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章 相生相克(1 / 2)

五行属性,相生相克,柳无邪刻画的灵符,居然幻化出一尊土龙。

一头扎入山符之中,吞噬山符之中的土元素。

眨眼间的功夫,山符上面出现一个巨大窟窿,元素不断地消失。

“怎么会这样!”

张北一脸的不可思议,无法接受眼前发生的一切。

他以为柳无邪会花费一番手脚,谁会想到如此轻松。

“天地万物,相生相克,天元宗也没想到,柳无邪以巧力破之。”

独孤家主捋了捋胡须,一脸赞赏之色。

“事情不是你们想的那么简单,换成常人刻画出来土龙,未必能破解山符。”

羽化门宗主身穿青色长袍,像是中年文士,这时候插了一句。

“说的没错,山符堪比九阶灵符,想要破解,除了巧劲之外,还有对灵符的掌控。”

紫霞门宗主虽然不喜欢柳无邪,不可否认,符塔这一关,柳无邪每一次都让他们大开眼界,叹为观止。

抛开个人恩怨不谈,柳无邪绝对是天之骄子。

这是此刻所有人内心真实想法。

正因为柳无邪太妖孽了,才会遭到太多的嫉妒,引来不必要的仇恨。

破解掉山符之后,柳无邪从大山中间走出来,前方出现一座汪洋大海。

无边的怒浪,朝柳无邪奔涌而至,随时都能将他淹没。

想要度过去,必须要跨过这座大海。

土克水!

柳无邪必须要刻画出来无数座山峰,才能将大海填满,从这里穿过去。

显然不可能,没有人能做到这一点。

一望无际的大海,就像是一座拦路虎,拦住了柳无邪的去路。

轻松破掉山符,让很多人看到希望。

水符的出现,让无数人倒吸凉气。

天元宗为了阻拦那些弟子,可谓是煞费苦心。

这三道灵符,不仅仅是针对柳无邪,同样是针对所有弟子。

“恐怕没有人能闯过第十层了。”

柳无邪在大海前面,徘徊了数十分钟,一直没有什么好的对策。

其他弟子如果上来,更是一筹莫展。

这三枚灵符,天元宗一定传授了门下弟子破解之法。

鹤老双拳紧捏,非常的生气。

往年天山论道,从未布置如此强横的符阵。

天元宗已经彻底不要脸了,每一件事情做的毫无底线。

“放心吧,他一定有办法破解!”

沐天黎非常淡定,并无太多担忧之色。

柳无邪如果无法破解,他早就放弃了,没有必要一直站在第十层。

显然在想对策。

“太难了,这枚水符可是实打实的九阶灵符,虽然不具备攻击力,单凭这滔天的洪水,就没有人能将它破解。”

鹤老嘴上说不担心,眉头早就拧到了一起。

周围的谈论声逐渐消失,很多人将目光看向白元。

这么久了,柳无邪一直静静的站在原地,让人失去了耐心。

“谁说一定非要土克水!”

柳无邪思索了足足十几分钟,嘴角终于浮现一抹笑意。

土克水没错,当水流大于一切,任何东西都无法阻拦。

比如一座堤坝,的确能预防水流,如果爆发洪水呢?

这就好比水克火一样,当燃烧起无尽的熊熊大火,单凭一盆水,就能熄灭吗?

如果飞行过去,强横的骇浪,足以将他卷飞,沉入海底,遭到水符碾压。

既不能刻画土元素,又不能飞行,柳无邪该如何度过?

没有人知道!

双手虚空一划,柳无邪前面出现道道波纹。

这些波纹看起来像是灵纹,却又不是很像,说不出来。

奇怪的是,灵纹没有形成灵符的心态,乍一看像是一艘小船。

“他在干什么?”

每个人一头雾水,柳无邪刻画的那一刻,众人的眼神从白元身上撤回来,落在柳无邪的双手上。

“不知道,看起来像是一艘船!”

可惜这艘船太小了,只有脸盆大而已。

天罗谷长老同样是一脸懵逼,不知道柳无邪在做什么。

“哼,他以为凭靠一艘小船,就能度过大海吗,真是可笑。”

钱崇发出一声狞笑,已经猜到柳无邪的意图。

利用灵符,编制出来一艘小船,乘风破浪,从大海上面过去。

他们早就计算到了这一点,肯定不会给柳无邪机会。

“不对,这不像是小船!”

随着柳无邪不断的刻画,小船的模样开始发生改变,竟然是一座月牙。

众人更是不理解了,刻画小船倒也说得过去,刻画一枚月牙,这是做什么。

难道要乘坐月牙度过大海。

“月牙越来越大了!”

人群传来阵阵惊呼,柳无邪刻画的月牙,不断变大,像是一个大圆盘,挂在第十层上空。

“我明白了,他在利用潮汐之力!”

羽化门宗主突然一拍大腿,搞清楚柳无邪的意图了。

他既不是刻画船只,也不是刻画土元素,而是刻画一**月。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