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节(1 / 2)

一品代嫁 朱砂 3104 字 3个月前

元哥儿顿时就要抗议:“元哥儿不臭!爹才臭!”

一众下人都偷笑,许碧也不禁笑了,叫乳娘抱元哥儿去吃蛋羹,这才能跟沈云殊坐下来说话。一别数月,夫妻两人都觉有万语千言在心头,一时反什么都说不出了。

半晌,许碧才道:“西北的仗,打完了?”比起十月里声势浩大的献俘,沈云殊的归来倒显得悄无声息了。虽然明知这是他有意为之,许碧也仍不免替他觉得有些委屈。

沈云殊微微一笑,神神秘秘地从怀里抽出一卷东西来:“虽说不能衣锦还乡,不过,好歹答应你的诰命是讨来了。”

那东西底色杏黄,绣以精致的缠花纹饰,比许碧已得的三品淑人诰命文书更为精致,一看就知道是什么了。

“三等伯夫人?”许碧吃了一惊,“不是说——”沈云殊以献俘为障,领兵出关之事,如今京城也都知道了。可这一场仗打下来,说是把来犯的北狄人打败了,却并没有一网打尽。这几日朝堂上颇有些人在又跳又叫,说沈云殊献俘一事是伪造,有欺君之嫌;如今又未能大胜,更是辜负了皇帝的信任云云。

许碧自然知道沈云殊必定另有用意,但也暗中琢磨过,觉得这次的一品诰命只怕是悬了。她自己倒不并不在乎什么夫人淑人的,但沈云殊在离京之前许过诺言,若是不成,倒怕他心里不自在。

没想到这诰命文书竟还是摆在了眼前,只是有伯夫人,那伯爷呢?

沈云殊嘿嘿一笑:“伯爷么,怕得过个一年半载才能到手了。皇上知道我在你面前夸过海口,怕我回来请不下这诰命就进不了家门,所以先把这诰命文书给了,好叫我有个交待。”

许碧哭笑不得:“你在皇上面前又说什么了吧?”

沈云殊笑道:“也就是随口提了一下罢了。只是这诰命文书虽有了,现在却还不好拿出去。”

许碧看那文书上印玺俱全,有这文书在手,皇帝将来想不给沈云殊封爵都说不过去:“皇上也是……”肯把这东西先拿出来,证明皇帝对沈云殊也是心诚的了。

“是啊。”沈云殊笑了一笑,将文书交在许碧手上,“皇上其实也并没有变。”只有袁太后,总觉得这个庶子一旦得登大宝就对敬亲王猜忌起来。其实真正心怀鬼胎的正是她自己,最终酿成了这一场大祸。

“皇上清瘦了许多。”沈云殊顺势握住了许碧的手,叹了口气。失去了相濡以沫的妻子,纵然身为九五之尊,也终究是心里少了那么一块。

许碧默然片刻,问:“皇上打算如何处置贤妃?”怕是连承恩侯夫人自己,都没料到大女儿在皇帝心目中的分量如此之重吧?又或者梅皇后若是活着,皇帝或许会对她渐渐淡了,可如今梅皇后死了,便将永远在皇帝心中占据着最重要的位置。

“不过是为了梅家的面子罢了。”沈云殊冷淡地笑了笑,“梅氏到现在还想着翻身呢。”殊不知她若是老实些,皇帝或许还顾念点旧情,越是想着翻天覆地,皇帝就越厌恶。

“且——”沈云殊略一沉吟,还是道,“你怕也猜到了,皇上想着立苏美人为后,如今只等着她生下皇子了。”

“苏姐姐怀的确是皇子么?”虽说隐约猜到了一些,但听沈云殊亲口说出来,许碧还是觉得高兴,“如此一来,我那位大姐姐也该死心了。”

沈云殊笑笑:“为太子计,外戚不宜太强。有袁家与卢家在前,皇上再不会立世家女子了。许翰林——”说起来那是他的岳父,不该说得太难听,但许良圃此人委实是年纪越长越没出息了,年轻时那点与城池共存亡的豪气消磨殆尽,只剩下了一颗碌碌之心。等到皇帝立苏氏为后,他顶多也不过是抱怨几句女儿没本事,余下的不过是依旧在翰林院庸碌度日罢了。

“你若是想把路姨娘接出来,我倒不妨去与他谈谈。”许他略升一半级的,想来也就足够了。

“姨娘——”许碧有点怅然,“我是想接她出来,可她不肯……”路姨娘说得也很合理,哪里有姨娘往姑爷家住着的?

沈云殊微微一笑:“我们若去西北如何?”到了那里,谁还会计较路姨娘的身份?

“西北?”许碧有些惊讶。

沈云殊点头:“不错。此次西北之战,看似虎头蛇尾,其实——巴鲁族长有六子,其中一个是掳去的我朝女子所生,地位卑贱,武艺亦不出众,却颇有些心计。巴鲁族长对他十分宠爱,原有立他为少族长之心,只是他的其余儿子都反对,故而未能成事。”

许碧想了想这些日子京城的传言:“你把他的儿子们放回去争族长之位了?”

沈云殊哈哈大笑:“到底大奶奶有见识!”他说起自己的“坏主意”来便眉飞色舞,“这几个人争起位来,不止巴鲁一族会分崩离析,那位族长最宠爱的儿子,可是还要拉拢其他部族来帮忙的。”

“他靠什么拉拢?”许碧有些怀疑地道,随即醒悟,“不会是你——”

沈云殊挤挤眼睛:“卢家手里不少好东西,不用岂不是浪费了吗?”

许碧了然:“所以是要搅得北狄内斗吗?”

沈云殊收了笑容:“说起来,先帝晚年偏宠端王一系,以至于朝廷内耗,反而忽略外防。上次父亲率兵击退北狄,若是军需充足,原可直入王庭的……自皇上继位之后,这几年虽无什么大灾祸,却也不甚丰盈,否则,皇上也不会下决心要开海运。本来,若是海运顺利,几年后国库有所积累,我和父亲是打算与北狄决战的。”

然而世事有时总是不如人意。先是袁家勾结东瀛人,养匪为患,单是要拿下他们,为海运铺一片平坦前途就花了好几年。后又有卢节与袁太后,为了夺位,早早就将北狄引入了边关。

虽则这次击退了北狄人,但边关总是不免有所损失,只说诱敌深入之时,就多有城关破损。虽然沈云殊尽量利用那些原本就不够坚固的城关,但这要逐一修缮加固起来,也是一笔极大的费用。

“不过如今海港一案已经查明,江浙的袁党势力也被肃清,用不了几年,海运发展起来,国库便会丰盈。”沈云殊有几分憧憬地道,“到那时,我就要整肃人马,再跟北狄打一场!这次,必定要直取他们的王庭,打得他们彻底臣服不可!”

许碧若有所悟地道:“只是,那也得再有几年的工夫了。”

“不错。所以这几年,不能让北狄安安稳稳地休养生息。”沈云殊眉毛一扬,“耗上他们两年,我们却可厉兵秣马。此消彼长,几年之后,胜的必定是我们!”

他停了停,忽然问许碧:“你愿意跟我去西北吗?”

“西北?”许碧怔了一下,“我们——要去西北?”

沈云殊很喜欢她说“我们”这个词儿:“是。我已与皇上说了,西北那边,还是得我亲自去主持才能放心。父亲年纪大了,就让他在东南主持海港营建一事。就是江浙水军,我也荐了京卫使司里的人去——横竖如今袁氏余党已经肃清,江浙闽地的抗倭不是一时一日之功,由他们慢慢去做吧。我们父子毕竟原是马背上杀出来的,统领水军并不相宜,不如让给能干的人去做。”

“父亲——”许碧刚想说沈大将军统领水军亦是做得有声有色,但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沈大将军纵然有统领水军之能,可若是沈家父子一东南一西北,俱掌兵权,那可就真的会令皇帝担忧了。

如今,皇帝还念着昔年的情份,对沈家并无疑心,甚至连处置太后谋反这样的大事都愿意交托于沈云殊之手,可谓难得。然而愈是如此,沈家愈是应该自退一步,若自以为忠心便张扬起来,那便是自寻死路,纵然皇帝不想疑心,也要疑心了。

沈云殊低声道:“依例,边关统军的将领,妻小都是应该留在京城的。当初父亲已是特例,我想着,倒不如趁这个时候,再向皇上讨个恩典,带你和儿子一起去。”

大将在外领兵,妻小留在京中,其实也就是做个人质。当初沈夫人因是端王做媒,且当时沈大将军还不是镇边大将,因此方能一直随着他。可若沈云殊往西北去,按例许碧和元哥儿是该留在京城的。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