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节(2 / 2)

周和背弯成了一道弓,他抬出一点头,脸色没有半分血色,紧抿着唇没说话。

“这小子长大了必定是一枚祸害。”王满睨到他的侧颜,欣赏地想道,“原本以为只是一支绩优股,没想到还是支潜力股,而且涨势喜人呐!”

可一直这么并肩蹲着也不是个事,王满欣赏够了美貌和来往的各色各样鞋子,觉得两股战战,又酸又麻,于是再次举起钳子戳了戳他的胳膊,把羽绒服戳下去一道小坑:“哎——拉我一把,我站不起来了。”

她已经全然忘了两人是为什么会排排蹲在这儿了。

王满声音有些脆,像是咬一口油桃,“咔嚓咔嚓”地,但天然带着一股子甜味儿。

周和并不太想理她,已经弄丢了的,怎么捡回来?但他没来得及说拒绝,王满的脑袋凑到他脸前,笑嘻嘻地埋怨:“还蹲多久嘛?”言语间亲昵非常,倒好似是他单方面在任性胡闹一般。

许久不见,王满的五官也长开了些,一双大眼睛里汪着两股清泉,被风吹得脸颊和鼻头都擦了红痕。她身上套着的花棉袄好像是上个世纪的产物,又肥大又俗气,脖子上那条围巾更是灰扑扑的,形状也乱七八糟,极不成体统。

可她一笑,这些阴沉灰暗邋遢的世界就绽放了朵明艳的花,自带暖风,徐徐地、不容抗拒地钻进了他的心田。

周和心里膈应的冰块立刻停止喧嚣,他扫了王满一眼,有点沮丧地把头低得更下了,一根手指头抠了抠地板上的碎石子们,只觉得自己兵败如山倒,内里的无力无奈感迅速占领了大半领土,他起身,把头偏到一边,使蛮力把王满拽了起来。

“少侠好身手,莫非你练过?”王满站起来暂时还动不了,抱着街头站岗的路灯柱子等待“麻药”药效过去,一面也没忘记调戏美人。

周和没察觉:“……嗯。”

“咦?你真练过?练的什么?跆拳道?空手道?柔道?太极拳?”王满好奇心大起。

周和:“不是,散打。”

“竟然不按照剧本走!”王满心里吐槽了一句,嘴上没溜地赞他:“听起来很厉害的样子嘛!”

她脑子里面全是二次元常出没的招式,“散打”这个项目并不属于热门,横一棒子搅进来,立刻把她那颗浓烈的好奇心像打蛋花一样完全打散了。

周和脸上有点不自在地泛红,他头偏在一边,右耳朵里灌进的都是“跳楼价清仓大甩卖”,左耳朵填足了“九折九折,一律九折,买一送一,机不可失!”寒风用力过猛地摸着他的两只耳朵,又冷又僵。周和等了两分钟,没等到下一句问话,脑袋像是卡了壳的机械人,缓慢又悄悄地往这边挪过来。

只见王满有一搭没一搭甩着两条腿,兴致勃勃盯着百货大楼上面的屏幕看,两眼晶晶发亮。周和迟疑地看了眼屏幕,上面正滚动播放着一系列顶楼美食城的广告,一张张图片摆足了魅惑撩拨的姿态,不断有路过的人提议上去品尝。

说不清是失落还是安抚,周和心里那些不自在的尴尬感没影没踪地跑走了,他缓缓地吐出一口气,同时又在心里打鼓,“我该走了吧?还是……再说两句话?算了,走吧。”

还没迈开步子,他就被一股大力扯了回来。

王妈妈:“喊个人喊忘记了是吧?我站门口都要冻死了!两死孩子,快跟我进店去,外面多冷啊。”

王满抱着王妈妈的胳膊笑嘻嘻地撒娇,周和往后退了一步,摇摇头,低声说:“我在等我妈妈。”大概是想起这人是个“故人”,还是交情匪浅的那种,周和改变往日默不吭声的作态,多加了点料,“对不起,胡阿姨,我妈妈一会就过来接我了。”

“接你?”王妈妈皱了皱眉,环顾一圈,“她干什么去了?怎么把你一个人丢在这里,难道不怕你出事么?人这么多这么乱。”

“没有,是我一定要等她一起走的!”周和下意识为自家妈妈辩护,“她不知道我在等她!”

“那你还傻站这儿干吗?”王妈妈聪明地掠过周妈妈的事情,大掌摸了摸周和的脑袋,“哎哟,你这孩子,头这么冰,肯定冻着了,出门怎么也不戴个帽子?走,胡阿姨给你买去!你看啊,满满还是你的童年小伙伴呢,你们这么长时间不见面,是不是要一起聊聊天呀?你上次不打招呼就走了,我家满满哭了三天三夜,眼睛肿成了两个红鸡蛋,后来一直没有小伙伴陪着玩,好可怜的。”

王满忍着笑,很配合地睁大眼睛做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王妈妈手掌火炉似的,暖暖的,周和的脑袋被她摸得春风化徐、小河初融,残留的寒意嗡嗡作响,还没来得及想出应对政策,回过神时发现已经跟着来到服装店了,王爸爸和王柏都对他露出友好的微笑,周和动了动嘴皮子,把拒绝的话全部原封不动打包退回仓库。这种温暖太迷人,他舍不得放手。

结果就是他一路脑子当机状态、游魂似的跟着逛完了整条街,被强塞了不少东西,还被拉到顶楼美食城的一家火锅店里吃了顿纯正的川味爆辣锅。周和不能吃辣,他爸在时家里偶尔还有一两道辣菜,后来他妈当家,一切以清淡为主,他随了他妈的口味。但不知为何,在王满问他能不能跟着一起吃辣的时候,还是鬼使神差点了点头,哪怕接下来每一口都是惨烈的酷刑,他还是食不知味的一口口咽了下去。

在王家人提议要送他回家时,周和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坚决地说了不,为了防止自己沦陷,飞快地拔脚就跑,跑完一百米又跑转回来,很生涩地鞠了一躬:“谢谢!”

然后又跑没影了。

“这孩子……”王爸王妈对视一眼,招了一辆车,嘱咐司机说,“跟着那个孩子,别跟丢了啊。”

王满揪着新买的衣服上面缀着的小花朵,问道:“妈妈,为什么跟过去呀?”

王妈妈叹息一般:“你周叔叔和云姨,真是好人呢。”

尽管文不对题,王满还是感受到了一阵暖意,她趴在窗户上面看外面的周和,他拔脚狂奔了好远,扭头看了看后面,人影交错接踵不息,没了让他逃避的那几个,才放松了肩膀,提着袋子慢慢往前走,耷拉着脑袋,看不清神色,却莫名让人有点心疼。

外面又飘起来大朵大朵的雪花,一片一片染白这个世界。

落在霓虹灯上的,是五彩缤纷的。

落在人海中的,是喜庆欢欣的。

唯独落在他身上的,像是古旧的剪影,像是黑白照片,无论景色多美,总无端地生出了悲悯之意。

王满脑海里回想起第一次见面时他的笑容,心想:“他到底怎么了?这两年过着什么样的生活?怎么变化这么大?”

好在周和走的都是大路,直到一个小区门口,车才停下说:“进不去了。”

王家人下车,嘱咐司机再等一等,跟着周和一起进去了。

周和没发现,走在前面,没过几分钟,就被不知哪儿冒出来的一群孩子围住,都是些几岁大的小屁孩,没准刚学会蹦跶还没满周年,最大的那个也才十岁左右的样子,他们扯掉他的帽子,一人拿着猴子一般跑走,另一人不知说了什么,周和顿时就发了怒,像只小豹子一样冲了出去,跟那人扭打在了一块,局势顿时变得混乱起来。

“难怪他要学散打。”王满愣愣地想,“他们为什么欺负他?周和——阿和是那样好的一个人啊。”

她很不爽,像是自己预定好了的最爱的糕点被人横刀夺爱,而且那人还不珍惜,把她喜欢的当垃圾一般践踏。王满把袖子往上面捋捋,脑袋上面和烧开了的水壶一样冒着怒气,炸着毛就要冲过去跟人干架,但肩膀被王爸爸牢牢地按住。

“别过去。”王爸爸说,“这孩子自尊心强,明知被我们送回来不会挨打,却也不让我们送他回来,你现在过去,会让他比被打还难受。”

王妈妈按住王柏,轻声说:“我看这孩子有分寸,我们不要给他帮倒忙。”

是啊,他们出面阻止了,管得了一时,能管得了一世?而且,还极有可能让那些人心里又记恨上一笔,下次变本加厉报复回来,那个时候,没人帮助他,他该怎么办呢?

大片大片雪花往下砸,扑扑扑的,很快让地表覆上一层薄薄的棉被。

周和以一挡十,孩子们打不过他,只得放手,一窝蜂散了。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