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节(1 / 2)

王满心尖被一朵雪花挠了挠,不知悲喜地想:“他明明可以反击,但却放弃了,他学散打是为了自卫,而不是报复。他没变。”

“跟去看看,他有没有安全到家?”王爸爸推了王满一把,“我们人太多了,进去容易被发现,你小点声,别被看到了。”

王满就跟了上去,轻手轻脚的,回来后心有些累,抱着王爸王妈撒了一会娇,胸口闷疼闷疼地睡了过去。

有时候,成长并不需要自身经历刻骨铭心的事情,我们看着别人苟延残喘面目全非,看着别人拿心酸当辣酱拌生活这碗饭,看着别人的灵魂高度被揠苗助长到远胜出实际年龄。

——虽未亲历,兔死狐悲。

王满隐约又长大了些,过年那晚在万家烟火声中诚心诚意给几位长辈磕了头,祝福他们健康长寿、余生顺遂。

不过,生活的精彩在于,既能在绝望之处给人逢生的希望,也能在人得意之时泼人一脸淬不及防的失意汤。

过完喜庆的年回了家,他们就遇到了一些令人焦头烂额的麻烦。

☆、Chapter15

王爸爸小型工作室招收的是几个年轻人,一个地方出来的,当初刚进城的时候身上钱包被扒了,可怜巴巴蹲成一排在火车站前哭,像几只毛茸茸的小仓鼠,被正好路过的王爸爸捡了回来。他们几个是高考失意、或者是家里没钱供他们念大学、亦或是干脆高中都没念就出社会闯荡的小老虎崽子,过年想省点车费都没回家,大年夜里聚在一块喝高了酒,产生了一些胆大包天的想法——“老板那种初中没毕业的都能开工作室,我们哪里不行呢?”

年轻人最不缺的就是激情,趁着酒气未过,他们说干就干,撺掇了两个手艺最好的一块跑路,顺便还把王爸爸的客户联系名单给顺走了大半。

王爸爸这人太实在,没怎么藏私,有什么活计都大方地带上徒弟前往观摩,没想到好心没得到回报,反倒成了个典型的东郭炮灰,先被这群白眼狼给反咬了一口。那几个徒弟冒充王爸爸,给人把预订的单子都打好了,拿了钱竟然很有脑子地去打通人脉,各种酒席走上几遭,申请了不少证书,其中有一个就是证明定制家具的活计属于他家独创,其余皆为仿造,弄了张大广告牌摆在街灯下面,贼亮贼亮的,闪得王爸花了眼,以为看错了。

这也就罢了,走在大街上被狗咬了一口,难道还得咬回去泄愤不成?

生意受到的损失不太大,王爸爸吸取其中经验教训,甚至在饭桌上叹道:“年轻娃娃们脑袋灵,才在这行业干了多久?就知道打品牌走人脉。我跟头老黄牛似的搞了这么多年,手艺是没得说,可这脑子,真不如人,就没真的干出个品牌效应来。还在路灯下面打广告呢?我想都没想到过。”

叹息归叹息,这也是性格使然,他属于多大脚多大鞋的那号人,跟那帮小子栓羊皮卖狗肉的行径不可同日而语。

可麻烦在于,竟然有客户不知抽哪儿的疯,突然正义感爆棚地给消协等地打了个电话,举报王爸爸这小工作室是“假冒伪劣产品”,创意纯属模仿其它品牌,性质很恶劣,然后王爸爸懵里懵懂就被警察给带走调查了。

剩下那三没走的徒弟气得发疯,对着广告牌给出的地址按图索骥,跟他们干上了一架:“白喂你们那么多好吃的了!”

王家夫妻俩称得上中国好老板,对手下如春天般温暖,顿顿饭都是自家做的,如果实在太忙做不了,就会去好一点的饭店打包食物,不分阶级都吃一样的。

小伙子们听了,追忆往事,一阵胃疼,拥有时没有想到珍惜,真出来单独混了才知道失去了什么。所谓背叛一时爽,难收拾下场。他们也是表面上看着光鲜,其实小团伙早干不下去了,正濒临散场地步。任何行业水都深,盘缠交错,枝节繁杂,哪里有他们想象的那么简单?他们开了个好头炮,市里也不缺真正手艺好又有脑子的人,人家不仅会打广告拉人脉,做事还很有战术,做个生意跟宫斗似的,挖了几个坑给他们跳,都没费多大脑力。他们眼瞅着肥肉跌了几个大跟头,最初几个月赚的那点钱变成泡沫全飞走了。

他们心里有愧,亲自去接了王爸爸出来,一个个点头哈腰的,全不似曾经那轻狂态度。道完歉,小伙子们买了箱啤酒,一人一瓶先干为敬,转身摆摆手就相忘于天涯了。

年轻的战场怎么会缺少“跌跟头”这样的调味品?错了,改之,依然有大把光阴可以投入实验。

可王爸爸不一样。

他头一回静下心来盘算自己的年纪,越想越钻死胡同,看着外面广告牌上如春笋般越来越多的定制家具的店铺,按捺不住亲临现场,一家家逛了过来,惊恐地发现一浪又一浪凶猛的波涛狠狠拍过来,行业已是百花争妍,可他还在缓慢前进,竟然呈现逆流态势。

王满:“要不转行呗,开饭店怎么样?”

王妈妈瞪她一眼:“作业写完了吗?”

王满:“……”

她夹了块鱼肚子上的肉吃下去,这肉味道极好,充分糅合了汤汁的喷香,但又没有覆盖鱼肉本身的鲜美,吃着软软烂烂的,可也不会轻易被筷子戳坏形状。王满吃得停不住嘴,拿汤汁拌了饭,两颊塞成两个大肉团子,眯着眼做了个馋猫的香甜模样,吃完后说:“这么好吃,开饭店肯定火!”

她全凭经验说话,因为上辈子她被接回来的时候,王爸王妈正合力经营一家饭店,生意红火,两人一路打拼,饭店规模越来越大——反正她被ko那会儿,王家饭店已经自成一家两层小酒楼了,上星级当然不可能,可生意的确是真的好。

王爸爸给她夹了一筷子肉丝,充分肯定了她的提议:“满满很有想法。”

为了培养孩子们独立思考的能力,王家有什么事都在饭桌上讲了,大的小的老的少的一块儿拿主意,谁说的好就能得到掌声鼓励。

王满吃着肉丝,知道这代表自己的主意被否了,有点不开心地耸了耸鼻子。

王妈妈就来讲道理:“知道开饭店要干什么吗?先找门面——门面有那么好找吗?然后地段得有讲究,就这,你能找出个好的来?”

王满把上辈子那地址报了一下:“我觉得那儿挺不错啊。”

王妈妈说:“那儿现在是家洗脚城,你厉害,你去把那儿拆了去。”

王满:“……”

王妈妈接着说:“其次,就当外部条件都弄好了吧,我们开什么样子的饭店?走什么路线?怎么招揽客户群?好——就当这些所有的条件都没任何问题,连送菜什么的都能搞定。可是,满满啊,我和你爸爸都不再年轻了,如果早个十年八年的,我们可能真的会试一试,但是现在真的不行,我们搞不动了。你看看你爸爸,你再看看我,你想象一下挥铲子炒菜炒一整天的后果,没准咱俩还没开始盈利,先把自己给累死咯。”

王满真尝试过做菜,王妈妈在旁边指导,她负责跟着指挥跑,做了一道最简单的番茄炒鸡蛋,结果炒出来一盘自带阴影效果的菜来,鸡蛋糊了,番茄糊了,味道极其残忍,她还把手给切掉了一小块肉,伤口再稍微深一丁点就得缝针。

她打了个哆嗦,默默地把这观点否了,好像确实不怎么样。

“上辈子,他们一定很辛苦很辛苦吧。”王满心想,突然有些食不知味。

“什么表情啊。”王妈妈送了她一个“炒栗子”,笑着说,“但是呢,你这个提议的方向是很好的,值得鼓励!鱼头赏赐给你,啃完了回房间写作业去,你爸妈也没那么无能,度过这么一点危机还是没问题的。”

还没想出来特别好的对策,王柏拿着张学校的通知忧愁地回了家:“老师说,我不能在这中考。”

仔细一问,原来是户口问题。

当初王爸爸是全款买房,带身份证就可以了,估计是看他豪气,别人也没告诉他可以转户口这事,王爸爸也没往这方面想,他读书那会儿哪儿存在这种问题?王柏又是几个兄弟里最大的,头一个经历这种事,结果他们就懵圈了。

王爸王妈去学校走了一遭,还有三个月就要中考了,就算现在把户口转过来也不行,必须要满足一定的年限。幸好王柏的班主任人很不错,建议他们先给王柏在老家找个学校,把最后几个月度过去,在那儿中考完了,他们抓紧时间办理转户口手续,孩子读书倒是不必着急转过来,毕竟王家老家是教育大省,高中管理严格,在那儿读到高二了再回这边,这样也有利于孩子能在高考取得好成绩,因为这里无论是分数线还是考试题目难度,都比老家要容易得多。虽然手续麻烦了些,孩子的未来还是最重要的。

王满完全不记得还有这么一回事,她升学一向非常顺利,就转过一次学,从老家接回来的那一次,之后就没挪过窝。

原来是坎坷都被哥哥踏平了吗?

王满对王柏肃然起敬。

换个角度想想,无论是小时候吃的苦、还是长大后面临的难,她都没王柏经历得多,一直在他身后活得很自在。“哥哥果然是个勇士!”王满难得怀着一颗公主心抱着王柏的胳膊蹭了蹭,王柏是只放飞了的兔子,从未停止过运动,胳膊上的肌肉非常紧实,感觉棒棒哒!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