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节(1 / 2)

男人见她神色变幻不定,小小的丫头一脸严肃地“慷慨就义”之色,知道她误会了,但忍不住心里乐呵,解释道:“小姑娘,别害怕,我们是周和爸爸的同事,不是坏人。”

两个jing察知道误会源头,也放松笑起来,还拿了证件给她看:“这是我们刘队,放心吧,真不是坏人。”

王满绷着脸,一本正经摸了摸证件,看看指尖,嗯,没有掉色。然后呢?她也想不出其他鉴定方法,看周围两个保安一脸莫名其妙路过,心知自己果然闹了个大乌龙,一时不知道如何下台,只觉得头顶被烤焦得快要冒烟了,肚子里插了把刀开启了绞肉模式,一股热流奔腾而下,然后她板着脸踟蹰半天,转过身,把捏皱了的太阳伞拍平,似乎若无其事地淡然往前走了。

“扑哧。”刚才面面相觑等着看她反应的三个人都笑了起来。

“妈个鸡,丢人丢到姥姥家了。”王满尴尬地以竞走速度往前,恨不能立刻逃离这块地方。

她路过正在“认亲”的父子俩,周和跳起来推开周爸爸,拎着袋子跟在她后面走了。

王满鼓起嘴,往上吹口气,把散到额前的头发吹开,心想,“妈蛋,那就再做一件好事吧。”她停下脚步,面对周和说,“把东西给我。”

周和不愿意:“我帮你拿回去。”

“得了吧,我还差这几步路?”王满哼哼,“刚才从超市一路跑回来都不知道加倍了多少倍的痛经了。”

周和脸上腾地一下火烧起来,想起手上袋子里面的“那个”,登时手足无措,两个塑料袋变成了滚烫的石头,硬生生烤着他的指尖,把他刚才猛地一下见到传说中的爸爸的尴尬、慌乱、恐惧、隐秘的喜悦,和不知从而升起的茫然失措暂时压制住,现在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小男生,面对女孩子的私密问题会害羞尴尬的那种:“我……对不起……我那个什么……”

王满抢走一个袋子,放到地上,又抢走另外一个,艰难地拎着转头走了。

周和傻在原地,前方是尴尬,后方也是尴尬,他被卡在了中间,进也难,退也难。

他想了一分钟,脚尖蹭了蹭发烫的地板,夏天真热,把所有的东西都快要烤化了,他脑子里粘稠成一团,还是错了一步往前行了。

王满像是有感应一般,又停下来,看他一眼,瞬间变了个脸,调皮地眨眨眼睛,透露出两分亲切来。

周和松了口气,放心地跟了过去,王满却不动,瞅着他笑:“打个商量呗?我挺想知道你爸爸到底是什么职业的,为什么走了那么久不回来,现在为什么又回来了?他在外面有没有别的女人?有没有别的孩子?他爱不爱你?爱不爱你的妈妈?在你们吃苦吃亏被欺负的时候,他又跑到哪里去了?帮我问清楚再来找我玩啦,不然绝交,再见!”说完,又换上一个硬邦邦的表情,跟换脸谱似的,这回真的不停步地走远了。

每一个问题,都是他心里徘徊来往过无数遍的问题,一句一句问出来,像是把他心底里最深处藏起来的秘密公之于众。这变故来得太突然,太有分量,周和真不知如何应付。

王满的声音大,吐字清晰,脆生生地飘开,不远处的几个男人都听见了。

“老大……”三个男人看着周爸爸,竭力安慰道,“童言无忌,你别往心里去。”

周爸爸摇摇头:“她说的,就是我儿子心里想问的,只是我儿子不敢问,他怕问了得到的是不想听的答案,可心里却又想知道真实的答案。这个孩子啊……”

周爸爸低声说:“你们回去吧,送到这里就可以了,接下来的事情我来面对。”

“老大!”三个男人都清楚周爸爸的秉性,禁不住有点着急,“你又没做见不得人的事情,吃的亏未必少过他们,可千万别犯傻,什么都不说,让嫂子和孩子记恨你!”

“一码归一码。”周爸爸说,“家庭方面是我亏欠他们,但他们不会记恨我,只要能重新接纳我进门,我也就满足了。”

话没说完,他哽住了,目光变得聚集起来。

前面那栋楼下来两个人,一男一女前后行走,低头说着话。似乎感应到什么,女人抬起头,看到他,登时也挪不动步子,眼神有些发直,眼圈顿时红了。

周和站在中间,左右看看,抿嘴不动。

“像素太差了!”王满趴在窗前,一边吐槽照相机一边认真地看,她本来不痛经,结果下午跑来跑去的,肚子被魔法手指一点,变得疼痛难忍,可这也没能磨灭她看八卦的心情,她在肚子底下垫了两个枕头,脸色惨白拉长镜头看着。

底下的一切景色被冻住了,半天没反应。

王满实在没力气,又听不清半个字句,只好悻悻然放弃偷窥,泡了杯红枣姜茶喝了,回暖了些精神,跑厨房忙活更重要的“人生大事”去了。

底下的景色没结冰太久,周爸爸大步向前,打破这诡异的氛围,越往前,他的心情越是忐忑,迈开步子的阻力更大,但也越发坚定。

周妈妈身边的男人一脸莫名,被这突如其来的意外泼了一脸森然冷意,忍不住低头说:“小云啊,这人是——?”

男人是周妈妈公司的领导,年长她六岁,结过一次婚,妻子染病身亡,留下一个女儿。他作风向来端正,为了女儿一心打拼事业,心境如同冰封了的湖面,哪怕人来人去也不会产生裂缝。

人往高处走,自然会有桃色相随,更何况是一个长相不差、钱包饱满的单身男人?他也有孤单落寞时分,想过再找一个人,不需要浓烈感情,不必要身世背景,能平淡的相伴余生就好。只是这样的人一直不曾出现,直到见到周妈妈,他才隐约感觉到冰面上被烙下零星温度,有了些许追求人的欲|望。

他拿诚意为聘,求她伴随一生。

虽然被斩钉截铁拒绝,但他依然踌躇满志,面对这样柔中带刚的女人,男人总会多些耐心,过了轰轰烈烈的年龄,温水煮青蛙也不失为另类追求法则。

只是——事态哪里不对?

“这是我的丈夫。”周妈妈说,不知道为了强调什么,又说了一遍,“这是我的丈夫。”

男人诧异:“可是,你不是说……?”

刚才他提出娶她,她说有个丈夫,失踪多年,没有回来,她在等他。但男人觉得时间会碾断所有爱情,他曾深爱亡妻,不也在十多年后,对另外一个女人微微心动?时间问题罢了。

“他回来了。”周妈妈眼角沁出一星泪花,抬头朝周爸爸温婉一笑,“我等到了。”

周爸爸听了这话,胸口如重锤落下,他上前一大步,将她深深揽进怀里,下巴抵着她的头发,深吸口气,这才觉得天地安稳,他双脚踩到了地上。

“我回来了。”周爸爸说。

男人明白过来,虽然可惜,但也迅速扫平冰面上的暖意,寒风过后,一切像是从未发生过一样,他伸出手:“你好,我是她的上司,我姓历,这次来拜访你的妻子是有公事相商,希望你不要误会。”

“我知道。”周爸爸朝他微笑。

男人点头,转身离开。

眼前人倒是你侬我侬、情意相通了,可周和不能体会到其间暗涌,只觉得心烦意乱,他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上前去撞开周爸爸,护着妈妈道:“这是我的妈妈!”

☆、Chapter23

“爷,您轻点儿,嘶……”王满被眼前惨景闹得心惊肉跳,存着对于厨房被烧的忧虑,暂不能拂袖而去,可周和气场强大,她心尖发毛,也不敢靠近,只好在旁边用牙疼脸劝道,“这个是我用来吃的……求您给个全尸行么?!”

她买了五个肥腻腻的猪蹄膀,自己作废了一个,横刀插|入的周和烤糊了一个,现在他又剁碎了一个,还有两只可怜巴巴的往一边角落缩,奈何存在感太大,被周和一手一个拿了起来。

王满愤怒了!但看着周和白净胳膊肘上面被磨破了的皮,还有一道被石头嗑出来的血印子,还是把冒到喉咙口的火舌又吞了回去,安抚道:“只是拔个毛,用不上刀,有话咱俩好商量……”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