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节(1 / 2)

这场突如其来的暴雨足足持续了一个星期才渐渐转小。

果然没有发洪水,如同周爸爸所讲,当夜出事没多久,水库的工作人员就冒着嘶吼的大雨开了闸门,将这场可能会爆发的洪水枪毙在娘胎中。

可王家暂时也废了,他们租的这间房子本身格局有限,为了开拓出更广大更有利用价值的空间,王爸爸当初拆了足足三面实体墙,用木板一点一点重新构造出新的家。现在木板底部被水浸泡了几天,发了霉生了虫,很没节操地向新势力屈服,直接跪地磕头行了个大礼,“咔嚓”一声折腰在水中,溅起水花无数。

好在出事当晚王爸爸留了个心眼,把值钱点的东西、用得上的吃食、锅灶瓢盆统统转移到了新的革命根据地——周家二楼,才避免了一场更惨重的损失。

经此一役,王周两家正式建交,为将来的和平发展打下了坚实巩固的地基。

而王满也被迫同周和这小家伙同床并不共枕地睡了足足十五天、二分之一个月!

因为周家二楼只有两个房间,尚且处于百废待兴的状态中,外厅摆满了王家转移过来的全部家产,没法再搭建新床。王爸爸用抢救下来的木材给两个房间各自搭了个大通铺,然而这毕竟是临场发挥,并不精致,睡起来没那么舒适,两家爹妈都疼孩子,干脆让周和钻了王满的被窝——她睡觉不老实,所以私人小床地盘挺足,塞个小团子毫无压力。

王满认清形势,自知投诉无门,只好忍辱割地,不怎么乐意地看着殖民而入的小团子。约莫是被最恐怖的东西吓过了,周和骤然壮了胆,半点不怕王满间歇着扮的鬼脸,反而乐不可支,手舞足蹈地用笑声给她伴奏。

王满心很累,“算了,不跟这小东西计较了,以后再找补回来。”她是个心宽的,说放下就放下,两根手指戳着脸颊提出一个笑脸,对周和呲了呲牙,就此一笑泯恩仇了。

但其实,她睡觉太不老实,周和夜里被无辜中伤许多次,每回都委委屈屈醒了,可不知是被外头倾盆的大雨声镇住了还是怎么,他倒没有哭过,只是尝试着往一边滚滚,躲开王满的无影脚和活法黄龙拳,然后滚着滚着含泪睡着。

等到次日清晨降临,众人看到的就是两人抱在一块儿呼呼大睡的场景,谁来也叫不醒他们。

周家父母十分欣慰,自打周和出世以来,其实并没有好端端的睡过一个囫囵觉,所谓近赤者红,他两都把王满当成了这个“赤”来对待,故而觉出她十二万分的可爱来。

而王家父母都尴尬笑笑,内心觉得十分丢人,他俩都把王满当成了那个“墨”,心里暗暗打算着等家门重建,再好好教育下孩子,毕竟也是要到入学年龄的人了,不好总这么贪睡地懒下去的。

风雨终歇,和暖的太阳光拨开厚厚的云层,铺满了整个人间。

气温一下子就升高了。

这回意外降临,不少人家里受了潮,也有家里住得地势比较低的,基本就毁了个干净。

王爸爸刚刚把自家重建好,电话线一插,生意滚滚而来,全是拜托他来打床打柜子的。因为有他先前的老客户发现,家里被水冲了一遍,竟然唯一免灾的是那口王爸打的大衣柜,牢牢地攀附着墙壁,里面受潮得很少,九成物品都完好无缺,可以直接拿来用的。

这就把口碑打出去了。

其实这也是王爸运气好,不同的衣柜不同的价位,谁让受灾的那户用的是豪华套餐呢?他买顶级材料花三天三夜精心打造的,能不好吗?要是换一户,譬如他自家用的这种普通材料,那必须得全散了,家伙什儿败个干净。

不过手艺和良心也占了比重,拿多少银子干多大的事,王爸爸一点没马虎,这也是他能顺利走下去的根本保障。

生意太多,王爸一个人是兼顾不过来的,他给王满幺幺打了个电话,大方地把客户源介绍给他。

幺幺来得很快,但不是一个人来,后面还尾随着一位。

——正是王满爷爷。

“爸?您、您来了呀……”别看王妈妈家里横,见到王爷爷就怂了,结结巴巴打了声招呼,“怎么没提前说一声?咱们好去接您呀……”

她心里不是没有一点怨,但也埋藏了些愧疚,更多的还是对于老人的尊敬。

她打小就没爸,嫁了人才有机会喊声“爸”,这个普通的字眼不知道给她带来多少温情,尽管这温情无人知无人晓,可还是给她添了一股又一股努力奋斗的动力源泉。这个“爸”待她不坏,谈不上多热情,但起码不坏,是吃了她敬的茶,又给了她嫁进门的红包的。

王爷爷对她轻轻一点头,王妈妈就忍不住内里翻涌起一阵滚烫的惊涛骇浪,险些拍出了眼角。她低着头忙说:“爸,您进里屋吧?您喝些什么?要吃些什么吗?家里现在有……”

王妈妈刚掀开帘子,就看到正骑着王爸爸的肩膀当大马玩的王满,吓得脸色一灰。

可还是没能拦住王爷爷的视线,被他瞅了个正好。

王满看到王爷爷,眨巴了下眼睛,乖乖地从王爸爸肩膀上面滑下来了。

王爸爸还记着当初王爷爷做的那缺德事呢,感受到尴尬的气氛,臭着张脸阴阳怪气说道:“什么风能把您给刮来啊?”然后钻进厨房,给他老子倒了一杯最爱喝的茶叶水,往桌上一摆,就进屋捣鼓家具去了。

王爷爷脸色一僵,差点没掉头就走,还是王妈妈笑容满面地把他往里面引,才不好发作,忍着气往凳子上一坐,挑剔地看了王满一眼。

王满才不怕他,冲他做了个鬼脸。

把王爷爷给结结实实吃了一惊。

其实王爷爷这个人吧,王满上辈子真没怎么接触过,有限的几次接触也没品出什么味儿来。因为王爷爷虽然重男轻女,但是真没做出很过分的事情来,孙子孙女们一块儿出现的时候,他也就是对孙子们的笑容多一点,对孙女们的笑容少一点,可给他们每个人拿的零食、包的红包……全是一模一样的,没有任何偏差。

多点少点笑容王满本身也不在乎,所以她的精力基本就投入在吃上边儿,她对王爷爷最大的印象就是这个人做的烤雀儿很好吃。

王爷爷特别小的时候参加过那场世纪大战,长大点儿还跟着去打过老美,虽然拿枪的机会不多,拿锅铲的时间比较长,但也算是有个光荣的头衔的,退伍之前还混了个炊事班班长的称号。

后来他认识了王奶奶,两人伉俪情深,感情特别好,只是苦于一直没有孩子。在那混乱的十年内,两人栽过不少跟头,王爷爷原本的那些雄心壮志全栽灭了,人也看淡了世事,就带着王奶奶回老家,老人闭起门来种田种菜自给自足,过了很一段的和美日子,然后就有了第一个孩子,第二个孩子……

王爸爸这人比较倒霉,他生下来时王奶奶身体突然变差,所以基本没被用心管教和宠爱过。头两个哥哥又被宠得无法无天,他莫名其妙就扛起了家里的大梁,特别小的时候就跟着下田,有事没事去打鱼什么的来补贴家用。

后来王奶奶身体时好时差,生了后两个男孩之后,又突然转好了,王爷爷对后两个孩子的宠爱就多了点,毕竟那时王爸爸已经大了,再宠着也说不过去,就由着他自由生长了。结果好日子不长,王奶奶怀上最后一胎的时候,怀揣着七个月的孩子突然撒手人寰,那个肚子里的孩子正是个女孩,这也是造成王爷爷对女孩有偏见的最大原因。

他一直固执地觉得生女孩不吉利,是会带来灾祸的。

王奶奶去了后,王爷爷身体就不太好了,也不大管事了,整天就知道抱着个酒罐子,也不醉酒也不闹,就没事抿两口,哼着王奶奶生前最爱的那出戏来打发光阴。几个男孩接管了家里的田地,不想念书的就不念,想念的就继续念,王爸爸明明是老三,却在这会儿一夜成长为大哥,十四岁就跑出家门全国各处找活来赚钱扛家用了。当然,还有王爷爷的那点微薄得可怜的退休金。

后来王爷爷在王满初二那年就去世了,走得很安详,还有力气立个遗嘱,把家里财产分了一半给王爸,剩下的平分给几个儿子,他这辈子抠抠馊馊的,倒是还攒了一笔钱。除此之外,他还特意指出要把乡下那套老泥土房子留给了王满一个人,这也没人置喙,他说的每一点,几个儿子媳妇都完全照做了,半点都没违抗的。

再后来,王满高中的时候,有条高速公路要横贯王爷爷住的那村那屋,于是那房子就卖给了国家,竟然还拿了十几万的补贴金。

这也算是除了烤雀,王爷爷留给王满最深的印象了。

就冲着这两点,王满也不可能对他有什么怨气。

尽管她并不明白为什么会专门留套房子给她,兴许是他冥留之际,突然觉醒了当初出尔反尔的愧疚和良知?——谁知道。

“这就是王满?”王爷爷吃了一吓后问道。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