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节(1 / 2)

外婆家在乡下,红砖房,前些天刚飘过一场雪花,有些积雪攀附在砖墙上面死不撒手,仿佛苔藓一般和砖墙严丝密合依偎在一起,形状好似无意间泼上去的一桶白墨,红白相间,煞是好看。

她家旁住着一道弯弯的小河流,大自然用石头堆砌成野趣的桥,有只不知是落了单还是误入此处的小雀儿孤单单蹦了过去。

王柏跳下车,先打了个喷嚏,鼻头冻成了个僵硬的胡萝卜。

他和王满不一样,他打出生就住在南方以南的城市,从未见过雪花,更是鲜少有穿羽绒服的机会,现在他把最厚的衣服都扎实地捆在了身上,还是觉得冷飕飕的,风吹得细细柔柔地,谁曾想里面藏了一把把尖利的小刀,毫不费力就割开了衣物,钻进皮肤里胡乱搅上一通,不见血地残忍着。

他一回头,就看到王满依然在后车座慢条斯理忙碌着,脸部是全封起来了,只露出两只黑漉漉的大眼睛,脖子上面绑着羊毛围巾,绕了不知道多少圈,硬是一丁点缝隙都不留,至于身上么,里面是家里的衣服,外面套上的是她从爷爷家顺出来的奶奶的大花棉袄,连脚上都套着大皮靴。

“快下来!”王柏长臂一捞,把王满提溜了出来,“人师傅要走了,等着做生意呢。”

面包车司机乐呵呵一笑:“不着急。”

王爸爸王妈妈多年不归家,倒还能适应,搓了搓手就往前走了。

王爷爷幸灾乐祸:“柏小子,让你多穿点你不穿,嫌老头子衣服不好看,现在冻着了吧?”

王柏耸了耸鼻子——他倒是想擤鼻涕来着,但是那好像也被冻住了,还在鼻腔里面结了冰,有点痒痒的,又有点儿疼。可他已经是个知道爱美爱面子的大男生了,听到王爷爷的话只是扭过头,顺手扯掉王满的帽子来掩饰尴尬。

今年年初有女生递过情书给他,折成小小的爱心模样,他虽对那女生没多大印象,可还是手足无措地躺在床上,直到确认父母巡房任务结束,才像是完成什么隆重的仪式一般悄悄地在被子里面打开手电,忐忑又刺激地看完了整封信。信里没写什么特别的内容,女生细腻且稚嫩的文笔陈述着小小的心事,提笔和落款还很随小言热流写下“亲爱的阿柏”“爱你的路人甲”。

他被这种陌生的亲昵烫到,脑子里充斥着信纸甜腻的水果香味,下意识想把信藏起来,可似乎哪里都不大合适,于是把信原封不动退还给了那个女生,只在信封背后写下“谢谢你”三个字。他至今想起仍有些复杂的别扭,总觉得还掉信的同时也被拿走了和强塞了一些什么东西,让他无端端增添了一些少年的忧愁。

他对着唱着歌欢快地流淌着的小河流叹了口气,口鼻间喷出一股股热腾腾的白烟。

王满捂着脑袋白了他一眼,心想,“中二少年的忧愁,真真酸死个人了!”

“你怎么不冷呀?”王柏一只手拎着剥削来的帽子,另一只手拨弄王满的头发,“这么冷的天!”

王满含糊地从围巾中吐出字眼:“因为我穿秋衣秋裤了!”

“难道除了秋衣秋裤就没有别的御寒办法了吗?”二八少年的自由灵魂不愿意被世俗的秋衣秋裤给上枷锁囚禁住,他有点发愁,听说这还没到最冷的时候,过些日子怎么办呀。

王满瞪他:“那你去穿羽绒服啊!”

王柏:“我没有啊!”

王满:“那你去买啊!”

王柏:“我没钱啊!”

见两人快成斗鸡一般闹起来了,走在前面的王爸爸王妈妈终于忍无可忍:“祖宗欸!过会儿带你们去买!就这几步路能消停会儿吗?”

被满足了爱美之心的少年乐起来了,把帽子跟锅盖似的往王满头上一盖,主动冲上前去牵过王爸王妈手上的行李,点头哈腰道:“我帮你们提,你们辛苦了!”

砖房里面没有空调暖气,老家这块属于长江中下游流域,很尴尬的一块地方,地道的南方人会把它踢走,可北方人也不认可,结果就是南北两方的各项政策都落不到它头上,使它成为了一个被遗弃的可怜孩子。外婆家里唯一取暖工具就是一个大炉子,里面烧的木炭,烟味不算大,但也不小,得开着门窗保持通风,别有一番滋味。

他们一进门,先捡了其中烤的番薯和橙子吃了,自家种的瓜果蔬菜,用自家的火烤出来的,味道就是比外面卖的香了不知道多少倍。王柏是头一回吃,不知冷热,被烫得呲牙咧嘴,吃完后很享受地出了满头满脑的汗。王满和王爸王妈一样,手法都特娴熟,吃得也很讲究,吃完再喝一杯暖暖的温白开,脸颊上立刻飘起两抹苹果红。

吃完,王爸爸王妈妈就带着两只小的重新搭车进城了,既要办年货,也要给他们买新衣服。

见大家逛得很开心,王满鬼使神差地就跑到了刚才在车上看到周和的地方。

那是一道分岔路口,人潮人海,川流不息,快过年了,街上的商铺都拿了大喇叭架在店门口,音波横七竖八纵|横交错绵延开来,吵吵闹闹的,根本看不到他的人影。

王满无端有点失落,又怕离队太久惹事,钻回王爸王妈正在逛的店子,跟在他们后面踩着步子慢慢走,无意间竟然瞥到了周和的身影。

隔着一个橱窗,他站在店外面的街口,手上捧着一袋糖炒栗子,但他没有吃的意思,只是愣愣地站在原地,周围也没有一个大人,身边人来人往成群结队而过,显得他这个小小的身影分外的孤单。

一年多快两年不见,他身上的稚气退散得干干净净,五官长开了些,更加俊俏,隐约生出些男子气概,个子和灵魂同时被揠苗助长,王满对着面前的穿衣镜比了比,再回头看一眼他,悲伤地发现自己的个头貌似已经被比下去了。

“妈妈,我看到了周和。”王满扯了扯王妈妈的衣角,“他一个人在那里,是不是走丢了?”

王妈妈从五门六色的衣服中拔出脑袋,拍拍嗡嗡响的耳朵:“你说什么?”

王满指了指外面。

王妈妈辨认了一会儿,吃了一惊:“还真是他。要不你去把他喊过来,先跟我们一起,等会儿把他送回家。别怕,我在店门口看着你,注意车辆。”

王满颠颠儿地就跑了出去,她从背后袭击,先给他来了一记“铁砂掌”。没想到周和看着呆呆愣愣的,反应竟然十分迅猛,一把捏住王满的手腕,扯着她就要往地上摔!

王满大惊失色,一时间脑子里所有信息都被弹飞,只剩下一条不知哪儿冒出来的“防御男人就要攻下|身”,转身出脚,一时没收住,踢了一下后转踢周和的小腿。大概周和也没想到会被反击,生生地挨了她两下,疼得蹲在地上埋着头说不出话。

“……对不起!”王满被甩出来才发现,周和没用多大力气,她只趔趄两下就站稳了,只好讪讪地捡起地上装糖炒栗子的纸袋子,小心翼翼地蹲下朝他挪动,像是一只穿了花棉袄的小螃蟹,伸出爪子轻轻地戳了戳他鼓鼓的羽绒服,“你……呃,那什么,吃个栗子?”

周和没理她。

王满又戳了戳他:“别生气嘛,我不是故意的,要说我才应该生你的气,那天我都画好画了,结果你就不见了,知道我等了你多久吗?哼!看我都这么大方了,你也别计较了嘛~”

周和不是跟王满计较,其实他刚才出手后才发现握住的是一只软软的女生的手腕,立马又放轻了力道,没想到被反击到这等地步。他早就不太在乎身边人的看法,哪怕是女生也不能这样欺负人,正准备发火,内里的炉子火蛇跳得欢快,就等着他一抬头猝不及防狠狠咬对方一口,没想到入耳的竟然是王满的声音,犹如一大盆水泼到了身上,“嗤啦”一声,他身上的火瞬间被扑灭,还被这严寒的冬风吹上一口,结了一肚子的冰渣子,硌得他又疼又难受。

王满不知他在别扭什么:“哎——你的栗子,买了不吃多浪费呀?”

“送给你了。”周和想起走的那天在心里打的草稿,胸口闷得发疼,“你不是喜欢吃东西吗?送给你了。”

王满:“……”

她瞅了瞅手上的纸袋子,上面还沾了一层灰,摸上去冷冷的,显然这栗子已经买了一段时间了。

“肯定不好吃了。”王满心想,“他在逗我吗?故意的?这倒霉孩子!”

☆、Chapter14

王满自认为两人交情还没好到她吃对方剩下的地步,何况这人还是个爽约的,尽管不明白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拎着纸袋犹豫了下,还是把它塞回了周和怀里:“你吃呗!”

“等会儿我自己买香喷喷刚刚炒出来的去!”王满心想,舔了舔下唇,感觉寒风瑟瑟中平添了一丝丝炒栗子的香味,搅得她神昏智荡,五脏庙里祭乐蓄势待发。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