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节(1 / 2)

王满无语,怀疑他就是故意冲自己来的,可又闹不清楚他的动机,只好把他规划到“神经病”一栏,暗下决心明天绝不跟来,这纯属找虐呢。

晚上的散打课达到了一天的虐点之最,她知道周和学散打,偶尔也撞见他练习时的样子,可看他做起来的动作潇洒飘逸,有时还有种得道高人般的莫测感,落到自个儿身上了,却是这也艰难、那也艰难,她练下腰这种基本功都觉得痛苦,心里委屈攀到峰顶,高度堪比珠穆朗玛峰!

教练也是个严厉的,一有不好就要掰正重来,王满被他摔倒几次,干脆趴在地毯上面死赖着不起来了。身体是真疼,跟散了架似的,可若真的彻底散了倒也没牵没绊了,偏偏每个器官都还连着一根线,就在那儿抖啊抖啊,疼得不行。

周和跟她级别不一样,归属于另一个教练教导,他几次把视线挪过来,看王满倒地不起、而教练却在一旁耳提面命,就差动手把她提起来了,登时也有些不爽利。虽然他不清楚爸爸为什么非要让她过来学习,或许是王家父母交代的吧?可是她已经明确表达不喜欢了,还要强求,这种手段让他反感,尤其是王满这样子实在可怜,他脑子一空,就立刻离开自己教练,跑出去拦住王满教练的手,排斥道:“就不能让她休息一会吗?她都受伤了。”

教练说:“这是我的学生,我既然收了学费,就得好好教导,这是职责所在。而她到底是不是真的站不起来了,我想我教了这么多年,还是有些经验可以判断的。”

王满哼哼,她的确身心俱疲,但也的确没到真的爬不起来的地步,可她就是不愿意再起来,这回真是要任性到底了。

周和看她一眼,见她胳膊上、腿上都有淤青伤痕,不管她到底是不是真的动弹不得,可一向娇滴滴的小姑娘都成了这模样了,在他看来,就不应该继续了:“只休息一会会,可以吗?”

王满教练啼笑皆非:“我是为她好!”他实在懒得跟两小孩计较,“得了,你们要休息就休息去吧,到时候学不到预定目标,可不要把责任推到我头上。我建议啊,温室里吃不来苦的娇小姐还是在家养着比较好,何必出来吃这份苦,反正家里都会供养到老的,不是吗?”

他说完,到一边休息去了。

王满趴在地毯上,委屈得快要落泪了,她如果真对散打感兴趣,被摔成破烂也会学啊。可关键是,谁要学了?她是被迫的好不好?好端端一个暑假,她拼了命的写完作业,是为了腾出时间放松玩耍,而不是来自虐的好吗?

周和一声不吭,跟自己教练道了歉请了假,拿医药箱过来帮她涂药。

伤口不碰倒还好,一碰就发现不是一般的疼,王满咬牙忍着忍着,终于忍不住沁出一星泪花,嘟着嘴问:“我惹你爸爸啦?他干嘛呀?”越想越委屈,她眨眨眼睛,泪水又涨了潮,“啪嗒”落了一颗下来,没入地毯中晕开一圈。

周和拿出纸巾递给她,王满不敢朝周爸爸发火,只能迁怒于他,根本不伸手去接,一双眼睛已经红成了兔子眼,鼻头也红红的。

“对不起。”周和轻声说了一句。

王满耸耸鼻子,就是不看他。

周和就拿纸巾轻轻揩了她的眼泪,像是擦拭珠宝,动作极其轻柔。

王满瞥他一眼,瘪瘪嘴,知道自己又过分任性了,抢过纸巾自己擦拭起来:“我才没哭,就是刚才不小心进了沙。”

周和配合地点头:“嗯。”

王满听他轻声细语,擦着擦着,忍不住“扑哧”一声又笑了出来:“算了,瞧我这德性。”

见她笑了,周和才把提起的那口气放下,眼睛弯了弯,又低头认真地帮她处理伤口。他的技术早已今时不同往日,十分纯熟,轻柔得像是一片羽毛慢慢撩过,一点也不疼,药水湿湿凉凉的,将伤口的*渐渐中和平缓。

两人氛围正和谐着呢,下课铃响,周爸爸进来了。他听两个义愤填膺的教练陈述了两孩子的顽劣行径,点点头,安抚了他们的情绪,表示自己会收拾他们,然后铁面无私将两人分开,先揍了周和一顿给王满看,然后说:“你今天书没背,起来练练。”

王满心里响起一句经典的武汉话——劳资真是信了你的邪!

她不服气道:“那是你单方面决定,跟我没关系,我不服从。”

周爸爸:“你爸妈把你全权交给我处理。”

王满怒气上来也不怕他了,知道说好话鬼话半分用没有,冷笑一声,尽量把自己显得十分高冷不可侵犯:“你先当个好爸爸再说吧,立正身才能兼顾旁人。”

周爸爸也没存心为难她,他知道这姑娘是个可塑之才,差就差在一身的富贵病,她父母太爱她了,爱到让人身处在爱中而不自知。这样的人无疑是幸福的,但却也是最不容易珍惜幸福。周爸爸被戳中伤心事,也不发怒,反而面色缓和两分,蹲身说道:“你肯定在想,我没资格管你吧?我承认,我不是个好父亲,在阿和最重要的童年时光没有尽职尽责。而我也可以不管你,选择权在你的手上。不过,在你选择之前,我也有几句话要说说,不扯别的,就谈你今天的表现。”

王满破罐子破摔:“就是不好嘛,哪里都不好嘛。”

“那倒不至于。”周爸爸说,“你身上的优点,是其他同龄人身上极其稀缺的,这一点我必须要表示钦佩,因为在我和你同样大的时候,也许我做不到这些。”

对方递了这么大颗糖过来,王满心知肚明里面包着炸弹,也不接。

“早上我态度不好,没跟你商量就擅自给你报了名,你虽然生气,但还是去上课。中午又发生了些不愉快,你也没放弃,选择留了下来,证明自己。这说明你有气量,知上进,而且有分寸,不是个任性的熊孩子。”

“那是。”王满耳朵动了动,一不防备上了钩,她在心里想,“好歹也混了这么多年,能没分寸吗?”

“中午饭菜问题,你很聪明,处理手法非常好,连我也自愧弗如。”

“游泳课的时候,你没下过水,但勇敢地跟着已经上过几次课的孩子们下水,说明你有胆色。后来你很快掌握,比别人游得好,说明你有悟性,很伶俐。”

“——但是。”周爸爸在王满不知不觉听进去后,启用经典转折词,“你太自负了,国画课自以为是,犯了不该犯的错误。散打课心存怨怼,死赖着不起来,也说明你是个难以经受生活锤炼的人。满满啊,你过得太幸福了,你的生活像是蜜糖,你沉浸在里面,一辈子都不会长大,一辈子都在自我膨胀。你能吃苦吗?你能为父母真正分担些什么吗?你现在生活在他们身边,仗着这一点才能自在快活,可当你飞出去了,到了外面的世界,你该怎么办?你没基本的自理能力,没有出色的本领,难道就凭着一张会说的嘴闯遍天涯?”

“如果你觉得我说得不对,你可以不必再理我,不必受我的气,可如果你觉得我在理,你可以考虑一下,是否让我帮你磨练脾气?”周爸爸说,“我不是你的爸爸,若你愿意,可以尊称我为老师。你与阿和自幼一块长大,我感激你对于他的帮助,若是旁的人,我也不会费这个心思,你觉得呢?”

王满张张嘴,想要反驳,却找不到反驳的话。

周爸爸实在厉害,把她身上的致命点一个一个找出来,然后精准有力地按下去,她不服气也得服气。王满坐在地毯上,自我纠结一会,实在忍无可忍:“难道非要学这三门东西吗?”

“当然不是。”周爸爸知道了她的答案,也很欣慰,“这三门是基础功,我还会让你们做别的事情。”

王满:“……”

周爸爸伸出手:“看来我们达成了共识。”

王满有气无力把手放上去:“哦。”

然后下一秒就身体腾空,被周爸爸摔到了一边,他用的力气不大,只是轻轻一抛,王满没什么伤痛感,她只是懵在了原地:“这是……独特的highfive模式?”

周爸爸:“并不是,这只是你早上没背书的惩罚,还没罚完,继续?”

“差不多行了!”周和去扶王满,瞪了周爸爸一眼,“她只是个女生!娇惯一点有什么错?就算她答应你了,也没必要这么折磨人啊!”

周爸爸哭笑不得,自他回来,周和还没一口气说过这么多话给他听,一时又是无奈又是好笑,心底嘀咕了句:“臭小子,才多大就向着别人姑娘了。”但也收了手,“好吧,明天再说。”

☆、Chapter26

回家路上,王满越走越慢,她跟前两位不一样,一个身强力壮,一个天天锻炼,她能清晰感觉到身体里水分在蒸发,四肢吃力地“咯吱”起来。但她咬着一口气不吱声,每走几步停下来歇一脚。

周和很快察觉到异样,他看了一眼最前面的周爸爸,转身跑向王满,轻声问:“还好吗?”

王满两指拉了拉眼皮,往下做了个苦脸:“你说呢?”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