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节(1 / 2)

如果她回头,就能看到王妈亦是哭得一脸泪水,没比她好到哪儿去。

两人僵持着,门开了,一行十几个人走了进来,众人看到这场面,心里明镜似的,分成两拨来劝两个人。

“别哭,满满,你妈妈也是担心你,她晚上回来没看到你,急得给我们所有人打电话让我们找你,还哭了好几回呢,别怪她了啊,她也是为你好。”小伯母轻轻拍了拍王满的背温声劝道。

王满揉了揉眼睛,一边抽泣一边说:“她就是个骗子……”

小伯母听到这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忍不住也有点好笑,问道:“你妈妈怎么会是骗子呢?”

“她就是个骗子!她一点都不爱我!就知道骂我说我!可她承诺过的话都不完成!明明说了每次出门都带着我的,可我每天放学回来她老不在家,我受伤了也不管我,她还打我,从来都不听我解释,呜呜……”王满越说越委屈,屁股上面烧着的火延伸到了心房,连接着上辈子有意无意受过的委屈,全部都爆发出来。都是一些细枝末节的琐碎事,也没造成过什么天大的后果,但不知怎的就是在她身上戳了一下,像是点了什么穴位,她抱着沙发上的枕头哭得不能自抑。

周和背着小书包站在角落,房间里人太多,潮水一般涌来,一下就把他拍到岸边上了。他见王满这般难受,再次挪到王爸王妈身边,一板一眼说了事情来由,特意指出王满腿上受的伤,很真诚地跟两人道了歉。

王妈妈刚才也是太着急了,耳朵里听不进去话,现在听了后悔万分,一看王满小腿上面绑着的一根“血布条”,脸色大变,立马慌慌地拿水拿药去了。

周和早就没力气了,这会儿大家都在忙,也没人顾得上他,他两只手背到后面托着沉沉的书包,转过身一声不吭往外面走。月华已经倾泻而下,周家门口没灯,但也萦绕着一丝半星白光,周和敲了敲门,没有得到回应,愣愣地对着铁门看了一会儿,肚子咕叽咕叽响了起来,他没吃晚饭,早就饿坏了,现在也没继续傻站着,而是放下书包,拿了张纸巾铺到楼梯上面,坐下来,侧耳倾听隔壁传来的热闹,还有弄堂里穿梭侃天的人声。

又等了十几分钟,隔壁请来帮忙找孩子的人群都退散了,外面来往的人群也都进了屋,夜色一点一点深沉起来,周家铁门上面的那抹月光也渐渐升高。

可他的家人还是没有回来。

周和蜷缩了下,想起那包“奖励”,犹豫了会儿还是拿出来吃完了。底下的调料特别浓厚,他吃完后整条舌头都咸得不行,又举起水瓶咕噜咕噜把剩下的水喝完,这才感觉舌头变回了自己的。

等得快要睡着了,隔壁房子门“吱呀”一声打开,王满领着外婆走出来了。

“这孩子怎么一声不吭躲在外面?”外婆的手掌心是温热的,轻轻摸了摸他的脑袋,“进来吧。”

☆、Chapter10

周和站起来,又坐下,紧紧地抱着书包,无助地摇摇头:“我要等爸爸妈妈。”

外婆劝了几声,见他坚持,没再继续,转身进了屋,没一会端出一碗面来。里面打了两个荷包蛋,撒了切成碎末的小香葱,掺和了一些肉丝,还漂浮着两颗青菜。外婆喜欢用猪油,肉丝和荷包蛋都是用猪油煎炒出来的,香味无孔不入,一绺一绺横冲直闯入他的鼻孔,冲击着他刚被垃圾食品荼毒过的胃,周和三秒都坚持不到,立刻缴械投降,端着木碗把头埋了进去。

王满屁股开花,刚涂完药,坐是坐不了了,站在一旁看着他,觉得有点无聊,又抱出她的录音机,按下开关,里面在播放一则童话故事,好巧不巧,正是今晚周和跟她讲过的那个,唯一不同的是她放的是英文版,周和稚声稚气讲的是中文。王满有些浮躁的心思瞬间奇异地被抚平了,她静静地聆听着,倚靠在墙上,那边周和吃完了面,也安静地不说话,被咬了一口的月牙缓缓地升到两人视野可见地域,他们愣愣地看着它,各怀心思,却又分外和谐。

不知过了多久,似乎房子们轻轻打起了哈欠快要入睡了。

一声突突突地摩托车声音骤然闯了进来。

王满刚站直,她另一侧的周和已经机警地一跃而起,蹦跳着跑了出去,王满忙抱着录音机跟了出去,果然是周妈妈回来了,载着她的那个人似乎是个交警,戴着一顶帽子,服装倒是看不清楚。

“谢谢。”周妈妈小声道了声谢。那人点点头,轻声说了两句话,就骑着摩托车掉头而去了。

“妈妈!”周和嗖地冲过去抱住她的大腿,抬头问,“爸爸呢?”

周妈妈脸色已经好了许多,面容分外平和,听到这话只是轻轻拉过他的手说:“爸爸出差了,过几天就回来了。”

“哦。”周和应了一声,积攒了半天的恐惧担心委屈如山洪倾泻,抱着周妈妈的腿“哇”地一声就嚎啕大哭起来。

周妈妈忙弯腰把他抱了起来,对王满道了谢,一边抚摸着他的背一边温言细语说着话,拿出钥匙开门进去。

王满按掉录音机,“咔嚓”一声,像是关掉所有音源,整栋大楼变得无声无息,像是一只纹丝不动的大猫。她推门,看到王妈妈正站在防盗门后面,被她撞见有些手足无措站在那里,躲了下视线,又有点渴盼地望了回来。

王满抱着录音机慢慢往房间走。

王妈妈试探地走在后面,轻声问:“给你擦擦身体好吗?洗洗脸,泡泡脚,妈妈会轻点的。”

她手重,每回给王满洗澡洗头都会让王满痛不欲生,所以王满会说话后坚决地否掉了她的洗澡权,转让给了外婆。

这会儿她实在担心女儿不接招,她虽然文化低,可也清楚地知道,任何矛盾都是越早解决越好,尤其是在孩子这方面,任何的拖延都是对对方爱意的无情消耗。

她小心翼翼看了眼闺女,就像是两座长期和平共处的城池突然起了冲突,友国眼看着就往敌国方向恶化,她得想方设法熄灭掉对方起兵的一丝半星的可能性,还得尽量润物细无声地、轻拿轻放地接近。

“妈妈保证会轻轻的好不好?”她这辈子都没用过这样温柔的语气讲话,缠绵如三月春雨,黏黏地依附到人皮肤上面。

王满大拇指摩挲着录音机,鼻尖莫名一酸。

她想起来上辈子刚被接回来的时候了,王妈妈也是这样的语气,问她是喝可乐还是喝雪碧?但她当时盯着墙上挂着的那一张超大的全家福——没有她的全家福,瞥了眼已经端着啤酒和王爸爸推杯换盏的王柏,两人嘴上说着庆祝她归来的话,但互拍肩膀亲昵非常,俨然把她衬托成了一个外来人。

小女孩的心思脆弱又敏感,她还没学会如何表达善意,就已经无师自通竖起浑身的刺来钻牛角尖。她从最冷漠无情的角度来揣摩人意,却没想过其实别人也可能只是惴惴不安,因为太在乎她的想法,太怕她难堪才努力地在扮演丑角粉饰太平以图搏她一乐。

“好。”王满推翻记忆中那个瞬间就爆发脾气掉头就走拒绝吃饭的自己,这样轻轻地应答了一声。

王妈妈大大地松了一口气,一脸喜庆地去打热水拿毛巾,而这些早就备好了。

王柏和王爸爸也立马关掉了球赛,停止了嚷嚷着巴西牛还是阿根廷牛的话题,围绕在她身边转悠着找乐子。

王满绷不住脸,扑哧笑了一声。

“我就知道妹妹最喜欢我了!”王柏吐出一口气,终于理直气壮地叫了一声。

王爸爸亲亲女儿的脸蛋,用胡子扎着她玩,直到王满越笑越开,被他逗得在床上打滚后才站直身体,哼着歌去厕所刮胡子。

夜越来越深,王妈妈如约轻手轻脚给她擦身体,还没擦完王满就抵挡不住困意睡着了,她拨开女儿额头被汗湿了的刘海,擦得清清爽爽地,才终于在脸上绽了个笑容,关灯出去了。

一场可能引发长期割据战的导火线,来得快去得也快,就这样翻了篇。

而隔壁说好了出差几天的周爸爸,却在几个月后仍然没有回来。

周妈妈用一个又一个美丽的谎言来粉饰真相,周和一次又一次的相信,然后开心地讲给王满听,谈及自己爸爸可能在外面那片天地做出的“伟大的事”,周和永远都是一副又崇拜又敬仰的神情。

可随着周爸爸归来日子的无限延长,周和再小也隐隐察觉出了不对劲,谈起那些事情的兴致越来越低沉,直到后面都有些朦朦胧胧地,抠着手说了一句:“可是,我快要不记得我爸爸的样子了……”

“真笨。”王满尽可能地安慰他,“你记性也忒差了吧,我都记得呢!”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