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节(2 / 2)

王满暗暗给他们点了个赞,真的勇士,敢于直面王妈的口水战!

然后悄无声息从凳子上溜下去,跑到摇床边,那小男孩一见她来,又扬起一个纯真的笑脸。

天时地利人和。

王满抽出摇床下面藏起来的作案工具,左右瞅瞅,突然戴上,冲小男孩呲牙一笑。

然后飞快地把东西藏了回去。

那是今天他们在动物园买的一张极为恐怖的面具,脸谱人物张着血盆大口,目疵欲裂,双眉倒挂,仿佛吃人一般凶猛。连王满这个拥有一具活过十七岁时光身体的人乍然见到都被吓得鸡皮疙瘩竖起,更何况是个才几个月的小豆丁?

王满也不是讨厌这个小团子,相反,她还挺喜欢他,可大概是他长得过于绿色无污染,笑容太甜蜜,让王满忍不住滋生了一点破坏欲,心痒痒地想瞅他哭一哭。她这人一向如此,欠欺负人欠得慌,玩起恶作剧来一套一套的,但心里头也有杆秤,不会做太过分的事情,只偶尔来上这么一则不太美丽的意外,给淡如白水的生活增添色彩。

可小团子像是没知没觉,依然无忧无虑笑着。

王满在他眼前挥了挥手,小团子笑得更开怀了。

“……原来是个傻子。”王满没搔到他痒处,恶作剧失败,一时大失所望,悻悻地回屋自己玩去了。

外头茶话会意犹未尽结束,那些同事把王爸制作的简易拼接木床搬过去,又把王妈晒的一股暖乎乎烤螨虫味道的被子被单抱过去,再三地道了谢后,屋子里终于彻底静下来了。

半夜三更,睡眠正酣时。

外头突然轰隆隆平地震起巨大动静。

王满是个睡着了天崩地裂都没个感应的主儿,依然抱着枕头香喷喷睡着,也不知是梦到了什么,嘴角弧度向上轻轻勾起,无意识地往被子里拱了拱。

可王爸王妈外婆乃至王柏都被吓醒了,他们从床上惊坐起来,一侧目就看到外面白光阵阵,比照相机开了连拍状态的闪光灯还要频繁,紧接着雷声轰轰,雨声席卷而来,漫天漫地的,几乎把人气息彻底淹没。

王柏嚎啕大哭。

王爸急匆匆下床,脚没够着拖鞋,反倒一脚踩到了水里,险些划倒:“不好,不会发洪水了吧?”

王妈忙问:“水有多深?”

“不深,脚背都没淹到。”王爸顾不得继续摸拖鞋,连忙跑到房间门口开了灯,看了眼水势,心里稍微松了口气,但还是喝道,“你去找妈,我找两个孩子,赶紧地往外面去!”

“好!”王妈也不穿鞋,跑到隔壁,扶着老母亲就往外跑,顺手把藏在柜台里的存折也揣到怀里了。

那头王爸抱着被子,肩上扛着儿子也出来了。两人一碰头,先跑出家门,看到白光一个接连一个劈开天幕,都有些傻眼。

这雨势未免也太大了些。

正在这时,隔壁开了门,男主人喊道:“快进来!”

“可——如果是洪水,不会把房子冲垮吗?”王爸有点犹豫。

“不会。”男人肯定道,“附近有水库,洪水冲不过来,现在是事发突然没放闸,一小时之内肯定放闸,水马上就退了。”

他说得斩钉截铁,那口标准的普通话带有非比寻常的震撼力,王爸下意识相信了他的话,钻进了他家。

虽然是门对门,但这户人家格局和王家迥然不同,这家是复式楼,有两层,上了二层就没被淹的危险了。

王爸抹了一把汗,低头一看,忍不住乐了,动静这么大,王满依旧睡得好着呢。

“这孩子!”

男人瞥了王满一眼,思考了下,主动请教道:“我儿子不知道是不是受到了什么惊吓,回来后只知道笑,怎么哄也不睡觉,看起来有些呆呆的,我正愁着不知该怎么办,你们有两个孩子,经验比较丰富,不知道有没有什么办法呢?”

外婆一听:“拿来我看看?”

云阿姨小心翼翼把孩子抱过来。

外婆认真打量了下:“是丢了魂儿了,得知道他是在哪儿丢的魂儿才能找回来。”

男人倒是知道,可他不太好说,踟蹰再三:“有什么别的办法吗?”

外婆摇头:“只能去丢了魂儿的地方叫魂,不然孩子好不了了。”

男人蹙起了眉心,又往王满那儿看了一眼。

这时,哭累了的王柏傻愣愣地对着窗外的景色发起了呆,也不知道雷电交替的天空戳中了他哪门子诡异的萌点,他又觉出别有一番滋味的乐趣来。既然觉得有意思,身为一个好哥哥,他头一件事就是跟妹妹分享,所以他凑到王满跟前,捏着她的鼻子,活生生让王满憋气给憋醒了。

王满愤怒地用每一根毛发都抗议了一遍,直到听到外婆一句一句分析丢魂的事情才渐渐回过神来,花了五分钟的时间整理了下头绪,大概明白了事情的起承转合,挠了挠头,没成想这个恶作剧竟然造成了这么严重的后果,愧疚如同外头瓢泼着的大雨,瞬间溢出了心房。她见几个大人凑一堆用同情的目光看着那个小团子——小团子还在笑,傻里傻气的,可也激不起王满那颗恶作剧的痒痒心态了。

“真丢人,竟然欺负这么大点的毛孩子。”王满烦躁地想道,轻手轻脚地裹着被子往那边挪,瓮声瓮气道起了事情始末。

她到底还小,语言功能有限,颠三倒四语无伦次讲了一遍,把几个大人都给镇住了。

王妈第一个回过神来,下意识就要揍她,熊孩子不揍以后长大不得翻了天了!

周家两位倒是愣了一愣。

一个是没想到这孩子挺坦诚,做错了事勇于担当;另一个是没想到这孩子小小年纪就很善良,这么大的事情也敢往身上揽。

两口子的思想离奇千万里,但有一个共同点,他们都对王满产生了好印象。

按照外婆的说法,周爸爸抱着两个娃下了楼,周妈妈拿着把雨伞撑着去王满家,四个人在王家绕了几圈,喊着男孩的名字,不停的说:“周和,回家,周和,回家,周和,回家。”

往返三趟,外婆拿根筷子往碗里一竖,筷子立起来了,这事成了。

周和总算目光里有了神采,可怜巴巴哭出声来,哭了没一会儿两只胳膊乱晃,抓住了正在打哈欠的王满的手,哭声一梗,好奇地抓着她的手指头,像是抓到什么玩具似的,轻轻地嗅了嗅,然后……舔了一口。

☆、Chapter5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