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节(1 / 2)

周和抽抽鼻子:“没关系……”

周爸爸又说:“那你刚才做了那么不好的事情,应该说什么?”

周和低着头小声说:“对不起。”

“呃,没关系。”王满又觉得自己丢人了,摸了摸鼻子尴尬地说。

周爸爸看了王满一眼,没多说什么,在他心里小孩顽皮是正常的,故而只又跟周和强调道:“男生凡事都要让着女生,要保护女生。尤其是你王满姐姐,她对你好,你要时刻记住保护她,不仅不能欺负她,也不能让别的人欺负她,明白了吗?”

说完,拍了一下周和的背,把他往前推了一推。

周和两只手别扭地绞在一起,麻花似的,慢慢地往前挪动,犹豫了会儿才伸出其中一只白嫩嫩的小手,轻轻地勾了勾王满的爪子,大概心里还没完全从方才的情绪中走出来,只顾着牵着她低头往前颠,等到完全想通了,才走得缓了些,悄悄地瞥了王满一眼,被她莫名其妙看回来,慌忙地躲开视线,隔一会,又悄悄地瞥她一眼。

王满正一头雾水中,脸颊突然被一个又湿又软温温热热的东西碰了一下,登时愣住了。

“老师说,这是礼节。”周和糯糯地小声说道。

而王满……王满已经当机了……

☆、Chapter8

豆苗大点小团子哪儿听得全父母的教育?周爸爸那天讲了一长溜的话,经过时间的冲刷后,留在周和脑子里面的只剩下了一句“要保护王满,因为她是女孩子”。周和年纪尚浅,不懂保护为何物,在沙发上玩玩具时听到周妈妈看《新白娘子传奇》时发出一声感慨:“这许仙和白娘子为了保护彼此真是太感人了……”

他一回头,看到水漫金山、天崩地裂,一袭白衣的女人脸上写着义不容辞,他似懂非懂,颠颠地跑到隔壁,只见外婆拿着个手帕擦眼泪,彩电上播放的也是这个画面。

王满躺在沙发上,脑袋后面枕着两个大枕头,正举着十个手指头挨个咔嚓咔嚓吃着妙脆角呢。

“保护!”周和指着电视屏幕说道。

王满:“包谷???在哪儿???”

王柏拿着笔从屋子里面冲出来:“煮苞谷了?给我留一个!”

外婆用手帕擦了擦眼泪:“想吃啦?甜的还是糯的?我去煮。”

王满和王柏异口同声:“甜的!”

外婆应了声,转向周和,亲切问道:“阿和呢?想吃什么样的?”

周和懵懵地被拐跑了,随大流道:“甜的。”

外婆恋恋不舍看了眼电视,正好播放结束曲了,她才进了厨房开始煮玉米。这边周和总算想起正经事,凑到王满跟前,小屁股努力地够到沙发上面,还没来得及吭声,那头彩电里又响起电视剧的开头曲了,王满一边乐此不疲把妙脆角往手指上面套,一边跟着哼哼:“哈啊哈哈,哈啊哈哈,西葫美芹,山药甜呐!春芋入酒,溜乳燕呐!肉丸千鲤来相烩,无芫炖面手难钳。十年修得同涮肚,百年修得共抻面!若是呛呀腌呀有灶哇,白薯通心菜眼前……”

周和:“……”

王满唱歌很是那么一回事,感情充沛、曲调到位,幼音清脆通亮,一时间把周和彻底给洗脑成功。她嘴里吃着唱着停不住,十根手指头全占住了,还能腾出一脚丫子来蹭周和的下巴,笑嘻嘻的说:“千年等女鬼呀,等呀等女鬼呀~”

魔音入耳,周和脑子里反复就回荡着这句歌词,啃着一根甜玉米棒子回到家,周妈妈依然在给这个电视剧捧场,等到晚上夜深人静,窗外传来呜呜风声,钻到周和耳里都是那些乱七八糟的歌词。他一会儿饿得不行,一会儿又怕得不行,哆哆嗦嗦艰难地入睡后,梦到自己来到了一个美丽的大草原,草坪上全是美食,他开心地走过去吃,一阵大浪从头而降,忽而幻化成一个女鬼的模样,十分凄厉,吓得他还没天亮就脸色惨白地从床上猛坐起来了。

打这晚上起,周和隐约建立了要珍爱生命、远离王满的念头,只要再听到王满忽悠人,他就默默地挪到一边去,努力地闭紧耳朵,坚决不听进一个字去。

周爸爸好几次过来接孩子,看到两人这样一个相处模式,心生纳闷,私底下分别盘问过两孩子,一个面露茫然压根没发觉,一个咬紧牙关死也不开口,周爸爸就明白问题出在哪儿了,不禁有点头疼,好生教育了周和一顿,让他早日改邪归正和小伙伴一起快乐成长。

周和有点委屈,但也答应了下来,只是不再那么轻易地被洗脑了,但凡有不认同王满观点的地方,他也会引经据典,一本正经地进行反驳。

可怜他一个幼儿园的小朋友,才刚有模有样学会用筷子,就已经能翻阅字典饱读十万个为什么来反抗洗脑,也是真的不容易。

偶尔看团子炸炸毛认真严肃举着一根手指头操着一口大杂烩深刻地剖析事情的真相,王满觉得很有趣。可若是每天早上一起床就发现床头坐着一只抱着厚字典、瞪着一双黑亮黑亮的眼睛、嘴唇抿成一小点波浪线还长篇大论分析她头一天瞎忽悠的那些话的小肉团子……即使他颜值再高,那感觉并不会多么的美妙了。

王满在起床受惊了两次后,打着哈欠拖着周和的衣领把他给甩了出去,暗暗下了决心以后再也不给他挖坑了。

正好,她鸟枪换炮升了一年级,周和往上爬了一格子升到了中班,两人不再同校,连学校方向也不一样,就此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再没一起上下学过了。

安静的小日子没有享受多久,周家突然出了事,有天下午放学,周爸爸没有去接周和。

王满已经回到家,避开外婆的视线拿了包干脆面坐到门口,很享受地把干脆面捏成一堆碎末末,再把佐料倒进去,捏紧袋口上下使劲摇动,一打开塑料袋,孜然粉的浓烈香味滚滚而来。

她深吸口气,爽快地打了个喷嚏,拿了个大铁勺子挖了一口喂进嘴里。

正吃得欢着呢,一抬头,看到泪流满面的周妈妈,王满差点没被那口面哽死,艰难地咽了下去,忙问道:“云姨,你怎么了?”

周妈妈有点慌乱,她擦了擦眼睛,来回踱了几步,最终恳求地捏住王满的肩膀:“满满,小满,好孩子,你能帮云姨一个忙吗?”

王满点头如小鸡啄米。

周妈妈说:“谢谢,谢谢,你跟你姥姥说一声,帮我去幼儿园接一下阿和可以吗?云姨现在有急事必须要走,来不及接阿和了,他现在已经放学了,我怕……”

接阿和向来是周爸爸的任务,听周妈妈这语气,再观她这神情,王满心里隐隐有了个猜测,她忙举起两根手指发誓:“我马上就去,云姨你去忙吧,放心!”

周妈妈虽仍忐忑,揪着手一脸惶然,但还是下了决定,再三跟王满道了谢,转头就飞快地跑走了。

王满预感不大好,她顾不得吃面,转头进了屋,可惜这会儿人正多,外婆忙得无暇顾及她,王爸爸王妈妈都不在家,连王柏也没回来,跟他那帮子兄弟们在学校打篮球呢。王满瞪眼干着急了会儿,从柜台收零钱的盒子里取了几块钱的零钱,一个人踏上了去幼儿园的路。

幼儿园在市中心,王满家住得偏僻,坐公交要转两趟,每一趟需要耗费的时间还不短。等她喘着气跑到时,外面大门已经落了锁,只开了个两人宽的小门,一眼望去已经没有人烟了。

王满扶着腰,感觉肺里那把火烧得极旺极旺,跟火刀子似的刮得她内里疼得很。

天幕点墨一般,染了一丝丝墨晕,慢慢地覆盖住盛开的火烧云。

她一眼就看到了周和,小家伙脖子上面挂着个卡通水瓶,背着小书包,所有的五官都挂着“委屈”两个大字,正对着门口那颗橡树述衷肠呢。

王满原地站了下才向他走过去,刚才跑太快,下公交的时候在门那蹭了一下,平时太懒老不运动,乍然一跑感觉两条腿战战兢兢得像是开了振动模式,尤其是右小腿被蹭到的那块是又麻又烧,像是被麻婆了的豆腐,神经末梢都蹦成了花椒。

“走吧,你妈让我来接你。”王满拍了拍周和的背说。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