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节(2 / 2)

男生气急败坏:“你还给我装!小美就是今天用圆规扎了你的那个!她以前都扎我的!可是现在只扎你了!肯定是你把她抢走了!”

周和想说:“今天有三个女生用圆规扎了我,我真不知小美是谁。”但他看到这男生的神情,忽然动了恻隐之心,点头应道:“好,我知道了。”

男生愣愣地看着周和背着书包去赶校车,问身边的“狗头军师”:“你不是说电视剧里面遇到这种情况的人都会哭着求饶吗?然后死不答应让我成全他们?然后我打他一顿,小美就会发现爱的是我了,这小子因为太怂被小美甩了。”

“狗头军师”挠了挠头,他跟他妈抢遥控器的时候,看到他妈妈看的电视里面是有这种情节的啊,为什么在现实中就不适用了?他只好猜测道:“可能是你不打他他就怂了,反正不管怎么样,小美已经是你的了,他不会跟你抢了。”

男生“哦”了一声,忽然觉得对于小美的爱意没那么深厚了,“爱情”怎么可以不经历磨难呢?少年陷入莫名其妙惆怅地挣扎中,决定把自己的角色重新定义,如果做一个为爱放手的大侠也不错。他深沉的说:“既然小美的心不在我身上,那我就尊重她的决定。”说完,拍了几下篮球,觉得自己侠气冲天,可以在脸上挂一个大写的“帅”字了。

周和却被他点通了,原来那些女生是因为对他有好感才做这些举动的吗?

可是喜欢一个人,一定就要伤害他吗?

他还没到谈爱的年纪,但已经隐约形成自己的观念,不受任何二次元的影响,他在心里笃定地想道:“喜欢谁,一定是要对谁好。”

在车上第n次被女生伤害时,他还特地温柔地对身边的女生说:“以后不要这样了,喜欢人要对人好才对。我不喜欢你,你换一个人喜欢吧。”顿了顿,很礼貌地说,“谢谢。”

自从王满升学,他就鲜少与人相处,把自己冷冷地冰封起来,并非是因为他内心当真孤傲至极,而是他不太愿意相信别人,在因为两个谎言而经历了人生中第一个虚幻的大起大落之后,他变成了一颗有着柔软心的小刺猬,平日里悄不作声的,但遇到危险还是本能地竖起一身的刺。周和听说这是表达爱意的方式,虽不接受,但还是被女生的“喜欢”打动,说这话完全是本着友好相处的心态来的,没想到自己自动地破了一道冰,对方听完却突然放声大哭,而周围坐着的一些其他女生瞬间围了过来,把这个女生拉走,依次轮流安抚。

所有人都在安慰女生碎掉的“初恋”,感慨喜欢周和简直是一件瞎了眼的事情,顺便发射一些不友好的频率出来。

周和沉默了,他无法理解这些人的做法,内心有些烦躁,郁闷地下了车,也不急着回家,对着车站站牌面壁反思。

黄昏滚动,天色下沉。

周和没反思出个结果,心里的不爽间歇着冒几个泡泡,背后却响起来一声呼喊,放学被王爸爸顺风车接过来的王满在叫他。

王爸爸还有事,放下王满交待两人一块回家之后,开车掉头走了。

王满蹬蹬蹬跑过来,看到周和一脸掩饰不住的落寞挫败,忍不住奇道:“你这是怎么啦?”

周和觉得这事有点丢人,不太想说,摇摇头转移话题:“你在初中过得好吗?”你那么厉害,肯定过得很好吧。

“太不好了!”王满大摇其头,吐苦水道,“食堂的饭一点也不好吃!上早自习特别早!回家还有好多作业!我肩膀好疼,都是作业太多了背着的,我感觉都红肿了,好想哭!”

周和瞥了王满的书包一眼,他知道王满书包一向都很空,因为作业基本都被她随堂写完了,能装点东西进去实在难得。眼下这书包体积虽小,似乎也是装了书进去的,他就问道:“要不我帮你背吧?”

“这怎么好意思呢!”王满把书包飞快地脱下来塞进他怀里,“谢谢啦!”

周和感受了一下,十分怀疑这点重量的东西能把人肩膀压得红肿的真实性,后知后觉想到她既然是被王爸爸接回来的,在车上时根本不可能背着书包,哪里还有费力气的机会?被坑了一天的周和有点累,刚准备板着脸把书包还回去,肩膀被王满不轻不重拍了几下。王满笑嘻嘻地说:“你练散打果然厉害!正反背两个书包真棒!”

一瞬间,他奇异地被安抚了,心里那些不太愉快的复杂心思全被抛空,脑海里只响起班主任教训他坐班车的那番话,忽然发现完全可以套用到现实生活中来。跟别人一块的时候很危险,也不舒服,还耽误时间,可跟王满在一起却是安全,熟悉,也舒服。既然如此,那他是不是应该像抛弃公交车一样,也抛弃现在的生活呢?

他隐约有了一个小想法。

☆、Chapter20

周和想要跳级。

不一定非要和王满同一年级,但是,一定要和她在同一个学校。

这个念头产生得模棱两可,他趴在书桌上面写完作业,仍然牵肠挂肚,一个念头衍生成了具体幻象,在他脑海里不断地播放着。周和收拾好了书桌,看着窗外,夜色已渐深,一轮弯月挂在枝头,初秋了,窗外的枝桠上了岁数,生了皱纹,衬着月光显出几分冷清。树下隐约有人影憧憧,是小区里面散步归来的居民。

周和扭头,整间房子空洞洞的,一丝丝冷风在房间里打了个转儿,嫌弃地飘走了。

冰箱里面有周妈妈准备好的便当,放到微波炉里面热一下就好了。周和打开看了眼,两个大鸡腿,一个醋溜大白菜,一个胡萝卜青椒肉丝,还有一碗番茄蛋汤。这些都是周妈妈早起特地准备的,自从买了微波炉,她再也没让周和在外面吃过了,不可谓不用心思。他把冰箱门开了又关,看冷灯明明灭灭,忽然拿了大门钥匙,跑去隔壁敲了敲门。

王柏高中住校没回来,其余人正在乐不可支地看娱乐节目,一面热烈地讨论着,从简单的点评上升到了人身攻击,王满正被王爸爸倒挂在脖子上面挠痒痒,笑得泪光泛泛。

“阿和,过来玩?”王妈妈抹了一把眼睛,止不住笑着拍拍沙发,“这个节目挺有意思的。刚买的葡萄,吃点?”

周和挪过来,陪着看了会儿电视,后背无辜地被王满王爸的斗争波及到,王满的小脚丫子往上面踹了好几脚,不疼,反而软软暖暖的。

“姑娘家家的,坐没坐相,看电视就好好看,把阿和都踹到了,给人赔礼道歉去。”王妈把王满扯下来,转头又教育王爸,“你这人也是不像话!多大岁数了还跟闺女胡闹?不带个好头,孩子们都跟着学坏了。”

“老婆说得对,老婆说得好!”王爸爸给王妈妈捶肩膀,一副奴隶样,哈头哈脑地说,“臣妾服侍得舒服吗?”

王妈妈再次笑场,含笑瞪了他一眼:“跪安吧。”

王满看着他们乐呵,没骨头似的躺在沙发上面,吃了几颗葡萄,想起王妈妈交待的使命,给周和喂了一颗:“万岁爷,这葡萄可甜,原谅臣妾吧!”

周和虽常来王家,但始终有些恪守本分,不敢放得太开,被她这样一闹,登时脸色绯红,可又不能跟王妈妈学台词,一颗圆滚滚的葡萄含在嘴里,咽也不是,吐也不是,把左边脸颊鼓起来一个尴尬的小包包。王满瞧着好玩,又给他塞了一颗,左右两边对称,使得他整张脸跟小金鱼似的。偏偏周和这会儿表情特严肃,形成了极大的反差萌,王满越看越乐,戳了戳王妈分享:“妈,你看周和好逗!”

王妈看着心底也爱得很,但她不像王满那样没心没肺,眼瞅着周和窘迫得快要把头埋到地上了,王妈妈摸了摸他的脑袋,安抚地说:“吃吧,别理我家满满,这就是个混世魔王,比孙悟空那泼猴还要顽皮。”

她话里话外都是对于王满的贬低,可语气却十分温暖,隐隐还透出两分骄傲,说明她其实是很喜欢王满这样的。

周和慢慢把葡萄咽了下去,果然很甜,只有一星微微的酸,在他肠胃里缠绵一圈,竟把馋虫勾了出来,“咕噜咕噜”响了两声。周和大囧,连忙正襟危坐地直起腰板,直勾勾看着电视机,恨不能把电视屏幕盯出两个窟窿眼来。

王满搭着王妈妈的肩膀说了两句什么,周和余光隐隐瞥到,禁不住头皮发麻,觉得悬在上空的那盏日光灯变成了佛祖莲座的金边,光芒越来越近越来越烫,而电视机里传来的笑声都变成了嗡嗡念经声,犹如乌云压城般滚滚而来,他有种快要被就地正法的难堪,心中万分后悔,刚才怎么就一时冲动没吃饭就跑过来了。

王满戳他一下,他大惊失色往后倒退一步,差点倒在沙发上。

“干嘛呀?”王满说,像是没察觉一般,“去我房间玩吧,在这没意思,我爸给我买了台电脑,一起打游戏吧。”

“去吧,一会满满她爸要看球赛,你们小孩子不喜欢的。”王妈妈笑着说,“不过只能打一个小时的游戏,打完了就要洗澡睡觉啊,明天还有课呢。”

“知道啦!”王满答应一声,领着周和来到房间。

她书桌上面果然多出了一个台式电脑,屏幕很大,非常清晰。王满一边找游戏光盘,一边从书包里面倒出一堆零食:“打游戏不吃零食怎么行?咱俩一人一半。”

周和迟疑地拿过一包,瞥了她书包一眼,果然半本书的影子都没找到:“……”所以他今天是彻底地被骗了吗?周和有点无奈,但心彻底放松下来,明明两人房间电灯瓦数都是一样的,窗外的树枝也归属同一种类,可他就是觉得这里更亮堂一些,外面的景色也更富有生命力一些。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