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节(2 / 2)

王爸爸嘿嘿一笑:“等会儿咱们一起出去看门去,新大门真的不错。”

“一个门有什么好看的?不都长一样么?”王妈妈吃完饭,一边舀汤一边说,“我忙着呢,下午有个客户要装窗帘,特别远,我人手都派出去了,只能我亲自过去,而且那个客户上次看到我穿的毛衣了,特喜欢,要我给她做十件,我都忙晕了哪儿还记得这事?过会儿得跟客户道个歉去,看能不能宽限几天……你别闹我啊,想换门就换门,但就这一次,下回别乱来了。”

王爸爸继续嘿嘿嘿傻笑,嘴角都快要扬到耳朵那儿了:“顺路,顺路,不耽误你。”

王妈妈烦不胜烦,喝完汤立刻就要回房间:“我睡午觉去,你要看自己去看。”

王满眨了眨眼,看了下房间钥匙,又看了看眼底有鬼的王爸爸,觉出蹊跷来,心里隐隐有个猜测,于是喊了一声王妈:“妈妈!我想去看门!”

王满这段时间超级乖,经历了最初死鱼挣扎期,她现在可以在闹钟响五声之后眯眼十分钟,然后飘飘晃晃起床背书。对,就是背书。她思考了很久,把在小说里看到的重生套路一一推翻,她没那么大的野心,干不来圈到金山银山发家致富的事情,也没那么大的本事,有一手多么优秀的技能什么的,更没那么好的运道,能记住几百万彩票号码啥的。

——她就是个普通人,上辈子是普通人,这辈子只是个重生了的普通人。双商还不错,没遭遇过不幸,不想长成参天大树,只愿做棵小小的野草,开心、自在、又快活。

这辈子的目标也很简单,带着家人一道儿开心、自在、又快活。

她背一个小时的书,随机挑选,有科普读物,有英文杂志,有唐诗三百首,或者跟着录音机唱一小时歌。然后家人都差不多起来了,她再跟在外婆后面帮忙打下手,或者是坐在王妈妈的电动自行车上面跟她一块儿去做生意,上学日就乖乖背着书包跟着王柏走。

件件都是微不足道的小事情,但也足够爱孩子的父母身心熨帖、欣喜若狂了。

换一个视角来看,很容易发现王满所作所为有一定部分是受到王柏的影响,上辈子的他学习时的狠劲、以及这辈子他小小年纪就知道体贴亲人的小爱心,都在潜移默化、无影无踪地感染着王满的行为。

尽管她本身还没有这个意识。

头些日子,王妈妈是很惊喜的,感情冷却后,她心里觉得女儿不会坚持多久,这个年龄段的孩子学习能力强,但持久力很弱,可她没想到王满咬着牙坚持了下来。现在听到女儿提“任性”的要求,王妈妈都觉得有点久违的亲切感,嗔了王爸爸一眼,嘀咕了句:“还带着孩子胡闹起来了。”

没再说拒绝的话了。

一家人下午一块去“看门”,外婆也觉得不对劲,但还是跟着一起去了。

他们走进一个还不错的小区,穿过小区里的各色风景,王妈妈终于悟出不对了:“这种住宅小区里面怎么会有卖门的地方?”

王爸爸走路步子都快飘起来了,领着他们上了其中一栋,到三楼停下,拍了拍右边这扇门:“老婆,你看看这门怎么样?我觉得用它来当我家大门特别合适,你觉得呢?”

王妈妈像是被点了穴,眼睛都不带眨一下,整个人呆若木鸡傻在那儿了。

王爸爸把门钥匙拿出来往她手里塞:“你试试这门好用不?”

王妈妈这才有了点动静,仿佛变身为一个提线木偶,王爸爸说什么她就做什么,行动迟缓、犹如机械人。

房门打开,里面特别敞亮,还是一个精装房,家具家电齐全,样样都是品牌。共有四室两厅,约莫一百五十多平,有大阳台、大厨房、大浴室。

王爸爸往沙发上面滚了一圈,凑到王妈妈眼前挥了挥手:“老婆,能回下神吗?你觉得这门怎么样啊?”

王妈妈梦呓一般:“多少钱?”

王爸爸拍了拍她的肩膀,像弹灰一般,说道:“我的老婆哟——”摇头笑笑,眼底多了些暖意,“我委屈你了,这么多年了,一直让你待在出租房里住着。你放心吧,这房便宜,刚盖好没多久,而且不在市中心,又赶上做活动,没花多少。不过这附近地段好,有市场有学校,离医院也近,以后肯定有巨大的升值空间,咱赚啦!”

这话没说错,因为这就是王满上辈子被接回来时住的房子,不出五年这附近成了重点经济开发区,房屋大大升值,他们家换了个新地段买了电梯房,这房子就放这儿租给别人,每个月光租金就够养活一家人了。

王爸爸是个有眼光的人。

但王妈妈突然很执拗:“那到底是花了多少钱?”

王爸爸报了个数字。

王妈妈拎起包就打他:“你个败家子!”

两人猫捉老鼠一般你追我赶。

王柏和王满已经靠着沙发舒舒服服看起电视来了,外婆也坐到沙发上,无视那两人,淡定地点评道:“这个沙发是真皮的,不错。”

这个数字的确是笔大数字,是王妈妈预备给两孩子的嫁妆和聘礼,她没多大见识和知识,一腔心血全部托付在两孩子身上,巴不得自己顿顿饭都少吃一些,能省一点是一点,然后把这些全盘交给孩子,支撑他们过更好的生活。这种朴实的理念是老一辈一代又一代灌输下来的,她找不到更好的,就自动接受了这一条。她当然羡慕那些懂得理财的人,看着他们把钱一分变十分,然而她羡慕的同时会更多的考虑得失,更多的看到别人的失足,再以此来安慰肯定自己踏实本分的勤恳生活。

因为她宁愿吃苦一辈子,也不要因为一时的决定害到孩子。

这是独属于父母之辈的赤诚之心。

打够了,王妈妈捂着脸又进卫生间哭了一通,她看着这样漂亮的房子,心底里当然是欢欣雀跃的,这种感觉太不真实,像是漂泊久了的树叶突然生了根,发现茫茫天地间有了自己的立足之地,她是合法的,是存在的,是真实的。

可这种茫然的欢欣背后,又升起一阵无助的惶恐,她很害怕这个决定会是错误的,会波及到孩子今后的人生。所以她对着镜子里双眼通红的自己看了一会儿,洗了个脸,把自己收拾地清清爽爽的,又拎着包干劲十足地冲出门,她要更努力的去打拼,让这个哪怕是错误的决定生效后,也能给孩子们挽回一线生机。

——她是一位可爱可敬的母亲。

新房是精装房,不需要太多的装修,增减一些家具之后就可以入住了。

王爸爸王妈妈忙着为了这个不知是否正确的决定买单,外婆在家里坐了几个月后,也坐不住了,她之前住在那样小的地方,但是每天都能因为一己之力赚些钱,既排遣了寂寞,又让自己有了留下来的理由。可现在她感觉不到自己的利用价值,整天待在楼房里面,也没有邻里邻居上下串门,她把喜欢的那些戏剧翻来覆去看了好多遍,终于坐不下脚,在一天晚上悄悄地收拾好了行李,在王爸王妈百般劝阻不下后,坐车回了老家。

外婆回家后,时常打电话报平安,老家有老伙伴们天天一起打桥牌,她养了一条叫乐乐的小黑狗,每天过得自在又舒坦。

王爸王妈终于放下心,安心在事业上拼搏。两人可以说是典型的“困难弱,我也弱;困难强,我更强”的代表人物,被买房花掉百分之九十的积蓄这事一刺激,两人的事业竟然迅速进入高峰期,王爸爸又招了五个徒弟,就在原先租的房子里办起了一个小型的工作室,不仅提供家具制作,还能根据客户的要求定制出独一款的来,因为质量好价不高,生意竟然非常不错。

王妈妈把毛衣卖给那客户之后,那客户特别喜欢,那个人本身就是一个毛衣控,又一口气订购了好多件,到处安利给朋友们,一时王妈妈忙成了陀螺,她被王爸一怂恿,脑子一热,就自己在市中心一街道租了个商铺,兼卖窗帘和毛衣,雇佣了三个人打下手,两个人帮忙跑腿做业务,还真给她把生意做起来了。

才过去大半年,买房子花掉的那些钱已经回了三分之一的本了。

两人一开心,给自己放了一个假,领着两只小的回老家过年,先去看了王爷爷,然后结伴同行去看外婆。

很意外地,王满在路上看到了周和。

将近两年不见,周和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他在车窗外一晃而过,王满觉得自己生了错觉,趴在车窗上想要把脑袋伸出去看个究竟,但被王妈妈一巴掌拍了回来,等到下车时,哪儿还见得到他的人影?

☆、Chapter13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