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节(1 / 2)

她用国旗下讲话的激情澎湃的语调说完,脸上意犹未尽的样子,已经把一群还没形成世界观的熊孩子们给彻底唬住了。

“真的假的啊?”有个女生忍不住小小声地质疑。

王满点头:“真的,骗你我是小狗。”

这句万金油的毒誓一发,心智有些摇摆不定的人都偏向了她。

只有任你强懵懂地说:“可是我爸爸他说……”

王满:“我知道,你爸爸一定也是知道了他的身份,来帮他作掩护的吧?看来你爸爸非常正义,祖国不会忘记你爸爸做的贡献的。”

扯瞎话么,当然是往人们不熟悉、但却觉得神秘神圣的方向去扯,扯的时候还要让自己也深信不疑,这样才具有绝对的信服力。王满扯到后来眼圈都红了,唱赞歌一样说:“祖国就是这样伟大的人支撑起来的,我们应该给周和掌声!他受委屈了!”

“啪啪啪”掌声雷动。

全班车只有值班老师和司机两个人:“……”

王满下车的时候,值班老师还摸了摸她的脑袋,悄悄地说:“我们学校有个讲故事大赛,要不你过来参加吧?我看你天赋异禀,刚才讲得我都差点流眼泪了。”

参加比赛这种麻烦的事情,王满一点也不想去,她义正言辞拒绝了:“我刚才没有讲故事!我说的是事实!”

值班老师:“……”

流言只用了一天的时间就传遍了整个学校,速度一点也不亚于当初“周和是个野种”这条消息。年级小点的深信不疑,年级大的将信将疑,然而进入学校这样的大集体,谁都知道给自己戴上一层薄薄的面具,别人都信、你不信,那你就要被孤立。别人都不信、你信了,你就是傻子。

口口相传这个过程,让原本简单的信息不断地被丰富填充,直到被堆砌成另一个面目全非的模样。

毁人和造人,不过是一夕之间的事情。

他们还小,正是因为还小,想象力更加丰富,行动力更加惊人,“求同”心理也更加迫切。周和的班主任从一个爱打小报告的女生嘴里听来这件事,迟疑了一下,她刚当母亲,怜爱周和这样的孩子,去班上讲课的时候,状若无意地提了一嘴,并且表示了肯定态度。老师的圣旨一出来,怀疑的人也就信了,一时追捧周和也成了件“正常”的事情。

从前受到不公正的欺负,周和心里还有隐约闪烁的愤怒和怨怼,外界态度的大逆转后,他反倒沉淀了下来,心忽然就静了,再想起之前的事情,他觉出自己的可笑来。否认自己,是成长的第一步。他小大人似的跟周妈妈彻夜长谈了一次,不避讳爸爸的事情,直面去谈,出来后终于卸下心中的顽石,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第二天见到王满,他递了她一瓶牛奶,王满毫不在乎接过来喝了。这瓶牛奶就再也没间断过,从此不论哪一天,只要周和在家,王满一开门就能看到一瓶温热的牛奶。

这瓶牛奶贯穿了他们的整个少年时代,成为一个温暖的标志。

后来,初三时,王满要离开这里去x市中考,送行队伍里面混进了任你强,他走到她身边,小声问:“先前周和爸爸的事情,你是骗人的吧?”

王满点头。

任你强给了她一个拥抱:“谢谢你。”

谢谢你出现得那么及时,纠正了我尚未扭曲的价值观。我们存在这个人世,不断地传播善意恶意,有时不过是口舌之快,毁了别人的生活,也摧毁了自己灵魂中最美好的东西。感谢你的胡言乱语,拯救了不止一个人。

王满虽然有点莫名其妙,但还是受了这一抱:“再见啦。”

当然,这是后话了。现在的他们正当少年盛时,还有很多精彩等着他们去经历。

☆、Chapter19

任何谣言都有新鲜度,周和的事迹虽然“感天动地”,但孩子们最不缺的就是忘性,一有别的消息炒热,他们的注意力就集中性转移,不出两个星期,周和他爸的热度就从榜首急速下滑,被时间的尾巴一卷,连层灰都看不见。

不过,他的待遇倒是真正颠了个个,以前旁人对他趋之若鹜,现在大家都想在他面前刷脸混个熟识度——跟“伟人”的传人认识,这种诱惑性极强的事情秒杀一片。

奈何周和软硬不吃,生活作息跟老头老太似的无比规律,早上按时起床吃了饭去王满家门口不吭声地等着,上下楼的人打招呼也不理,跟点了穴似的四平八稳一动不动,直到王满推开门,他才解穴,递上牛奶,并肩而行。

班车上任凭他人怎么打招呼,他都不去,王满往哪一排坐,他就跟条小尾巴似的巴过去。久而久之,也没人再向他递邀请函,只是习惯性地对他肃然打声招呼,再嘻哈玩闹地投入正常生活中去。

王满对这样的情况也不在意,人是群居动物,但与动物最大的区别就是人有真心,他们的记忆可以蒙上感*彩,浓描淡写,五颜六色,如诗如画。周和黏着她不过是因为她是熟人,等她不在了,周和冷上一阵子,还是会和别的人结识作伴。漫漫人生,谁的身边不是走马观花、人来人往呢?

何况,她挺喜欢跟周和作伴,其他幼龄儿童真让她提不起兴趣,太好哄、太好骗,而且自理能力极差,还成日里叽叽喳喳拉着她跑来跑去,跟开了喇叭、充满电力的大马达似的。她看看乐一下就好,真要被带着跑的话,她心太累,总会有种莫名的沧桑感。还是周和这样清清爽爽爱干净,且话不多很舒服,经常还能斗智斗勇的美少年比较合胃口呐。

周和对她这一点的感想是:“幸好她懒,可以陪我。”

不得不说,他真相了。

可一年时间飞快逝去,再开学时,周和只等到了开门的王妈妈,王妈妈一脸诧异:“阿和,你怎么等在这里?满满早就去初中部报道了。”

王满考上的初中跟他所在的小学相差甚远,连路都不同,上学更早,放学更晚,想顺路都没得顺的。

周和礼貌地跟王妈妈告别,握着牛奶到车站等待,等了五分钟车还没到,周和抬起手表一看,原来他早就错过了班车的时间。班车一天只有两趟,来一趟,回一趟,错过了就没了。

他对着站牌研究了一会,琢磨好了路线,上了一趟从滚滚红尘中来的公交车,车厢里什么人都有,还夹杂着各式各样早餐的味道,司机操着一口浓烈的乡音怒吼:“说了不准带早餐上车的!”,可有些群众的智慧无穷无限,总能从各种奇葩角落掏出热气腾腾的早点,然后在司机和一些义愤填膺的乘客嘈杂的骂声中旁若无人的吃下去。周和没位置坐,转了几趟车,被推来攘去地站了三个小时,鼻腔和脑子里面搅合进了各式毒气,哐哐哐撞得他头皮发麻。

然后他被班主任拎到了办公室,抚平他被人群挤乱的头发:“下次早点等班车,知道了吗?班车上面都是同学,安全,熟悉,也舒服。坐公交车很危险,也不舒服,还耽误时间,对不对?”

周和应了,晚上坐班车回去,有个陌生的女生坐他身边的座位。

五六年级的女生,已经懵懵懂懂开了心智,从动漫和少女杂志中隐约领会到了一些“爱情”的苗头,这种念想随着她们自身的身体发育而有所膨胀。对于周和这样白净俊美、且“家世感人”的少年,她们没有半分抵挡能力。在周和不知道的地方,许多女孩子们会脸红地将他藏进心事。现在坐在他旁边这个就是其中一员,她觊觎了周和身边这个位置良久,盼望着能跟二次元世界传达给她的讯息一样,有一段青涩暧昧的小恋曲。然而她本身对于那种可说不可说的朦胧心思一知半解,画皮一般学着各色女主做各式表现,比如说——摔跤摔到他身上,问他有没有跟自己一样的爱好,勇敢地表现自己逊色一面,让他觉得自己是“不一样的”。

她辛苦耕耘了半天,周和这边已经隐约有点炸毛了。

他心想:“这人有多动症?而且神经脆弱?肢体不协调还是小儿麻痹症?为什么班车拐个弯都能摔倒?吃个苹果还能把苹果吃掉?吃掉了就算了,那么委屈地看着我干什么?又不是我害的!我的脚也被砸疼了好吗!摔倒也罢了,为什么对我哭?我胳膊被她指甲抓破了都还没说什么呢!”

周和头皮发麻,浑身僵硬,看车快到站了就立刻站起来,车没停稳就蹦了下去,风一般地逃走了。

女生心想:“他是在耍帅给我看吗?小说里面楠竹的经典表现啊啊啊!”

其余女生也是眼前一亮:“哇!原来他除了安静俊美还有这样酷炫属性!好迷人嘤嘤嘤。我要考虑一下到底是喜欢xxx还是喜欢他了!”

周和还不知道自己弄巧成拙,只是觉得最近身边嘈杂声越发多了,闹得他头疼。而他遭遇的意外也越发多了,总有不明物体落到他身上,让他走得步步惊心。其实这种隐秘的少女情怀若是经历多了,他也能明白过来,毕竟他不是个傻子,只是女孩子们碍于脸皮薄,只学得会二次元的皮毛,探个头就又钻回自己的保护罩,使得落到周和身上的只有“伤害”,没有具体爱意。而他还没经历到一定次数,就在放学时被几个男生堵到了厕所,为首那个抱着个篮球,个子极高,气势汹汹道:“你给我离小美远一点!她是劳资的女人!”

周和一脸茫然:“小美是谁?”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