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节(2 / 2)

他被王满那时间论和真爱论已经炸得脑花四溅,刚回过神消化干净,又被这飞来横祸给劈焦了,心里发愁,现在他一点也不觉得这是充满爱意的生病了,他就很想回到前些天被喷口水的晚上,根本不应该把王满带回家照顾她!她在坑他的道路上奋斗不息!又闯出新高度来了!

“你这妹子,你去工作,忙你的呗,反正我照顾一个也是照顾,照顾两个也是照顾,不就是吃药添个杯子,吃饭加个碗的事情吗?有什么麻烦的?”王妈妈生意还没开张,她也不是很着急,市中心那个店铺转让时租金已经翻几倍了,她当初弄下来的时候预备长期发展,所以租的时间很长,翻倍之后王妈妈手头多了一大笔钱,她想好好规划一下,所以一直没急着投出去,这些天一直闲在家里。

周妈妈这两年身上气质有了极大变化,原先是个自带江南水乡一般宁静温婉的美女,现在则初放气场,隐隐有了女强人的影子了。不过,只是“隐隐”,大体上没大变化,依然美丽,仍旧美好,稍微蒙了些尘埃罢了。

“没关系,我可以提前把年假休了,生这样的病,万一传给你们,传给小柏怎么办?”她摇头拒绝了。

王妈妈豪气道:“我们都得过,有抗体,医生说的,放心吧!”

周和突然挤进来,打断周妈妈要再度拒绝的话:“我想去胡姨家。”

顿时几串目光都集中起来。

周和有些头皮发麻:“我,我想跟王满一起玩……”

王妈妈乐呵了:“你看看,小孩子就算生个病也想在一起,这可是他的意愿,你得尊重他啊。”

周妈妈确认一遍,歉意地对王妈妈道谢:“真的太麻烦你们了,以前就很麻烦你们,现在又是这样,太感谢了……”

两大人说着说着动了情,你一句“你不容易”我一句“革命友情”地说了起来。

周和默默地跟在王满身后,踟蹰再三,只艰难地从嗓子眼里挤出来一个“你”字,之后再说什么,他有点茫然,也有些羞愧。他想,他真是太坏了,竟然利用别人的好心,来分担生活给他妈妈施加的压力,他实在太无耻,不配跟她做朋友了。

王满回头,朝他笑了一下,放慢步伐,等着他并肩跟上来,凑到他耳朵边悄悄说道:“没关系。”

你想说不敢说的,我都懂,但是没关系,我接纳这样的你。

耳朵边萦绕的那口热气把温度传递进来,一路蔓延到心底里,周和如释重负,缓慢地、如初见般羞涩地回报一笑,点头:“嗯。”

☆、Chapter18

一场病把两人停歇了许久的友谊续了杯,不仅如此,还提炼出了一个新纯度。

王满没什么升学压力,她幼儿园跳过级,小学上得早,中途一直很安分,成绩自然是相当优异。这么简单的内容上过两遍如果还不优异的话,那就见了鬼了。

所以即使两地采用的教材不一样,也难不倒她。

王爸爸给她联系了一所当地有声望的小学,让她参加了转学考试,很顺利地通过,过了暑假就是六年级学生了。听说周和在这学校读四年级,王满打听了一下情况,顿时有些心累,为什么上学那么早,放学却那么晚啊〒▽〒

学校派出的班车比上课时间早了将近一个半小时,太凶残!

王满顿时就有点不太想去了。

然并卵,一个暑假把两人身上的水痘都消除了个干净,她这个借口只够延迟三天死刑,时间一到,还是被王妈妈从床上拽下来了。迷迷糊糊洗簌完毕,周和已经很有礼貌地、轻轻叩响了她家大门,王满在王妈妈嫌弃唠叨的bgm中,叼着包子一块被他带领到车站,不出五分钟班车就到了。

他们俩刚在车上坐下,后面就呼啦啦跑来一群人,大的小的都有,带头那两个校服都没穿整齐,红领巾被搓成了个麻绳形状,被他们举着迎风挺立。

“每次都踩点,下回不能早点在这里等吗?”班车上的值班老师摇头和蔼地责道。

“别计较嘛,多大事啊。”带头那个男生嘴上还咬着一根油条,他单肩背着书包往里走,先看到王满,“这谁呀?上错车了吧?眼睛还挺好看的。”

王满生场病瘦了十斤,又在长个子,脸上肉少了不少,衬得一双眼睛格外水灵,五官长开了很多,的确能跟“漂亮”两字沾边了,最起码可以说彻底摆脱了丑陋。

她一眼就认出这人就是在雪地中带头欺负过周和的那个,没理他,认真地啃完包子,拿纸巾擦干净手。

“让让,让让。”男生扯了扯周和的校服,“你坐一边去,这个位置让给我。”他嬉皮笑脸的,学着电视里的古惑仔,做出一副自认为很酷炫、其实很*的表情。

王满觉得这人有点可爱,在她眼里也没恶人,小孩子嘛,三观都没完全建立好,善恶是非都还软乎,是完全可以轻易改造的橡皮泥。她一脸严肃地对男生说:“你是谁?我不认识你。”

周和刚侧过脸准备说话,男生已经嘿嘿笑起来,胳膊肘抵在椅背上面:“我叫任你强,六二班的,你呢?小美女?”

幸好包子吃完了,王满差点喷出来:“任你强?这个名字——很有个性!”岂止有个性,而且很任性!

“那是!我爷爷取的!他老人家说了!什么什么东南风,我自岿然不动,意思就是说不管你再强,我也不怕你,劳资才是天下第一!”男生得到夸赞后很得意,显摆了一下惊人的文采,又扯周和,“快让啊。”

周和已经化身为磐石,死死地坚守阵地,一声不吭,但用行动表明了立场。

王满看了眼周和衣领上被沾上的油渍,不动声色转移话题:“你们认识吗?看起来很熟啊。我是刚搬到长安小区的,住在周和家对门,你呢?”

任你强停顿了下,一脸吃到屎了的表情:“你怎么跟他做邻居啊?”他说话声音大,一句话传出来,周围坐下的几个“同胞”都转头看过来,一副还没认识就要划清界限的样子。

王满“虚心求教”:“我跟他刚认识没几天,我看他挺好的,怎么了?”

任你强也不坚持要坐周和的位置了,就近选了一个,几口塞完了油条,似乎很高深莫测地摇摇头:“我爸说了,他是个没人要的野种。”

“强哥的爸爸很厉害的,买彩票中过六百块钱呢!”有个小男生一脸崇拜地说道。

其余几个人也是一脸赞同。

王满深吸口气,觉得吸进了满腔满腹的玻璃渣子,她看一眼周和,他至始至终低着头,恍若未闻一般,只是双拳已经紧紧地握了起来,上面青筋暴起。王满按住他的一只手,往后挪了挪,塞到没人注意的角落,抚摸几下,终于感觉到他放松下来。

“六百块啊,虽然挺多的,但是没有我爸爸厉害。”王满煞有介事地说,“我爸爸中过六万块,连我也中过一千块,其实也不难,我爸爸说因为他人超厉害,什么鬼魔妖怪都得给他让道。但是我爸爸是个特别谦虚的人,所以很少跟别人提起这件事。我很赞同我爸爸,一般厉害的人都不会在外面说自己有多牛的,只有不厉害的人才会乱说,任你强——强哥,我相信你爸爸也不会在外面瞎吹嘘吧?”

任你强嘴巴像是被强塞了一个鸵鸟蛋,僵硬了五秒钟,才慢慢闭了嘴,还没琢磨好说辞,他的死忠小弟就开了口:“天啊!你爸爸也太厉害了吧!六万块钱!我一天也只有三块钱的生活费!六万块能用多少天啊!”那小屁孩才三年级,正处于盲目崇拜的年纪,很轻易地着了道,顺便还坑了一下好基友,“强哥他爸爸跟你爸爸一比起来,就一点也不厉害了!他爸爸还每天在外面吹牛!真丢人!”

任你强:“……”

王满笑眯眯地说:“不要这样讲哦,强哥的爸爸也很不错的,做人最重要的还是谦虚。对了,周和的爸爸也很厉害,他是警察,现在去美国做国际警察了,你们知道什么叫国际警察吗?”

在孩子眼里,任何事情一旦牵扯到“国际”两个字,就会变得牛逼哄哄,他们茫然地摇摇头,连周和也看了她一眼,动了动嘴唇,但最终什么也没说。

“国际警察就是警察里面最厉害的那种啊,可以管两个国家的人,可以随便使用任何枪支弹药,拿着证件出来,任何国家的人都要给他敬礼的。不过,这个职业有一点不是很好。”王满叹了口气,故弄玄虚,把一干人胃口吊足了才说,“因为他们是正义的使者,不能被坏人知道,所以跟家人联系要在暗地里进行,以免家人被坏人报复。周和的爸爸——是个伟大的人啊!”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