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节(2 / 2)

她上辈子小时候身体不好,主要是由于太过挑食,可她越长口味越宽泛,上高中后早就心胸宽广到可以接纳许多食物,眼下重生脱离奶水之后,王满胃口不要太好,吃吃吃喝喝喝来者不拒,竟然很顺利地把娘胎里带出来的那些弱症完全消除了!

“能吃是福,这孩子长大了有福气哟!”外婆笑得合不拢嘴,对王妈妈说,“这下你可放了心吧!”

“为人父母的,心总是操不完的。”王妈妈看着王满这样说,“但愿她真的是个省心的吧。”

切~

这个妈妈啊!

王满抱着球在婴儿床上玩得不亦乐乎,听到这段对话在心里哼哼一声:

王妈妈本姓胡,就是胡思乱想的那个“胡”。胡女士乃梦幻双鱼座,和林妹妹同一天生日,心思细腻多愁善感,可为人最是要强要脸,和自由不羁信奉人生潇洒走一回的射手座王满几乎处处有矛盾,两两看不对眼。

三观不同如何做朋友?当青春期的射手座撞上更年期的双鱼座,整日里大吵小吵接连不断,每回王爸爸劝自己让让王妈妈,可王妈妈硬要强迫症想太多,也能怪她咯?

看看!瞧瞧!她才一岁多呢!给啥吃啥,让睡就睡,坚决不随时随地大小便,在婴儿界里面表现得多么卓越!就这还能让王妈妈操心,也是醉醉哒!

王满不以为然,继续抱着球玩耍,却听到外婆说:“你这个性子可要不得,满满她爷爷重男轻女,那是他的事情,你又不图他个啥,管那么多干甚?自己关上门来过自己的日子,一家四口和和美美,还有什么不比这好?你要真心疼闺女,赶紧地振作起来,别给大梁甩脸子,小两口不能有隔夜仇,趁早和好!大梁宽容有肚量,不跟你计较一时,不代表要看你脸色一世,等他真捏不住脾气了,以后有得你的亏吃!”

就是就是!多浅显的道理啊!作什么作呢!

“都一年多了,自打听说我生的是个闺女,一步都不进我家门,看小柏也是让二哥过来带小柏过去……”王妈妈眼睛红红的,“闺女怎么了?闺女也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他们不疼!我来疼!妈,你别劝我,我自有我的主意,要是大梁真因为这事厌了我,我带着闺女单独过日子去!”

“随你的便了!”外婆怒其不争,大幅度摇头离开。

王妈妈却是个主意坚定的,等王爸爸回来,第一句话就是:“大梁,什么时候给我们满满上户口?”

王爸爸道:“不是说现在计划生育查得严么?再等等,这罚款太多,我一口气真拿不出来,孩子还小,没啥好着急的,看爸那边什么时候给我吧。”

“爸那边是不会给了,还是尽快上上吧,我不想让孩子成为一个黑户头。”王妈妈说。

王爸爸嗯嗯答应了一遍,拿出一支烟,还没点着就被王妈妈说:“大梁,我说了多少次了,不要在屋子里面抽烟,闺女还在这儿呢,这么小一点就要吸你的二手烟,你也忍心?”

“唉!”王爸爸也是累了一天,重重叹了一口气,忍着脾气拿烟出去抽了。

王满转了转眼珠子,看到王妈妈明显是受了伤害,正抿紧嘴唇,悄悄地擦着眼泪。

其实这一段,她长大之后是听人说过的,忘了是哪个亲戚讲的,说是当初王妈妈怀上孩子了,她爷爷主动说要拿钱帮忙分担交罚款的事情,让王妈妈只管生下来。可最后生下了个闺女,她爷爷不高兴了,再也没提帮忙交罚款的事情,计划生育又查得紧,王爸王妈就想捂捂,没成想越捂越延迟,错过了上户口的最佳时间,最后是王爸爸险些跑断了腿才把这事儿办下来,交了过多的罚款,家里面顿时周转不过来,王爸爸为了赚钱去跟风做生意,结果把家底都给赔了进去,家里元气大伤。

而她则因为上户口太晚,耽误了上幼儿园,直接在四岁的时候去上的学前班,五岁想要升小学,年龄不允许,害她多上了两个学前班,眼睁睁看着同一届的比自己高了两个年级,还受过一段时间的嘲笑。

可王爸爸王妈妈是黄牛属性,特能吃苦,硬生生熬了过来,还因此感情加深变得牢固。最后家庭虽说没多么富裕,但也算是小康,起码王满本身吃喝玩乐从来不缺,手机电脑都能跟上新时代,玩游戏不缺钱充值,看小说也能肆无忌惮扔地雷支持喜爱的作者,过得很轻松自在。

听人说和亲身经历是两码事,重生前的王满听到这一段一点也没往心里去,她从未因吃穿发过愁,小时候父母忙,她被外婆带到乡下养,对这一段实在没印象,听过也只打了个哈哈代表已阅,甚至她很没良心地想道,胡女士难道不应该感谢自己?因着当年不离不弃患难情深,每年的结婚纪念日,王爸爸都会精心筹划,让王妈妈收到不少惊喜。

可这重生回来,亲眼见到王妈妈因为自个儿反复落下心痛的眼泪后,王满向来没心没肺的感情受到了迎面冲击,心头沾染上一丝怪异,仿佛是一碗鲜香四溢的鱼肉汤被不知哪儿飞来的倒霉苍蝇给叮了一口,登时让人下不去嘴了。

原来,她每次和妈妈吵架到最后,她妈嘴里念叨的那些让人不耐烦的“我从前为了你不容易”都是真的特别不容易。

只是她从未相信过罢了。

剧情走向和她听说过的差不多,王妈妈不依不饶逼迫着王爸爸去给她上户口,王爸爸手头周转不开,求借无门,她爷爷同样不乐意拿钱,连王柏这个王牌都不管用,直说“一个丫头,也值当花这么大一笔钱?!”

这话也没说错,国家计划生育管得正严,王家没背景没门路,一点折扣都不带打的,要交一两万的罚款呢!这还没踏进21世纪,钱是真值钱,一口气让个平头小百姓拿这么多,等于要了半条小命了。

“三哥,这是我存的钱,你先拿去用,满满的事情最重要。”

说话的是王满的小伯父,她爷爷生了五个儿子,王爸爸排第三,这个小伯父排老幺,为了表示情深意厚,王满向来称呼他为“幺幺”,其他几个都是按大小排名来喊的。

老实说,她重生前只知道幺幺人特别好,跟王爸爸感情特别深厚,好到哪一步她还真不清楚,眼下算是明白了,他竟然一口气拿出了七千块钱给王爸爸:“三哥,我跟我媳妇商量过了,她也是同意的,你快拿着这钱给满满上户口吧,孩子上学耽搁不了。”

王爸爸果断地拒绝了:“你媳妇刚怀上,怀胎十月,正是缺钱花的时候,我不可能要你的钱!”

王满不可能眼睁睁放着这个机会溜走,她一点也不想让家里头再破产一次了,主要是她最近想起的事情越来越多,王妈妈步入中年后,风湿病越来越严重,病根就是破产这段时间劳苦过度落下的,她现在对王妈妈有一种奇异的感情,绝不可能看着她再吃一遍苦。

而且她很清楚小伯母娘家那边都是善人,条件也过得去,不可能真让小两口受罪,立刻嗷嗷叫了起来,脱口而出喊了声“幺幺”,她刚学会说话不久,口齿不甚清楚,喊了几遍才喊顺,双手伸得直直的,一副求抱抱的模样。

幺幺差点就被王爸爸说服拿着钱回去了,闻言赶紧把钱又塞回王爸爸手里,抱着王满掂了掂说:“满满又重了一点咯,要多吃点好吃的知道不?这样以后就能长得漂漂亮亮的啦!”

王满咯咯咯地笑着,抱着幺幺的脖子在他左脸上亲了一口,心想这恩情我满满女王记下来了!

幺幺回去的时候,王爸爸又拿着钱追了出去,还没等他开口推辞,幺幺就说:“三哥,小时候我掉进河里,是你跳下去救了我。后来我在山上迷路走丢了,也是你一整晚不睡觉去找的我。为了让我继续念书,你成绩那么好说辍学就辍学,一个人到新疆去打工,才十四岁就把整个家撑起来了。我念书不好,赚钱的手艺是你教的。到了娶媳妇的年纪了,媳妇也是三嫂介绍的。你是我哥,又不是我爸,不可能照顾我一辈子吧?现在我只是举手之劳,你如果不要,就是不拿我当兄弟。”

王爸爸收回了手,重重地拍了一下弟弟的肩膀,一个大男人几乎落下泪来:“谢了!兄弟!”

半个月后,王满同学的户口办好了,王爸爸拿着崭新的那一页逗她乐。

王满肉嘟嘟的胖爪子紧紧握着它,上辈子王爸爸忙晕了头,真正能办下来的时候脑子一抽,把她的生日给报错了,后来不好改,让她一直顶着错误的生日、错误的身份证号。眼下这页纸上明明白白写着真实的生日,王满仔仔细细看了几遍,反而心里有种微妙的不真实感,无论如何,她算是有一个全新的人生了。

这辈子,会是什么样的呢?

☆、Chapter2

王满属性向来都是懒宅馋,得过且过,万般皆浮云。悬在头顶上的大砍刀被抽走之后,她对于接下来的路就不怎么关心了,再次吃吃睡睡活得悠悠哉哉。

但王爸爸王妈妈的命运轨迹已经和上辈子悄然发生了偏离。

两人都是欠钱不还比杀人越狱还要难受得心如油煎坐立不安的人。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