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节(2 / 2)

王满用力点头:“多!特别多!还特别难!”

周爸爸似乎十分体恤说道:“没想到现在的初中生是这样辛苦,才初二就任务这么繁重了。对了,我家阿和跳过级,我担心他基础不够稳定,可以把你的作业拿过来给我看看吗?我熟悉一下你们的课本,也好辅导他的学习,你有什么问题可以问我,难题不怕,我都能教你。”

王满再次内伤,她已经隐隐感觉到这是在跟她“斗法”呢,一脸“坚定”地说:“不用了,我要自己钻研,因为老师说自己想出来的解题办法才能印象牢固。谢谢周叔叔的‘热心帮忙’,如果我有什么不会的,我一定向您请教!我爸妈要回来了,我先回去了,就不打扰了,再见!”

她毕恭毕敬站起来,脚下速度一点不慢,一会就溜了出去,回到家中,感觉背后层层冷汗,竟有种心惊肉跳的害怕,也有些隐隐的刺激感。毕竟她在江湖叱咤多年,鲜少棋逢对手,没想到今天一再被破功,让她心中的危机感油然而生,仿佛她就是那只自以为是的孙猴子,在如来手掌中没头没脑蹦跶着,马上就要受到迎头一击。

“我还是离他家远点好了……”王满心想,暗暗下了决定,宁愿在家坐在发霉,也不踏入周家一步!

可是千防万防,竟然漏算了王爸王妈!

她的领土到底还是在第二天彻底举了白旗,完全沦陷了!

☆、Chapter25

周爸爸是个沉得住气有谋略的人,他既然想要改造王满,一开始就没想从这个“小滑头”身上下手,而是装作不经意的和下班归来的王爸王妈碰面,偶然地谈到孩子教育问题上面,先祭出周和拉了一把同情泪,又引经据典打下一剂极速强心针,自然而然地吸引了两人注意,反倒是大鱼自动浮出水面,王妈主动问道:“那要不让我们满满也跟着一块?她横竖也写完暑假作业了,不能总在家里囤者吧?那得发霉了。”

周爸爸放下长线:“这得看孩子自己的意愿。”

王爸王妈觉得十分之有道理,回家一看,餐桌上面竟然摆了做好的饭菜,比她头两个星期做的添了几分姿色,虽品相差强人意,味道却很不错,两人惊喜地对视一眼,有种养了多年的猪终于产下头胎猪崽子的欣慰感。

再推开王满的卧室,见她正在里面认真地打游戏,房间窗帘没开,空调冷气逼人,她裹着个空调被蹲在冬天专用的大皮椅上面,荧幕里刀光剑影幽幽地反衬在她脸上,偏她正好打到鬼门关卡,配音便是阴森至极的鬼哭狼嚎,绕梁三日、余音缭绕,使得她整个人活似个屏幕里爬出来的“女鬼”。

两人被迎头冷流刮出一身担忧的鸡皮疙瘩。

大人们就是这样健忘,他们早上出门时还希望王满能放下作业、愉快玩耍,头一秒看到孩子成长时还能心满意足、惊喜连连,现在见到这般“堕落”场景,立刻忘记希望孩子保持快乐成长的愿望,周爸爸的话语在两人脑子里面过了一圈,他们默契地对视一眼,同时觉得孩子还是成龙成凤的好。

游戏人间的王满还不知道自己又躺着中枪了,晚上吃饭时喜滋滋卖萌求奖赏,万没想到次日早晨跟周公你侬我侬、游山玩水时,竟会被早起出门的夫妻俩使用铁血手腕拔了出来。他们就差给她塞进包装盒,再打个漂亮的蝴蝶结,敲锣打鼓欢呼送她离开了。

“满满,跟着周叔叔好好学习哈,家里不需要你做饭,妈妈会照顾好你。”王妈妈如是说。

王爸爸:“满满加油!满满最棒!”

王满的内心处于死机状态:“……”

她勉强笑着送走爹妈,面向周爸爸时脸色差了几分,可她到底不敢悖逆他的气场,只好将怨愤之气集中塞进目光,超强波扫射给周和,好似一只敢怒不敢言的大猫,弓着背游走在炸毛的边缘。

“多管闲事。”王满心想,“什么男神?哼!男神经!”

周和接收到怨愤的频率,不明就里看她一眼,想了想,把刚剥好的鸡蛋装在小碟子里递给她,还很体贴地问道:“来瓶牛奶吗?”

王满早上还没吃过饭,这鸡蛋白瓷一般光滑,隐隐约约散出香味,她举着筷子瞪了它一眼,叉起吃掉,勉为其难从喉咙眼里面挤出一个“嗯”字。

周和熟练地加热牛奶,放两勺糖,用手指感受了一下热度,正好处于王满能接受的黄金比例后轻轻放在她桌前,被她一口气咕噜喝掉,嘴边瞬间起了一圈白胡子。

王满心里容量太小,装了饱足感就没怨愤什么地位,身上的毛自然而然就顺了下来。

“走吧。”周爸爸起身,“吃好了?”他倒是看出来了,这小丫头片子定是把周和使唤惯了的,不然让他做点什么都拿不准分寸,伺候她倒是一分一厘都不出差错,得是被奴役了多少次啊?——尤其是,他竟然心甘情愿自得其乐?洗脑洗到这种地步,连传销组织都得对她甘拜下风。

“这么早就要跑步?”王满看了眼挂钟,时针堪堪过了六,夏日里最闹腾活跃的热气都还没上班呢,空气清新得连电扇都不需要开,他们就要出去跑步了?“刚吃完饭不能运动。”王满扯出生物这门学科当盾牌,“生物老师强调过许多次,这样对肠胃不好。”

周爸爸唇边勾勒一点笑意:“不跑步。”

王满还要再问,跟他正视一眼,立刻老实地低头服帖往前走,连腹诽都不大敢怎么来。

周爸爸领着两人去了市青少年宫,先自行办了手续,才交待学习计划。周和上午学书法,下午学游泳,晚上学散打。王满则是上午学国画,下午学游泳,晚上学散打。除了上午不在一个班,下午晚上课程都是一样的。

王满受到迎头暴击,险些呕出一口血来:“我为什么要学这些东西?!!!”

周爸爸很淡然地拿她昨天的话来塞:“因为活到老,学到老啊。”

现在才七点,距离八点上课还有一个小时的时间,周爸爸不知从哪掏出两本诗经,宣布说:“开始背书吧,你俩比赛,谁输了谁当晚留下陪我练练。”

王满压根不往心里去,她觉得自己的归属权根本和周爸爸挨不着边,他要管教、要体现家长的权威,大可以在周和身上来实现,折磨她算是个什么玩意事啊?退一万步来讲,王家难道不算对于周家有恩吗?就算先前洪水时周家伸出过援手,这么多年的邻里之情只有富余,绝不欠他分毫吧?王满彻底造了反,不仅没像周和那样出声念书,反而把书往长凳上面一垫,直接坐了上去,翘起一个二郎腿,将自己满腔的不爽快表现得淋漓尽致。

等到上课铃敲响,她也不拿书,板着张脸按照报名表上的信息找到了教室——钱都交了,也不知道是不是从王家爸妈那两“叛徒”手上哄骗来的,只好忍辱负重学一学了。

王满自认为三样课程中,她唯一拿得出手的就是“国画”这一样,她画出来的q版人物生动可爱,几乎就没有人给过差评。反正艺术都是相通的,她应该能上得比较轻松吧?哪知事情并非如此,她不仅没能获得满堂喝彩,反而被教书的老教师单独拎了出来,将她批判得一无是处,还拿出一把长戒尺不遗余力狠狠给她来了几下,立刻让她手肿成了个人肉馒头。

这还不算完,这老教师不知是否从古代穿越过来,唠唠叨叨没完没了,条条列列树立了不少门规,这也不让那也不行,说的话比老太太的裹脚布还要更臭更长。

王满起初还能听进一耳朵,最后耐不下性子了,心想不就是这些个简单东西吗?有必要长篇大论么?然后走了神,脑补了一下怎么跟爹妈耍赖吹了明天课程的事情,才上一次课,就算退不了全款,百分之九十总是可以的吧?生命这么美好,她还年轻,为什么要把时间浪费在这种事情上面?

走神的结果就是,她在接下来的练习时间再次犯下一堆错误,被老师直接留堂惩罚。等到她被放出来时,周和周爸爸两个人已经吃完了午饭,周和把特地给她留的那份推给她,不知那老教师的戒尺是不是年岁已长,有裂开的竹丝,把王满的手心还抽出了一道血丝,他看到了,拿出随身医药箱要帮她包扎,王满径直推开,拿筷子扒了几口饭,可却吃不下去,米饭都冷了硬了,菜也失去了生命力,跟尸体似的,哪里让人有什么食欲?

“不吃饭,下午的课没有力气。”周爸爸出声提醒。

王满冷着脸说:“我要点一份新的。”

周爸爸说:“你知道粒粒皆辛苦吗?”

王满压着气,把这首诗从头到尾背了一遍:“所以呢?我要吃冷的拉肚子吗?”

“我们等了你半个小时才点的餐。”周爸爸说,“是你自己耽误了饭点。你要为你自己的行为负责任。”

王满摸身上的兜,没钱,盯着这道菜,也没胃口吃,干生气了一会,端着盘子去找服务员,卖萌请求她的帮助,不仅把饭菜重新热了一遍,而且还得到了一些其它配套的小菜。她又端着盘子回来,故意把盘子往中间放下再拉回来,周和钦佩地看了她一眼,而周爸爸没什么反应,她一拳打了个空,又重新没滋没味囫囵吃下。

下午体育课,王满憋足了一口气使劲学,游泳教练是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他看王满这么努力,大肆表扬了她一顿,特意让她提前下课以资鼓励。

王满没等周和,如脱缰的野马往校门口跑,等到最后几米才放慢脚步,佯装淡定的说:“没办法,表现太好,被批准提前下课。”

周爸爸看她一眼:“一节课一个半小时,花的是一个半小时的钱,就算掌握了老师讲的精髓,也可以继续留下来虚心请教,将投入充分利用,不然,还是算浪费。”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