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节(1 / 2)

王满看着久违了的游戏屏幕,忍不住有些热泪盈眶,曾经日夜相伴的精神食粮啊,那些腥风血雨一统江湖的时光已经被掩藏在了另一个世界,像是隔了一层毛玻璃,只能看到隐约的身影,却是再也无法具体的触碰到了。她重生那天打的那个游戏现在还没开发出来,也不知道有没有重生回去的可能性,没准她还只是afk状态中……

安装好,熟悉一下键盘操作,王满热身了十分钟就开杀了,越来越熟练,敲打键盘的手势也非常漂亮。

周和默默地旁观了一会,视线挪到书桌一角。

等到王满砍完一个boss回来,畅快地收手,预备跟周和得瑟一下时,发现他正在全神贯注地看她的六年级课本,而且还把她的零食吃了个干净。

王满:“……”

“喂,要不要这么刻苦啊?”王满递给他一瓶优酸乳,指着电脑,“来玩一局?”

周和摇摇头,一边喝着优酸乳一边说:“可以把书都借我拿回去看吗?”

“……送给你都行。”王满没强求,继续投入到游戏世界。

周和不觉得冷场,两人的相处模式向来如此,各忙各的,偶尔交谈一两句,不互相干扰,却彼此尊重,这让他有安全感。

他抱着一堆书认真地看着,算着时间,差不多到一个小时了收拾好,果然王妈妈就推门而入像赶鸭子似的指挥王满去洗澡了。他就抱着书回家,打开台灯继续学习。

时过境迁,王满已经不是原先那个一会不玩游戏就觉得失落的人,说关电脑就关电脑,乖得不行。王妈妈在店里坐镇的时候,经常听到顾客们聊天,谈及孩子的话题,基本都是发愁孩子把漫画小说跟打地道战似的东躲西藏,有时上个课还能逃出校门去打游戏,各种不省心。王妈妈每次听说,都在心里偷着乐呵,她两个孩子都没这臭毛病,强塞给他们他们都不沉溺,自发自觉地拿那些当调剂品,看完就扔,半点不记挂。所以她买那些东西也买得豪气,心态一直非常积极乐观。

其实王柏完全是不耐烦看书,连漫画也觉得无聊,只喜欢各项运动。而王满中二晚期的时候都看过更高级的了,如今千帆过,这点小儿科她已经不放在眼里,自然不会徒生眷恋。

周和做事具有极强的侵略性,一旦被列为狩猎目标,那就一定要竭力征服。他自己给自己列了个学习计划表,每天早起一小时,晚睡一小时,提前把王满那借来的课本吃了个透彻,然后向周妈妈提出来跳级计划。

周妈妈颇为意外:“阿和,怎么想到要跳级?”

周和不好说具体原因,其实他自己都似懂非懂,只说:“我都掌握这些知识了,不想继续学了。”

周妈妈首先往自身找毛病:“你是害怕妈妈太辛苦了吗?”她拿出工资单给周和看,“妈妈最近又升职了,能赚到很多钱,所以不要有这种顾虑,好吗?”

数字的确很赏心悦目,周和看了眼,欣赏的同时,并不认为这些钱值得拿她妈妈的美貌和健康去换,但他不会这样说出来,王满那番话已经深厚地镌刻在了他的脑海,他只是说:“我真的不想继续学了,我都会了。”

周妈妈看着儿子过分早熟的模样,心里有些发愁,她曾经做过小学教师,太明白这个年纪的孩子多需要父母的陪伴,可人能想得明白,身处在社会洪涛中,岂能事事都处理得遂心如愿?她想要给孩子更高品质的生活,就必须得放弃其它一些什么,究竟什么更重要?从来没有标准答案。

她思考了会,拿张纸出了卷子给周和做,看他答题状况后说:“这样吧,妈妈带你去试试,如果能跳级,妈妈也不会拦着你,好吗?”

周和眼底发光,忙点头答应,等到下学期开学,周妈妈果然如约带他去参加跳级考试,当场就出了成绩,他分数很高,跳级没问题。

判卷老师很高兴:“这是个好苗子,以后升学考试肯定能拿好成绩。”

周妈妈见他开心,干脆请了半天假,带他去出去吃点好的来庆祝。周和牵着妈妈的手,越过家常菜馆,看着肯德基门口贴着的亲子广告,有点渴盼地递过一道目光来。

周妈妈讲卫生,注重营养,从未带孩子来过快餐店,连零食都鲜少给他买,犹豫了会儿,还是决定拒绝。可这时从里面走出一对母子,小孩子拿着买套餐得来的礼物,抱着母亲又蹦又跳,快乐非常。周妈妈把拒绝的话当碎骨头艰难地咽了下去,牵过周和的手,温温一笑说:“我们去肯德基吧。”

周和晚上回来的时候拿了一整套玩具模型,难得有些活蹦乱跳地去找王满,很大方地把东西全部送给了她。在他看来,能有今天这个下午,完全是因为他受了王满的影响选择跳级才得来的。

“你不要哦?”王满惊讶道,“这一套攒下来……你不会是吃全了七套儿童套餐吧?”

周和笑眯眯地,就差长对尖耳朵加长尾巴了:“嗯嗯!”

“……真是巨胃啊。”王满一边说,一边拿了片健胃消食片给他,隐约想起这样的傻事她也做过,不愿意扫他的兴致,欣然接受过来,很有大师风范地提笔作画,照着模型一连画了七张,每张上面都加了不同形态的他和周妈妈,末了送给周和,“不用感谢我,留着升值吧,等到十年后,这一幅得是天价了。”

“不用等到十年后,现在就是天价了。”周和心想,捧着画往心口用力地贴了贴,重新递给王满,“把你也画上吧。”

顿了顿,“还有我爸爸。你记得他长什么样子,对吗?”

王满被“还有我爸爸”这几个字给震得心潮澎湃,茫然地画了几幅,后知后觉道:“为什么还要加上我啊?”

周和没回答,安静地注视着她的笔,睫毛卷卷地,被灯光镀上了一层金边。

“好吧……你帅你说了算。”王满拒绝承认被一个小屁孩的颜值给闪瞎眼的事实,拍拍胸口,默念几声“妖孽啊”,继续低头作画。

灯光下,两人的身影倚靠得很近,在墙上被拉得很长很长,充满了温馨。

☆、Chapter21

七张画纸被周和珍重地收藏到画夹里,跟从前分别时的那些一块打包,橘黄色的床头灯下,周和反复翻阅了一遍。王满画画风格一如往昔,走q版路线,似乎任何狰狞阴暗、呆板单薄的东西都能在她的笔下变得有人情味起来,从前与周爸爸作法的妖魔鬼怪如是,现在吐舌头的路灯和拍屁股的太阳亦如是。时间唯一烙印上去的是她更加有力纯熟的手法,扯不动的是她云淡风轻的幽默温暖。

像是一只不知来历的纸质风车,她漫不经心吹口气,便能让它把阳光碾成一缕缕各式各样的细腻碎片,扑棱棱传递开来。

周和小心翼翼碰了碰画纸上的王满,她故意丑化自己,把自己画得脸方人短双目呆滞还做一些奇形怪状的动作,从而衬托出他和他妈妈的好看来。

——这样隐晦周到的小心思被他敏锐地察觉,却不点破,甚至他还有些奇异的喜悦,因为这种默契共有的秘密像是更开花一般,让他内心充满神秘的喜悦。

他的食指指尖堪堪停留在王满脸上一毫米的位置,又珍重地挪开了。

她是什么形状的血肉堆砌起来的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在这里,温暖就在这里。

人的心事如同装满了水的玻璃瓶,如果路途平坦顺畅,一生度过,不过在玻璃瓶上面蒙了层薄薄的灰尘罢了,若是保护得周全,可能一星半点的泥土都传递不到,直到老去、故去,依然玲珑剔透、晶莹如初。

可那样的人生履历太过稀缺,哪怕是冷暖不知的植物人,在医学上都有感知外界能力的事迹。人内心的旅程不同身体的行走,哪怕是忽然吹起的风、偶尔钻入耳中的鸟鸣、一闪而过的表情,都有神奇的力量去推动那个玻璃瓶,摇晃它,感染它,甚至推翻它。放眼去看,似乎一切都很普通,可冥冥之间,它就是不一样的。

哪里不一样?不重要。

重要的是,那一刻,那一瞬,那一时,你因其从玻璃瓶中溅起了水花。

这样的水花,命名为心动。

——因任何感情而漾起涟漪的心动。

冬天一瞬而过,中学生新学期的每节课堂都洋溢着浓浓的胶原蛋白的味道,年少的学生用由内而外散发出的“不经事”打动整间学校的一切事物,放眼过去,篮球场上被雨冲锈了的篮球框是年少的,宿舍楼侧边放肆衍生的爬山虎是年少的,连讲台前老教授嘴边斑白的胡须也是年少的。轻盈的风吹过,把少年少女们身影拔高一寸,一个学期也就这样转眼消失了。

夏天来了。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