,罩哥口中念叨着,手没有停,他不停地挖着树下的泥土,转眼间挖出了一个坑。

“猴儿,你等着,我这就把你埋了!~”,罩哥转身,他大吃一惊,尼妹,骨灰坛哪去了?刚刚明明放在这的,骨灰坛怎么丢了,罩哥好生懊恼,他围着大树转圈,没有骨灰坛的踪迹。

“吱吱!~~”,一只猴子的叫声。

罩哥抬头观看,树上一只三眼猴子手里捧着一个坛子,那正是钻天猴的骨灰坛啊!罩哥怒了,他在地上捡起一个粗大的树枝,他冲着树上的猴子大吼大叫。

那猴儿受了惊吓,它转身纵跃,在森林的树杈间飞奔,罩哥那肯罢休,他在后边紧追不舍,那猴儿灵巧非常跳跃间还注意隐藏自身,罩哥跟的颇为费力。

“脂肪燃烧大法!~为了我徒弟的骨灰,我拼了!”,罩哥身形加快,他紧紧跟随。

那猴子见罩哥提速,它竟然也在提速,山林间一人一猴追逐赛开启,一众野兽纷纷躲避。

“死猴子,你给我站住!”,罩哥大喊着,他将手中的粗大树枝扔了出去,那猴子耳听背后风声连忙躲避,树枝擦着它身体飞了过去,它堪堪躲过,不过它速度骤减,差点摔下树来。

罩哥正得意,他准备在扔一个,突然迎面飞来一物,罩哥一来没有心里准备,二来想着徒弟的骨灰,心中急切,躲闪不及,砰!一个野果正打在他那张大脸上!

“尼妹啊!死猴子,你找死!~”,罩哥暴怒,他捡起地上的树枝,土块冲着不远处树上的猴子一通乱丢,那猴子将骨灰坛放在了树叉上,它摘下树上的果实冲着罩哥丢去,刹那间,双方的火力如同****,一人一猴满头大包。

“呼呼!~~~”,罩哥喘着粗气。

“行啊!尼妹的,死猴子,有两下子,能跟我打平手!”,罩哥气喘着。

“吱吱,吱吱!~”,三眼猴子也满头包,在树上蹦着,仿佛再跟罩哥说,你也很厉害。

“呀呵!你好像能听懂话啊!你,,你抢我徒弟骨灰做什么?”,罩哥问它。

“吱吱吱!~”,猴子蹦跳着,它比划了一个喝酒的动作。

“尼妹,你要喝酒啊,那坛子里不是酒,是骨灰啊!”,罩哥喘着粗气,他真觉得那猴子能听懂它的话。

“吱吱!”,猴子比划着,它举起了坛子,尼妹,它要往下仍。

“别扔,你不要给我,骨灰,我徒弟的,你别扔!~”,罩哥生怕它扔,赶紧连声惊叫。

急切间,罩哥念动咒语,天地之间有杆秤,那秤砣特别硬,人站秤盘中,一百公斤重,上帝给你关上了门,他就会为你打开一扇窗,垃圾的本质就是放错了地方!

废柴一族合体!~~~绝技!此处有伴奏,崩崩!~崩崩崩!~很激动人心的那种变身音乐。

罩哥怀里的兔子精一脸无奈,它露出兔子头,尼妹啊!闲着没事合体做什么?

“没成功!~”,罩哥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