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节(2 / 2)

隔壁周家自然也请了过来,还坐了个首席。

这会儿春晚还是年三十最热闹的必看节目,没有手机微博微信实时捆绑做任何活动发红包,但每个人都看得无比专注。

这一年陈佩斯和朱时茂还是搭档,赵本山和宋丹丹谁也不缺,朱军头发乌黑油亮身板挺直还没挺起小肚子,赵忠祥帅气逼人一口优雅知性的普通话迷倒众人,之后影视、歌唱、主持三栖红遍内地的何老师还是北外的编内老师,冯巩开头万年不变一句“我想死你们啦”……

王满咬一口猪肉荠菜馅的饺子,眼前腾腾升起一缕白雾,她含烫慢慢吃完,忽然庆幸自己能够重生。

能够倒转岁月,看一看十几年前的父母,还没有用容颜健康为发家买单的父母。

知晓他们原来也曾这样年轻过。

倒计时完毕,所有人跑到天台去放焰火。

吃了熊心豹子胆的王满弃掉王爸爸投奔周爸爸,搂着他的脖子喜滋滋地抬头望,“嘭”地一声,焰火四溅,五彩缤纷地落入众人眼中。

王满一偏头,正好和周妈妈怀里抱着的小团子眼神相撞,这焰火彩虹似的,落在他眼里呈现出格外的风景,像是被雨水冲刷过的纯净,王满手又欠了,挠了挠他的下巴,逗得他笑个不停,然后诱导他喊姐姐。

小团子懵懵懂懂的,当真喊了一声“姐姐”,他头一次说出成形的词语,含含糊糊的,但越挫越勇,喊了十几遍终于喊溜了,举着胳膊清晰地叫个不停。

“阿和这小东西……”周爸爸醋劲很大地说,“开口第一个喊的竟然不是爸爸。”

周妈妈温柔地笑笑,低头也挠他的下巴,软言软语劝他:“喊爸爸试试?”

阿和眨巴眨巴眼睛,犹豫良久,期期艾艾地看着王满的笑容,又颠颠儿地举臂振呼:“姐姐!”

王满一颗心被他哄得软得不行,正暗暗下了决心,以后一定要罩着他。第二天就发现这货喊什么东西都喊姐姐,要吃饭了喊姐姐,见到爸爸喊姐姐,见到妈妈喊姐姐,想如厕的时候也喊姐姐。

王满:“……”

可惜周爸爸周妈妈那口标准的普通话了,他俩怎么教周和都听不进去,没奈何,只好去王家抓壮丁,让王满自己为自己造过的孽负责。

她只好费尽浑身解数,亲自教他认东西,一点一点给他揪回来。这个过程有点漫长,王满是个没耐心的,教着教着又跑偏了,学着楼上那户东北来的大哥的口音,把周和教了满嘴东北渣滓口味的发音,此后在长达三年的时间里都没有被别过来。

当然,如果只教一种方言多无聊呀,王满是个学习能力强的,她联想到此前跟着各路同学们学到的口音,包括她看过一些节目的口音,分别给周和灌输了川音、闽南语、东北话以及中国最变态最难懂的温州话。

如果不是周爸爸有着一颗极大的包容之心,他真的会忍不住对王满下毒手的……

王满教了一半就撂挑子了,因为她被看不过眼的王爸爸王妈妈送进了幼儿园,两人特别不好意思地对周家父母说:“我那闺女年纪太小,不懂事,自己话都说不团圆呢,还是算了……”

上了一年的幼儿园,王满结识到了新的小伙伴,她最喜欢睡她隔壁的左薇和郑灵月,这两只一个呆萌不自知,一个蠢萌无下限,三人玩得十分开心。她上了一年幼儿园后,隔壁周和也要送进幼儿园了,虽然孩子年龄不够,但周家父母忍无可忍,商量的是让孩子进另外一所贵族幼儿园,毕竟那身充满了方言的渣滓味道得洗干净啊,不能继续祸害这孩子呀。

这个事被王爷爷知道了,王爷爷很不开心,下了最高指示,自己的孙女一定要上最好的学校,不能被任何人比下去,这笔费用由他赞助,于是把王满也送到周和同一所。

新幼儿园规矩大,管教相当严格,否则周家父母也不会花这么个大价钱把孩子往里头送了。

王满参观一圈后心里发憷,看到各种收费栏目后更是打了个哆嗦,申请跳个级直接读大班。

王爷爷一开始不同意,但是王满来了一句:“可是我这么聪明,他们那么笨,把我带笨了怎么办?”

这话说得好有道理,王爷爷竟然无言以对,他和王满一撺掇,两人对了口供,成功让她升级为大班学生。老实说,这大概是王满此生过得最艰难的第一年,因为这个幼儿园的规矩实在是太多了,一旦有不从的,竟然直接扣钱呐!太凶残了!

而周和也终于在这个新环境中脱胎换骨,形成了一个懵懂的是非观念。小孩子内心是敏感又脆弱的,当他发现自己一开口,全班就发笑后,他就渐渐地不再那么踊跃地讲话了,慢慢形成了一个不论何时何地发声,都要在嘴里肚里多绕上两圈的习惯。

由于自己开口讲话引起笑声,他隐隐生了些郁闷和不忿,这种不平坦的感受自然是头一个往王满身上倒,谁让这些坏毛病都是她带来的呢?

两人既然在同一所幼儿园,到了例行的假期,周爸爸接周和的时候,顺路也把王满带回去,这样也给王爸王妈省点心,可以多做点生意。

周和见到爸爸高大的身影,眼睛一酸,委委屈屈地就跑了过去,把脑袋埋在周爸爸的腿上哭了起来。

王满背着小书包出来时,内心也是崩溃的,她这个星期由于睡懒觉和跳舞不积极被扣了五块钱,一想到这五块钱能买到的辣条数量,她的难过不可自抑,也学着周和抱着周爸爸的腿撒娇了。

周爸爸一个人高马大的大男人,就这样直愣愣地站在幼儿园门口,两只腿都被抱住了无法动弹。

但一个假哭真撒娇,一个真哭真难受,周爸爸摸了摸王满的脑袋,又拍了拍自家儿子的背,心说:“臭小子,还不如一个丫头!”

被周爸爸一拍,周和就开始闹脾气了,他原本是个乖的,这回真是委屈大发了,气鼓鼓地推了王满一下:“我不跟你玩了!”

说得太急,没在肚子里转圈,一口吐出来还是东北渣滓的味道,半点震慑力都没有。况且他小脸涨得通红,跟块草莓奶油蛋糕似的,怎么瞧怎么可爱。

王满拍了拍手掌上沾了的灰和石子儿,没跟他计较:“我不跟你抢爸爸,乖啊。”

这话如同隔靴搔痒,完全没有缓解周和的委屈,他继续发怒:“我不乖!我不听你的话了!你是坏人!”

炸毛的团子……

好萌!

王满憋着一肚子坏水,郁闷了一周的心情彻底解放,准备再逗他一逗,多看几眼炸毛的样子。

那头周爸爸已经板起了脸,像拎小鸡似的提着周和的书包就往一边去,掰正他的身体,严厉地呵斥了他:“你怎么跟女生讲话呢?谁是坏人?”

小团子挣扎了几下,被周爸爸的大力气征服,一脸委屈地站在原地坚持观点。

王满听完“犯人陈堂供述”,望了望天,完全没想到自己的一时好玩闯了个这么大的祸。这种被全班嘲笑的心情她很懂,就算那些人并不是真的嘲笑,只是觉得好玩,可当做“好玩的对象”并不是一件多么美妙的事情。

她低头踩着一颗石子,脚尖转了转,准备开口道歉。

那头周爸爸已经劈头骂道:“所以呢?就因为这个你就怪她?推她?还觉得自己很有道理?爸爸送你来学校是干什么的?让你学知识,学为人,懂礼貌,是让你来学怎么欺负人的吗?姐姐教你方言,但也教了你别的,你怎么可以因为其中一点不被你身边的人接受就怪她呢?学不学在于你,用不用在于你,男孩子重要的是顶天立地堂堂正正,不是像你这样脸皮薄还迁怒于人。”

周爸爸教育完毕,搂着哭得不能自已的周和又低声劝慰了几句,一面轻轻地拍着他的背部,终于把他浑身的毛抚摸得平平顺顺。

王满趁机寻了个空档道了歉。

“姐姐道歉了,你应该说什么?”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