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节(1 / 2)

里面太闹,他们敲了足足十分钟里面才静了一瞬,很快就有人过来开了门:“有事?”

“我们是住在隔壁的,听说来了新邻居,过来看看,你们刚搬来,有啥需要的我们可以搭把手。”王爸说道。

“哦,谢谢。”这下门才彻底打开,露出一个一身正气的高大男人,男人五官英气逼人,就是沾了不少灰,颇有些狼狈,他一开腔,就是一口标准的普通话,像极了每晚七点半准时和群众见面的新闻联播主持,“你们好,我们是今天才搬过来的……”

五分钟后,在餐桌上咽着口水等晚饭的王满王柏兄妹看到门外走进来一个女人。

怎么形容呢?

就像是从电视剧里面走出来的女主角,特漂亮!家里只开了盏二十五瓦的灯泡,可在她出现的那一瞬,所有的光芒都能不约而同往她身上跑。她头发稍微有些凌乱,随意地往上拨了拨,露出光洁微鼓的额头,几乎能反光,闪瞎了两只小的的眼睛。大约是头一回来,她很拘谨,有点不好意思地抿嘴笑了笑,软声软语对着两小孩说:“你们好,我是隔壁新来的阿姨……”

“这是云阿姨,新搬来的,你俩有点眼力见,给她腾个座儿!”王妈妈咋咋呼呼的声音一出来,这幅美景登时裂开了。

王柏立刻狗腿地搬了个凳子过来,傻不愣登地说:“云姨好。”还无师自通去掉中间的那个“阿”字套近乎,简直无耻!

云阿姨有点不好意思:“这不好吧?我站着就行,要不我去厨房帮忙?”

“哎哟你这妹子客气啥呢!”王妈妈不由分说把她按到凳子上面坐着,“你还抱着个娃呢,哪儿能麻烦得到你?就是我家今天出去玩了,晚上回来菜市场没啥菜了,粗茶淡饭你别嫌弃不够吃就成!”

说完,对着厨房喊了声,“妈,来客人了,多炒两个菜,清淡点的!”

然后拍了拍她的肩膀,露出一个亲切逼人的笑容,“你先坐着啊,我去隔壁帮帮你们,以后都是邻里邻居的了,别紧张,就当自己家吧。”

唉……王满抚了抚额,为什么之前都觉得自家老妈画风还挺柔和,今儿个有了一对比,瞬间就觉得变成了个糙汉子,画风突变令人不能直视啊。

不过——抱了个娃?

王满耳朵里灌进了这条信息,眼里看到的场景就有所改变了,只见云阿姨脸色颇有点苍白,嘴唇没多大血色,身体一定还很虚弱,坐下来时很是喘了几口粗气。而且她一坐下来,怀里的景色一览无余,只见一个白生生的小宝宝躺在她怀里,因为个头实在太小,刚才竟然都没人注意到。

那小男孩生得白白净净的,五官特色鲜明,意外地好看,脑袋上毛不多,但看起来很柔软,脸上还镶嵌了两颗乌漆墨黑的大眼睛,现下正一错不错地盯着王满瞧,瞧着瞧着,冲她天真无邪地笑了一笑。

☆、Chapter4

见过蒸汽打奶泡么?

腻白的牛奶温温热热地在容器里聚拢着,香甜的分子迫不及待乘着热风天女散花般活跃开。一杯长势喜人的奶泡再慢慢兑入磨好的咖啡里面,一绺一绺地沉没进去,拉出漂亮又冗长的延绵香气来。

眼前这个小男孩一笑,仿佛给咖啡拉花的这个过程,连空气都甜了三分。

王满登时就转不动眼珠子了。

云阿姨初来乍到,暂不能透过王满稚嫩的外表看穿她内里的邪恶本质,傻傻地将怀里宝贝往外递,软软地问道:“你喜欢我家阿和吗?”

王满朝云阿姨“无害”一笑,眨眨眼睛:“我可以看小弟弟吗?”

云阿姨不假思索给了犯|罪|分|子机会:“可以啊。”

王满扭着屁股从凳子上蹭下来,迈着小短腿崴进了房间,颠颠地推出自个儿已经淘汰掉的“龙床”——底下安了四个轮的婴儿摇床,一路推到了云阿姨身边。云阿姨还以为眼前站了个贴心小棉袄,专程为了减轻她的负担故而做此举动,心地软得一塌糊涂,真心赞叹这户人家真是个个好人,把孩子往摇床里面一放,弯腰轻轻抚摸了下王满的脸,温柔笑道:“小朋友,谢谢你。”

“不用谢。”王满做大家闺秀样。

她先探了探形势,抓着小男孩的小手玩儿,小男孩似乎是含羞草属性,极其敏感,稍微被碰一碰就笑起来,声音也是格外地动听,真真是天籁一般,令人心驰神往,心情愉悦。

玩得正酣,外厅门响,厚重整齐的脚步声踏踏而来,用珠子串起来的内厅门帘被掀开,哗啦一声,犹如惊涛拍岸。

进来了四五个大高个男人,均是一脸肃然正气,就差在额头上刻个月牙了。

为首那个最是英俊,他先看了云阿姨一眼,目光温情而又柔和,两人交替了一个彼此安好的眼神,男人才放开视线,环顾一圈,整间内厅的气压都随之降低,犹如乌云压城。

王满茫然眨了眨眼,心像被寒风轻轻吹了一下,有点发虚。

“哎呀都站着干什么?王柏你没眼色吗?快去给叔叔们搬凳子!这是我们的新邻居呢,姓周,快喊人,王满呢?快喊周叔叔好!”王妈的声音一插|进来,内厅凝结的冰咔嚓一下碎成了渣渣,她笑盈满面进了门,指指桌子方向,“小周啊,快去坐,这附近这个点已经没啥饭店开着了,你家那情况更是开不了火,我比你年长几岁,托个大,请你们过来吃个饭,以后你有啥事找我胡姐,邻居就该互相帮助嘛!”

王爸也随之从后头进来,笑呵呵的说道:“小周啊,咱们先吃饭,吃完了我把我先前打好的一个木床给你家抬过去,我家有两床垫被你们也先拿着用,娃他妈都晒过的,保准干净,等你们买了新的再还就行,不着急。”

“小周”闻言表情松动,果真走到了王柏身边,就着他刚搬来的凳子坐下,对着吓傻了的王柏轻扯嘴角一笑,王柏又傻乎乎地飘走了,继续搬凳子去了。

王家餐桌比较小,五个大长腿高个子往那一坐,登时就把桌子围得固若金汤。

“小周”和其余几个人交换了下眼神,站起来礼貌地对王爸说:“要不,我让我朋友们先走,下次有机会再……”

“噢——坐不下了是吧?”

王爸笑着过来,把小方桌底下弄了弄,转眼就变出了一个大圆桌,再往外面挪了挪,把墙上某处动了动,两个椅子从墙上延伸出来,稳稳地落在了地上,然后他满意地看了眼惊呆了的几个人,得意一笑,故作谦虚道,“小事一桩,小事一桩……”

这时外婆也端着盘子走出来了,她先端出一道小葱拌豆腐,白绿交错,清新逼人,因为淋了一点麻油,香味儿也随之泼了出来,猝不及防钻进人鼻腔内部打了个转儿,令人情不自禁口齿生津。

她看见这么多人,也不奇怪,乡下谁家不是你来我往地串门子,外婆活到这把年纪,可是见过大场面的人,只友好地对众人点点头,尤其是对云阿姨亲切笑笑,什么也不问,只轻描淡写夸了一句:“真是个俊俏丫头。”

这句话不知是开启了什么闸口,五个大男人一齐飘红了眼睛,再不推辞,走进厨房整齐干练地帮外婆把饭菜全端了出来,因为米饭没蒸够,外婆还下了几碗清汤面,每碗上面只漂浮着两颗青菜,可几个人埋头吃得香甜。

危机解除。

王满握着王爸牌儿童木筷子拔了一小碗汤泡饭进肚,听饭桌上几个人唠起了嗑。

王爸不爱管闲事,但喜欢听王妈八卦,一边捻着花生往嘴里喂,一面笑眼看王妈。

而王妈这人有股神奇的力量,她但凡见到新生事物,总忍不住产生强烈的好奇心,不打破砂锅问到底就浑身不舒服,像是有个神圣使命未完成一样,眼下她飞快地吃完饭,又例行公事地开了庭堂:“小周啊,原来住在哪里啊?从事什么职业呀?这些都是你同事吗?你们感情看起来很好呀?怎么租到隔壁房子哒?要住多久呀?孩子多大啦?哪里人士呀?爸妈是做什么的呀?平时喜欢干什么啊?孩子喜欢吃什么啊?……”

循序渐进,几乎把人祖坟埋在哪儿都能扒出来。

这也罢了,她还总能神奇地找到相似之处,譬如听“小周”回答了诸多她听不懂的答案后,王妈立刻抓住他说的其中一点:“你也喜欢看新闻联播啊?新闻联播好呀,我们全家都喜欢啊!你不知道啊,巴拉巴拉……”

也不知是王妈哪点触动了这几个人,或许不是王妈,而是其它某种因素,这几个人高马大的男人就那么正襟危坐地听她唠叨,神情较为放松。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