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节(2 / 2)

王妈妈坑坑巴巴说:“啊,这个,那个,是的啊……”

“挺可爱的。”王爷爷突然评价道。

王妈妈像是嘴里被塞了个鸵鸟蛋似的合不拢嘴。

王满也觉得莫名其妙,她不记得王爷爷对自己有过这种评价啊?

☆、Chapter6

王爷爷鲜少夸人,这几个字已经耗尽了他贫乏的词汇量,说完他顿了一顿,端起桌上的茶杯慢慢抿了起来。

他夸王满,实在是因为他透过她看到了另外一个人,这话说来狗血又寒酸,但的确让他看到了他家老太婆的样子——两人差不多体格,胖胖的,乍然一看有点呆呆的,笑起来又憨憨的。

虽然长相差了有十万八千里,可那一瞬间的神态像了个十足十。

幸好王满听不见他的内心戏,否则定然气得血吐三升,她还惦记着做回原先那个青春美少女呢!至于长胖?上辈子无论怎么吃都长不胖是因为消化能力不好,幼时过于挑食遗留下的弱症,这辈子她弱症已消,嘴巴禁不住,才两岁多,正是幼苗萌芽期,风一吹就能拉长的年纪,自然发胖了。

那头幺幺已经讲述他老人家过来的原因了。

长江流域发生了罕见的洪灾,暴雨已经持续相当长的时间了。这回洪灾受害面积极其宽广,影响范围相当深远,不少人流离失所、妻离子散就在那一瞬间。王家老家就是在长江中下游流域,虽然不属于重灾区城市,但也受到了影响,所有农田全部被淹,外面又没修路,泥水漫进了家里,过了整整一个月,王爷爷所有的鞋都泡烂了才捎人给几个儿子带了个信。

其余三个儿子都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他们虽然距离王爷爷近,可却身在重灾区城市,家里损失惨重,实在分不出精力。

于是幺幺就做了个主,央求一位熟人将老父带离乡间,转了两趟火车来到了这儿。

“哟,被淹了?可没把您给淹坏了吧?”王爸爸拿着客户名单出来,挑了个眉对王爷爷说道。

王爷爷:“……”

把心里头那股子邪火发散了,王爸爸才恢复正常语气:“赶路累不累?要不进屋睡一会儿?”

王爷爷别别扭扭坐在椅子上,自顾自生了一会闷气,老半天才回复说:“不累!我身体扎实着!”

“那可真是喜闻乐见。”王爸爸说完,打量了下老头子,见一向爱面子的他看起来实在狼狈,身上穿的还不是应季的衣服,脚上那双鞋子更是惨不忍睹,连一头讲究的“发型”乱了还不自知,跟顶了个鸟窝似的,竟然还端着架子有模有样摆脸子,忍不住嗤地一声笑了出来,对着一脸莫名其妙的老爹说,“中午饭喝点小酒?我给您炸点花生?”

王爷爷抽了抽鼻子,慢腾腾地回复说:“好吧……花生要带红皮的,撒点盐,脆一点。”

王爸爸:“……嗬!您还真讲究!”

跟幺幺商量了下客户分配的事情,两人决定联手搭伙干,这样比分开干效率高一些,也避免太着急忙慌地降低了质量水准。他们按照打电话顺序一个接连一个排序,再一一通知到位,紧赶慢赶就跑出去了。

到了中午,王爸爸果然提了一壶酒回家,给他老子买了身新装备,还搬了一个大彩电进来,喜滋滋地对王妈妈说,这是上午那户人家一时拿不出太多钱,用这台彩电抵消了八十块钱。

彩电七成新,但是被水浇了个透心凉,彻底报废不能用,就算卖给收废品的也高不了几个钱,那户人家就拿这个来抵账了。

“我分分钟就能给它修好!”王爸爸邀功道,“怎么样?老公能干吧?”

王妈妈涨红了脸推他:“别闹。”

然而暧昧的氛围还是在两人中间升腾而起。

见王爸爸还在往前蹭,跟条巨型犬似的摇着尾巴求爱抚,王妈妈终于按捺不住,一掌把他推开,跺脚骂道:“孩子看着呢!”

一直躲在橱柜下面“试毒”的王满捏着一块炖得烂烂的酱猪蹄啃了一口,和王爸爸大眼对小眼瞪了两分钟,然后被他踢了出来:“又偷吃!看看你都胖成什么样子了!再偷吃晚上睡觉就会有怪物啃你的肚子!然后你肚子里会长出一棵树,上面结满了猪蹄,把你脑袋都给撑破!”

王满:“……”

她捏着猪蹄来到外厅,怅然地啃完,心里还惦记着炉子里蒸的那几只虾,幻想着鲜美的酱汁和它们充分结合的美妙景象,对着柜台上面的几排娃哈哈长吁短叹,仿佛受到了什么巨大的伤害。

外婆实在看不过眼,给她拿了一瓶,把插管插好了递过来。

王满就着油腻腻的两只手捧着开心地喝了起来。

这时隔壁的周妈妈抱着小团子过来了,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阿婆,可以帮忙看一下阿和吗?我有点事情得处理。”

王满给美人招手,甜甜地喊道:“云姨。”成功地得到了美人的笑靥。

外婆:“你去忙,孩子在这你放心。”

周妈妈感激地笑笑,把周和小心放好,然后拿出一块手帕温柔地把王满脸上手上粘的酱汁全部擦干净,摸了摸她的脸,这才转身离开。

周和没有出现在柜台的时候,王满是所有主顾们最核心的观赏对象,而他一出现,像是开启了“王满屏蔽器”一样,所有人一进门就“哟”一声,然后跑到他身边各种逗弄,爱不释手道:“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孩子啊,长得真好看呀……”

王满就有点不平衡了,觉得这些人未免过于鼠目寸光,她长大之后可是美美哒少女一枚好么!这些人以前见到自己的时候说的都是些什么?“哇,这里有个小孩儿呀……”“很安静的小孩儿呀……”

为什么不能高瞻远瞩地看到她的前途o( ̄ヘ ̄o#)

再瞅一眼周和,小东西不怕别人扮鬼脸了,却害怕人多的场面,大人们手重,你来我往地捏捏他的脸,玩玩他的手,看似逗弄,其实还是会疼的,这一点王满有着切身体会。而且周和小家伙根本不需要讨好这些“上帝”,眼下已经委屈地撅起了嘴,泪珠子攒到了眼底,眼见着就要哭出来了。

“看在你妈妈很温柔地帮本女王擦脸擦手的份上……”王满心想,“就勉为其难帮你一遭吧。”

她帮人的方式极其简单粗暴,站到周和身前叉腰气鼓鼓地说:“不许欺负弟弟!”

——成功地祸水东引了。

引到她自己的身上了。

“哎哟这满满丫头怎么这么可爱呀,还知道保护弟弟了?这小脸蛋鼓的,捏着真软啊。”

“是吧?”外婆气定神闲道,转头对王满说,“还不进去?你妈妈都喊了你多少遍了?再不去菜就被抢完了,小心饿肚子。”

“哎哟,我炉子上面还煨了汤。”顾客们总算想起了正经事,不一会儿散完了。

王满蹭了蹭外婆,揉揉发酸的脸,继续喝娃哈哈,回头一看,周和正眨巴着眼睛对自己乐着呢,见她转过脸来,还手舞足蹈地“咿呀”了几声,笑得格外开怀。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