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节(1 / 2)

周妈妈很快端了热水过来,轻轻地喂给他喝,温言软语:“好点了吗?”

周和点头,又摇头:“好难受。”

周妈妈摸了摸他的额头,安抚他:“乖,一会吃完药,睡一觉就好了。”

周和也不吭声,等到吃完药了,依然坚定地说:“难受,太难受了。”脑海里浮现出昨晚王满的模样,照搬过来,委屈地说,“我不要去医院打针,我好难受,我……我要妈妈。”

一声叹息轻轻响起,周妈妈吻了吻他的额头,起身去客厅打电话,“请假”“生病”类似的字眼模模糊糊传过来,给他注入了一道最强的镇定剂。她果然没去上班,在家照顾了他一整天,晚上专程出门买了些好菜做给他吃。

周和并没有那么难受,他发烧不如王满那么严重,喝了中药后散了汗,其实就几乎好全了。可他装得很像,全程一副可怜宝宝的模样,直到周妈妈躺在他身边给他讲故事,讲着讲着自己睡着了,他才褪去那些表情,笨拙地亲了亲周妈妈的脸颊,小心翼翼给她搭上一件薄被单,头一次在心里这样感激王满,感谢她喷他一脸的口水,感谢她传染给他的生病——这是世间最美好的发烧体验。

☆、Chapter17

很奢侈地被妈妈陪了一天,周和第二天见到王满,表情变得亲和许多,不似刚重逢那会儿的冷脸。

王满虽然又懒又宅,但在“懒宅”一族里面也算得上是元气少女,起码她一天到晚都精力充沛,找到乐子了可以嗨一整天。这会儿她成了个霜打的茄子,病怏怏地躺在床上,看周和态度好,忍不住又心里痒痒,指使他忙来忙去。

还是王柏看不过眼:“人阿和弟弟也病了,你干嘛穷折腾?”

王满趴在床上,可怜巴巴拱成一团:“凶我……”

王柏立刻竖起大尾巴:“我错了!我错了!你要什么,我给你拿行不?不要我拿,那我让阿和给你拿!阿和,傻愣着干什么,快帮我妹妹倒杯水喝!”

周和:“……”

其实干的都是些琐碎简单的事情,他知道是王满病得难受想找点乐子,没有别的任何含义,所以也高度配合。果然一杯水倒过来,王满斟酌着到了底线,也不使唤他了,老老实实喝完躺着,两颗大眼睛里蓄满了血丝,眨巴眨巴着,鼻头也是红的,瞧着可怜极了。

周和本着报恩的目的找话聊:“嗯,呃,你好点没?”太久没个小伙伴聊天,后果就是不知从何打开话匣子,他问完后卡了壳,一脸懊悔,恨不能倒带重来。

这表情很有意思,王满看乐了:“你今天心情很好嘛。”

聊天之门打开了,周和松了口气,忙往里面走:“嗯。”他想了想,脸上藏不住雀跃,“我妈妈昨天陪了我一整天。”

他尽量低调,但每个字眼都像开了一朵花,其间芬芳王满闭着眼睛都能闻到。王满问:“这么好呀,肯定给你做了很多好吃的吧?”

周和到底是个孩子,这两年跟未成年人打交道大多时候都是靠武力,鲜少动嘴皮子,再加上王满那语气神情都很无害,她的身份也很特殊,是他认知范围内极少没对他释放过恶意的人之一,所以一个没注意,心防卸下,脸上添了些这个年纪应有的天真:“嗯!”昨天的美好一帧一帧在他脑海重播,喜悦的小溪轻轻地冲刷着他的心岸,痒痒的,甜丝丝的,他情不自禁就把快乐分享出来,末了低着头,像只可怜的小动物,“如果她每天都能这样陪我就好了。”

正常人看到颜值这么高的小孩这样委屈的模样,多少都会有些心疼,但王满这人嘴巴欠,病中无聊,她开始教育他:“你这话既不合情,也不合理,会这样说,证明你还是个没长大的小屁孩!”

周和好不容易跟人正常交流,流露出他平日里隐秘的小心思,眼下被这样一说,脸部的血液顷刻间就沸腾了,捏紧拳头,恼羞成怒。

王满继续讲她的经验:“你身上穿的哪儿来的?每天吃的哪儿来的?家里消耗的水电,学校里交的学费,还有那什么……散打?样样都要花钱,钱从哪儿来?从你妈妈辛苦工作来吧?所以她是爱你才这样,把自己的时间,美貌,健康,换来你生活得无忧无虑,如果她在家陪你,那敢情好,不过下场就是你俩一起饿死。”

她越说越起劲,觉得自己讲的相当有道理,“所以啊,你能为你妈妈做的,就是别给她惹事,别给她添麻烦,把自己照顾得好好的,攒着你现在的力气,为她的将来打拼,就是给她最好的回报了。”

端着一碗桂花米酒汤圆的王妈妈愣在房间门口,自家闺女怎么样自己心里最清楚,但她知道孩子明显在长大了,却不知她的内心世界是这样的,比她想象中的还要成熟得多。她感觉到一种甜蜜的心酸,任何家长都希望孩子早日懂事,可也希望他们永葆童真,永远简单,永远无忧,她心情复杂地端着碗转身离开,悄悄跟王爸爸打电话去分享闺女说的话了。跟王爸爸说完,心里那股子劲还不停歇,像开足了马力似的,她又跟几个妯娌分享了下,还没满足到,又跟几个要好的客户打了电话,直到电话费用完,她才长吐出口气,有种得道升天的满足感,喜气洋洋做拿手好菜去了。

这边周和如遭雷击,他从未听过这样的见解,他刚过来的这段时间,一直住在医院里,那些大人的面孔陌生而可怖,每个人都要分开他们俩,那些人无视他的请求哭泣,告诉他跟着妈妈过不了好日子,会没吃没穿,成为乞丐一样的人。后来他被妈妈带着逃离了那些人,来到了这个小区,结果总有人像看小丑一样把他拉到一边,先细声细气询问他爸妈是谁,尤其是强调他爸爸,周和茫然无措,只说爸爸出差了,然后那些人就像听到什么笑话似的,聚成一团对他说,他是没爸没妈的野孩子,他爸爸不要他了,他妈妈不爱他了,外面肯定有别的孩子了,不然为什么总是不在家呢?

他害怕,开始缠着妈妈,希望她能多陪陪他,最好陪他在人最多的地方走几圈,仿佛这样才能证明自己不是一个弃儿。

才能证明她还爱着他。

可王满说,他错了,不添麻烦才是爱的正确方式,他的妈妈在为了他的未来而打拼。

未来——是什么?

这些见解已经超出了他的脑容量,周和恍恍惚惚回到家,觉得自己飘到了云端,找不到着落点。

等他找回意识时,发现鼻腔里面一股消毒药水的味道,周遭白茫茫的,周妈妈正抵着他的额头温声跟医生讲话。

他转了转眼睛,发现一些自己很少注意的细节来,比如说,他的妈妈,这两年真的有了变老的趋势,不说话的时候显得很憔悴,好像很少停下来休息,她把自己当成奔腾不息的河流,可却被时间双倍回收过利息,没收她的温柔,催化她的苍老。

“醒了?有没有哪儿不舒服?”医生说,“你妈妈照顾你几天了,按理应该会有好转,主要还是看你自身有什么感觉。”他起身,按了按周和身上几个地方,“这儿疼吗?这里呢?痒不痒?听叔叔的话哦,这样可以快一点把你治好,不白耽误时间。”

“时间”这两个像是迷雾弹,放进他脑海,搅得他有些茫然。

“你看那边那个小朋友多配合,现在已经拿到药了,马上就能回家休息,你要跟她学习呀。”医生在他脑子里面举亮一个黄灯。

周和本能地转过头,看到戴了口罩的王满,她感觉到视线,冲他一笑,大眼睛弯下来,很漂亮。

但周和的视线掠过她,看到她身边的王妈妈,对方精神饱满,很开心地朝他挥手。他再抬头看了眼自己的妈妈,化了妆也掩饰不住的疲惫,眼袋下沉,嘴唇苍白。

“不疼,不痒。”周和马上配合起来。

医生皱眉:“要说实话哦,不然这样会耽误病情,还浪费钱和精力。”

周和一怔,改口道:“疼!痒!”

医生点点头,又指了几个地方,周和一一据实说完,医生这才开了药:“放心,不严重,每个人一生中总有被感染一次的可能,这样也好,形成了抗体,以后就不用担心了。”

“我怎么了?”周和还在想,“不就是有点低烧吗?”

王满有点歉意地眨眼睛,闷闷地说:“对不起,传染给你了,可能要影响你的颜值了,唉。”

周和没听懂:“什么病?”盐脂是什么?

王满拍拍他的肩膀,老成地说:“是由带状疱疹病毒初次感染引起的急性传染病——俗称,出水痘。”

周和只听懂了最后三个字,依然没搞懂这跟盐脂有什么关系,但他没兴趣问,只关心:“要多久才能好?”

王满忘了,也懒得翻病历,随口忽悠道:“短则几个月,长则一两年。”

周和惊呆了。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