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节(2 / 2)

周和站着愣了愣,突然往前一蹲:“上来吧,我背你。”

王满站在原地眨了眨眼睛,看他一脸认真蹲在地上,突然发现他不知不觉中竟脱了一身稚衣,个头长势喜人,依然白净,可肩膀处两块肩胛骨凸出,显出有力的轮廓。而五官在路灯的侧影中显得十足的立体感,线条温和自然,灯光柔和温暖,将少年男子气概隐隐勾勒点出来。

“不用啦,你爸爸看到了明天又得跟我练练了。”王满掩住有些莫名浮起的心思,大大咧咧往他背上一拍,把他往前拍得趔趄一下,这下找回往日的融洽和谐,放心的说,“我可打不过他,走吧。”

“没事,我替你。”周和坚持说道。

“说什么呢?”周爸爸观察力不弱,看两人嘀咕很久了,见他们扯来扯去半天没个结果,很干脆地环住王满的腰,把她往背上一送,沉声道,“抓好了。”又看周和一眼,趁机教育道,“做事要有效率,你背着她该有多慢?你妈妈、王满父母还在家等着我们,回去晚了他们多担心呀。”

周和不吭声了,站起来跟他后面走,看王满一眼,见她表情十分古怪,有点想抓又不敢抓的扯着周爸爸的肩膀,大概是不小心扯到了他的肉,吓得瞪大双眼提心吊胆,然而周爸爸像是毫无察觉一般,她这才松了口气,安心的趴在他的背上,约莫实在是累到了,她没趴多久就沉沉地睡了过去,神色娴静安详。

周和自己都没有察觉地笑了一下,地下拉长了三个身影,在渐凉的空气里绞入一丝暖意。

~

王爸王妈接过女儿时再三道谢,关了门却炸了窝,两人把王满放到床上后,认真地点了一下她身上的伤,又心疼又气。

“明天不让她去学了。”王妈妈说,“女孩子弱一点就弱一点,不管发生什么我都养着她就是了。”

王爸爸虽然心疼,但却有些嘲弄地说:“昨天我可是表了态,提醒你了,但是你怎么反驳我的?”

王妈妈被踩到尾巴,瞪他一眼,打了热水过来把王爸赶出去,帮王满擦拭身体。王满模模糊糊有点意识,在床上蹭了两下,不小心把胳膊上淤青位置蹭到,五官皱起痛苦地哼了哼声,然后保持噘嘴皱眉的表情模糊睡着。

“满满,说说今天干了什么?学得怎么样?”王妈妈把她推醒小声问道。

王满抽抽鼻子,半梦半醒间道:“挨打呗……挨老师打,还要挨周叔叔打,呜呜……”

“具体点呢?老师和周叔叔为什么打你?”王妈妈继续追问。

可王满实在困得没有力气,也搞不清楚自己说了些什么,像是飘在云间似的,扯了不到两句就再次跌入梦中,怎么叫也叫不醒了。

王妈妈关灯推门出来,揪心地踱来踱去,把王爸爸晃得眼睛都花了,才说:“怎么办啊老公?我不想让满满去学了,可是我又觉得满满应该学。”

王爸爸知道她纠结根源在哪儿,谁家宝贝了这么多年的闺女舍得送出去吃这份苦?可黄连虽苦,但却大有裨益。近些日子不太平,小区里出了事的那家女儿难道不乖巧?不讨人喜欢?可为人父母只能教孩子“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当坏事真的突如其至,单有一颗防人的心有什么用?诚然,危险不常有,可学着这项本领,好歹能让孩子避免一些意外吧?

“你抓阄去吧。”王爸爸说,“抓着什么就是什么。我明儿给闺女买个平安符去,开个光什么的,不学也能保佑一下。”

王妈妈登时变了脸色,她本身感性易动摇,被更动摇的话一激,立场马上坚定下来:“吃了眼前苦,能避免以后祸,值得!”她举了几个入社会时经历过的凶险例子来安抚自己、巩固立场,然后又列举好处,“多锻炼身体健康,比在家打游戏好多了,现在小孩子们戴眼镜的那么多,她老在户外还能保护眼睛,以后工作了万一遇到变态还能教训他们……”

王爸爸嗯嗯啊啊,对她说的每一句话表达了充分的支持。

王妈妈说得口干舌燥停下来,一锤定音:“学!”等了等,又说,“平安符还是要求的,给我们家一人求一个,妈那里也要求一个,还有什么好东西吗?佛珠什么的?是不是女孩子应该戴玉佩比较好?”

王爸爸额前两道黑线:“老婆,道教和佛教的东西有一个就行了,两个放一块屏蔽信号了怎么办?”

王妈妈:“……”

~

周和回家后没发表什么意见,只是在周爸爸洗澡的时候,悄悄地把周妈妈拉到卧室里说了几句话。他爸管理严格,但是对他的话,他没任何意见,严厉也好,□□也罢,总比虚无要好,起码这是实实在在能抓住的父爱。可是,对王满不行。

为什么不行?周和也说不清那种感觉,只是在看她委屈地低头哭的时候,心里面会觉得十分难受,像是有只蚂蚁细细密密啃着心脏,在那瞬间他会有点烦他爸。但是他深知自己嘴笨,说不好其中要道,而且对付他爸最好的手段就是他妈。前些天他大伯过来,因为知道大伯曾想要把自己过户,并且因为这一点为难过他妈,周爸爸十分火大,盛怒之下表情骇人,来客都不太敢接近,生怕这座活火山会把岩浆喷他们一脸,但周妈妈就轻轻地拍了一下他的背,周爸爸的表情瞬间就化为绕指柔了。

他在心里琢磨好说辞,对周妈妈说了几句,周妈妈点点头,温声说:“我来教训他。”

透露出点顽皮样子。

这些年,周妈妈负担很重,虽然嘴上不说,可浑身气压能显示出心头的压力。周爸爸回来后,她显然轻松了不少,罩在心间的乌云退散开去,连眼角添出的一道细纹也变得生动活泼,颇具有生命力了。

周和见他妈这样,心里开心,脸上也变出个笑容。

周妈妈揉了揉他的脑袋,把洗完澡出来的周爸爸拉进卧室,温和地说了今天的事情,并且持否定态度。

周爸爸耐心地解释道:“我看了阿和书桌上面的笔记本,他说里面的画都是那丫头画的,我觉得她有天赋,需要系统的培训一下,这样才能把本事提高,更专业一点。国画需要静心,她有点浮躁,这样一举两得。至于后两项……散打是经过她父母同意了的,我们商量过了,女孩子学点防身术不是坏事。我在西藏的时候,跟那的一个医生学过点皮毛,看得出那丫头因为长期不运动有些气虚,身体不大好,这又是大夏天的,不好让一个小姑娘跟着一块在外面跑步,所以给她报个游泳课,这样既凉快,也运动到了。”

“你呀。”周妈妈无奈道,“她到底不是你的下属,你就算规划得再好,也不能这样强硬胡来。争取过她的意见吗?当年你追求我的时候,如果不是我脾气好,换做别人,也得拒绝你。”

忆起当年往事,自己的做法的确太过简单粗暴了,周爸爸有点不好意思笑了:“能再来一次,我一定更温柔一点。”

可提起王满,他还是说:“这个姑娘各方面都还可以,就是家里惯出来一些毛病,有点娇气了。我想……”

“你是不是还想以后让她走你这一条路啊?”周妈妈笑着说。

周爸爸体会出些滋味了,没再继续往下说,思考了一会:“但她也同意了。”

周妈妈摇摇头:“你不懂小孩子的心理,满满已经是一个很好的姑娘了。你说女孩子不应该娇气,但是自从我们在一起后,你也不一直在惯着我?宠着我?还对外人说就是要娇养女人才是对的?你每次出任务,都让你那些兄弟们照顾我,这次虽然走了这么多年,若是没有你那些兄弟们的照拂,我也难以承受下来,更不可能一路顺利。也等不到你了……”

说到动情处,周爸爸用力地揽住妻子。

“你对你的女下属和我区别对待,我可不说你,但是对一个小孩子,不许这样了,知道了吗?”

周爸爸点头:“都听你的。”

~

王满一觉睡醒,外面的人已经颠倒了个态度。她睡得迷迷糊糊,身体跟散了架似的。因为她房间窗帘布厚重,所以难以辨认此时具体时辰。她蹭了蹭枕头,摸到床边的开关,艰难地适应光线睁开眼睛,却发现时针已经和“八”擦边了!

我天!

王满吓得魂飞魄散,忍着酸痛跑出房间飞一般地洗漱完毕,用史上最快的速度换衣出门,敲响隔壁的门,发现没人给她开门,登时有点傻,想到周爸爸的手腕,整个人都不大好了。

好在她往外看了一眼,看到一大一小正在慢跑的身影,松了口气,紧张地下去站着,等到两人跑过来时,老老实实承认错误,也不扯瞎话来掩饰了,直言道:“我睡过头了。”

本以为会迎面袭来暴风骤雨,没想到只吹过一阵若无其事的风,周爸爸点头:“我知道了。”大概是觉得语气不够有亲和力,皱眉思考了下,又尽量和善地说,“你昨天辛苦了,能这么早……能这个点起来已经不错了。你想吃什么?我带你去吧。”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