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节(1 / 2)

——俗称,要脸。

这也是两人为什么遇到再难的经济危机时,头一个浮现在脑海的念头是赶紧攒钱,而不是四处借钱。

这会儿外债彩旗飘起,两人迅速从短暂的喜悦中抽离而出,挨着头凑在一块儿嘀咕了两天,重新制定了新的赚钱计划。

王爸爸是木匠,自立门户,谁家有个什么家具需要打都可以来找他,那床啊衣柜啊打得浑然天成十分美感,质量也是相当不错。王爸爸人淳朴,从不坑友好人士,给出的价位都很漂亮,让人看到觉得不找他都亏了本似的。

王妈妈则是卖窗帘的,也是自立门户,谁家有个帘子要装,提前到王家出租屋里打声招呼,或者找人带个话,王妈保准儿按时上门,不收额外人工费,给个水果表情意就行。

夫妻俩经常互相卖安利给客户,搭档干活,积攒了优良的口碑。由于生意范围有限,业绩只能说还行,糊口养家没大问题。

——前提是只供养一个娃。

从怀王满第四个月开始,王妈妈停了上|门|服|务|这一项,再到她出生至一岁半这个阶段,王妈妈完全停止了做生意。等到她重出江湖,风云瞬息万变的武林早已易主,她没生意可做了。

老客户们表示对不住,新客户们没谁在乎,铁打的生意流水的记忆,再好的口碑面临暂停服务也只能是浮光掠影过眼云烟,任何行业皆是如此,概没例外的。

“二巨头”会议探讨的就是这件事。

如何挽回上帝心?

经过缜密讨论,两个“领导”决定增加两项支出,一个是给两人一人配备一台传呼机,家里安装固定电话,方便客户的联系和售后。二是买大红纸黑毛笔写宣传单,将两人的服务范围、价位、联系方式写上去,用米糊糊贴到大街小巷去拓展业务。

除此,还得增加两项额外业务:一是请外婆先别忙着回去,把出租房打造成一个内部小卖部,油粮零食都对附近邻居卖点儿,增加点进项;二呢,两人没生意的时候别闲着,王妈负责打毛衣,她虽然只读过小学一年级,可时刻严谨地保持贯彻着“活到老学到老”的感人精神,凡是待过的地方都会如水蛭一般疯狂地吸收着业内营养,那手打毛衣绝活就是从十几家卖毛线的店子里面偷师学过来的艺,她会打五十多种毛衣花样,会用毛线勾出十几种手提包,还会做毛线鞋、毛线袜、围巾、帽子……不过先前都是给家里人做,这还是头一回想到要对外倾销。

王爸爸呢,他那手艺也是好多年练出来的,不止会打家具,也会雕刻,还会做点小玩意儿,没生意的时候他就在家做木凳、衣架、碗盆等物什,两人做得差不多了,就一起找个黄道吉日——没城管的日子,到大街小巷摆摊卖去。

经过两人力挽狂澜日夜颠倒地干了大半年,生意终于回转,等存款攒到够还债了,两人迫不及待给还了,躺在家里动弹不得,蒙头睡了一天一夜才缓过神来。

王满这期间被甩在家里担当招财猫的角色,整天被摆在柜台门口,来往客人都要逗弄一下表达他们的未泯童心。王满就不是个爱热闹的人,她巴不得从早到晚都窝在角落里安安静静吃喝玩乐,尽管她无数次用肢体语言在外婆面前表达不喜,可外婆只能歉意地看着她,温言软语安慰她,因为只有把她放在外面才是最安全的做法,谁让她小呢?放在里屋里头出了点事正赶上外面忙顾不过来怎么办?不喜欢也没奈何,只得让她受委屈了。

王满也不是个全不懂事的孩子,知道要对“上帝们”笑靥如花才能让他们散财赏光,可他们的每一点挑逗依然幻化成了点点小火苗,汇聚在一块儿早演变成了熊熊烈火,烧得王满耐心全无、自尊全裂、心肝肺疼。

可她不能对外婆发泄情绪,外婆是她最温柔的软肋,上辈子她被别的小朋友嘲笑没爹没妈时,都是外婆给擦的眼泪。

她对王柏也来不了情绪,那厮没脸没皮,把她每一个表达愤怒的表情动作翻译成了——妹妹喜欢我着呢!乐呵呵地凑过来对她又亲又抱,主动把她扛在肩头当牛当马给她骑,有一回乐颠过了头,一脑袋撞到墙上,磕掉了两颗牙,还偷偷藏起来用衣角细心地擦掉血迹,抿着嘴对她说:“哥哥没事儿,妹妹不要怕。”

谁怕了?

不就掉个牙么!

矫情!

王满哼哼唧唧扭转头,从此再没对王柏挥舞过拳头。“算了,饶了他了,谁让我大人有大量呢。”王满心里想,“反正那对不负责任的爹妈也没理他……同等待遇,算了!”

她把满腔愤慨积攒起来,就等着这一天秋后算账。

王爸爸王妈妈悠悠转醒,揉揉眼睛,迷迷瞪瞪看着床头坐着的小不点,两人相视一笑,一把扯过王满,不容她反抗就把她给塞到了被窝里面,两人分别对她的两面脸颊展开了口水攻势,不一会儿就亲得她脸颊发麻。

“这小东西想我们了。”王爸爸乐呵呵地说,用胡子扎她的脸,“我家满满小宝喔,是不是想爸爸啦?爸爸明天带你们去动物园玩怎么样?是不是开心得飞起来啦?”

“肉麻至极!”王满面无表情,在心里评价道。

王妈妈则伸长手臂,从床边够着一个购物袋,拿出件漂亮的花裙子对着王满比划着:“来,妈妈看看,还真不错啊!”

“买的什么好东西?”外婆听到动静走进来,看到裙子也是眼前一亮,“哎哟,给我们家小满买了这么好看的裙子呀?”她扫了一眼标签,“两百五?这也太贵了!你们也真是舍得,好不容易赚点钱呢。”

“二百五?骂谁呢?”王满刚缓和一点的表情又僵硬起来,瞥了眼叽叽喳喳聊天的三只家长,努力挣扎着滚出被子,她真是一点都不想在这儿待下去了。

“爸爸爸爸爸爸,妈妈妈妈妈妈……”王柏耳尖地截取到“好东西”三个字的情报,欢呼着跑进来,咋咋呼呼地要求道,“什么好东西?我的呢我的呢我的呢?”

他一面说着一面往床上拱,像是一堵肉墙拦住了王满的出路,被王满挠了一爪子也不生气,反而两只胳膊把妹妹环绕起来,喜滋滋地说,“我跟你们说哦,妹妹超级喜欢我呢!每天都能粘着我!一刻都离不开我!”

周遭立刻响应一片点赞叫好声。“好哥哥”王柏有点脸红,但还是用力地抬起下巴挺胸傲然地说:“我会对妹妹好的,让妹妹更喜欢我!”

至于王满同学的那点子愤慨郁卒,则被四个人兴致浓郁的口水淹没,压根没人注意到她那股子莫名其妙的不高兴。

顶多就是觉得小孩子脾气如风如云百般变化,偶尔这样没什么。

王柏拿着爹妈给买的小皮球在外边炫耀一圈回来,拍得满头大汗,洗了个澡很快就睡着了。

王满躺在小床上依然不开心,她其实不太喜欢自己产生这样的情绪,重生前她从不会这样,不管那些人对她热情也好、忽视也罢,她自有自己的小世界可以钻,三次元所有的不满足,在二次元都能够一一被实现,在那儿她还创立了家族,她就是族长,谁爹谁妈都得听她的,简直称得上振臂一呼应者云集。

快点买电脑连网就好了。

王满把脑袋钻到枕头底下,心里想,等有了电脑,她就正常了。

正想着,门外传来一点动静,王满听到后继续埋在枕头下,闭上眼睛佯装入睡了。

“咔嚓”一声,是房间里的灯被拉亮了。

轻微细碎的脚步声走进来。

“孩子们都睡了?”这是王爸爸。

“睡下了。”这是王妈妈。

“今天满满好像不开心。”王妈妈压低声音悄悄地说,“小家伙现在在枕头下面呢,别闭气了呀……”

紧接着,王满的脑袋胳膊被轻柔地拉出来,有光线在眼皮上烙下一丁点热度。

“满满怎么不开心了?现在不是睡得挺好的?”王爸爸轻声回答,又道,“那个臭小子踢被子了,我去给他盖一下。”

“肯定是咱俩这大半年都没陪着她,小孩子这个年龄段最忘事,说不定已经不记得咱们了。”王妈妈亲了亲王满的脸颊,有点失落地说,“宝贝,对不起,妈妈以后不会把你一个人丢在这儿了,以后去哪儿都带着你,啊。”

王爸爸声音里带着笑意:“你呀,这么大了还像个小孩子,满满不会忘记你的,也不会忘了我,我们这么爱她呢。走吧,别吵着孩子了。”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