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两代人的故事(1 / 2)

叠面世界 龚佺 1606 字 5个月前

爱德华和沈星海来到酒廊,两人一见如故,爱德华难见地神情放松。

“你似还是很紧张,少年。”爱德华着坐了下来。

“哦,我,我挺的啊,只是需要融入大家。”

“哈哈哈哈哈!”爱德华大笑。

“孩子,我觉得我们或许有什么不解之缘,我很想跟你谈谈你的心声。”

“那再不过了。真的,我其实很担心我会不被认可。”沈星海答。

“既然你不介意我的发言,那我就谈谈我的一些琐事吧。”

“你知道为什么我能站在这里,遭世人认可吗?”

沈星海摇摇头。

“这个故事要从2031讲起。”

爱德华的故事“”

“众所周知,2031因为曾经的母世界面临毁灭危机,当时的联合国发布了三个计划供人们选择。我那时是一名学生,对此十分迷茫。

你记不记得《旧世界史》中曾过,末日孤舰的计划是靠威胁民众而兴起的?没错,我的家乡也遭到了集体威胁。

我的父母共同经营一家书店,店铺在那时惨遭洗劫,在短短两天里一无所有。因为门店位置原因,空荡的店铺成了一个临时避难所。

末日孤舰远没有人们想象的那么简单,他们的技术已经十分成熟,简单来,当代的顶尖科学团队都略逊一筹。

据情报所知,他们掌握了一套未知的自然力学,没有人知其来历,唯一袒露于世的是,他们的成员都是拥有疯狂想法的科学家。

听闻消息后学校就停课了,我回到故乡。然而我的家乡已经成为了一个大棺材。

常规建筑早已不复存在,但我竟惊奇地发现这根本没有任何破坏的痕迹,就连一块砖都没有,干净利落。

当时的定论是物质不可凭空消失,这一点让我对这个组织越发奇。

我很快得出了结论。既然没有消失,那就是被改变了。

果然,我侦测到我们镇上的海拔竟然平均增加了10米,这一点似不可思议,但若基于某种力学的基础思考,就不难发现这只不过是通过一些技术手段转化质量罢了。我慢慢认为这或许不是力学。

我曾想设法潜入末日孤舰,深入调查他们的学问,但他们却没有传闻中的那么中规中矩。除首要创始人团队外,他们根本就不存在固定的集体。他们数是通过一种集成脑电波转化器进行完全无法得知对方信息的方式交流。

这个情况是出乎意料的。所以他们组织内部拥有了更不定性。可能掌握大量资源。若可以想象,连联合国领导人都可能是他们的成员。

我知道这是在面对一个影子组织,虽然无能为力,但也只能尽力而为。

我是与几个同学一起回去的,前后刚5人。我们初定的计划是,1人搜寻末日孤舰主要人物停留点,其余4人皆藏身并尝试破入末日孤舰系统。

计划实施起来有一定难度,我是4人之一。我们从最基础的PHP搭建开始推导,在5天内找到了集成脑电波终端入口。

但显然我们难以突破这个终端入口。这时去搜寻末日孤舰的1人突然传来消息,他找到了某种终端的连接工具,打算送回来。我们假设过他可能已经被末日孤舰发现了,这或许是个圈套,但我们只能选择相信,让他回来,拿到连接工具。

他上去毫无异常,我最先问道他末日孤舰的情况。可他只是不断地答非所问,些我很,今天午饭吃什么,外面天气很基于年友的缘故,我们快速明白了他的意图。

没错,末日孤舰可以监视他的发言,但无法监视我们。这一有利信息让我们很惊喜。

我们曾设计过备案,以这些答非所问的方法来进行交流。

现在基本确定了末日孤舰掌握的科技能力范围。首先他们可以转化大质量,接着他们有先进的脑电波设备,其次他们有单向监控的系统。

我们是抱着必死的决心组织计划的,而对方仅将我们待作可笑的孩子。这明他们还没有展露所有能力,我们仍面临一个未知的强大敌人。

言归正传,末日孤舰低估了我们,将真的连接器送上了门。我作为主要策划人,自然身先士卒,登入了末日孤舰的端口。

一时间,一种强大的波流仿佛进入了我的大脑,深处传来一道回声。我听到了群众的惨叫,又传来阵阵大笑,但我清晰听见,一个浑厚的男声粗声着‘恭喜你啊,真是幸运'

在短短3分钟的时间里,我失去了意识。恢复的时候,我像知道了什么天大的秘密。我发现我像能解释出末日孤舰的一切科技,但又觉得这并不是我拥有的意识。

是的,我的大脑被输入了一套量子信息,毫不用,这只可能是末日孤舰的人做的。

我十分惊悚,我想,难道末日孤舰的所有成员都得到了与我同样的解释不清的知识吗?但作为敌人又为什么要将这种重要的东西交给我?是有什么别的用意吗?

突然我的头部发烫,我倒在地上。我听见了自己的声音:你是最后一个幸运者了,只要停止反抗,我们保全你到下一个大时代毫不费力。

正如现状,三人被唤醒并非偶然,而是我们三人被随机选中了。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