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节(1 / 2)

王满怀疑自己耳朵出了问题,直到坐在早点摊上才回了神,将信将疑点了一道米线,趁着周爸爸去付账那会,问周和:“怎么回事?”

周和看起来心情不错,但没解释,只说:“再来一个卤鸡蛋吗?”

王满闻了闻空气中卤鸡蛋的香味,放弃了追问:“好吧。那还要一个欢喜坨。”

☆、Chapter27

一顿早饭吃得皆大欢喜。

隔壁桌去公园遛狗归来的老爷子开着收音机喝豆浆,里头播的是李伯清的评书,李老师一如既往诙谐智慧,地道的川音顺着扩音器伴着早点摊炒米粉的刺刺声广而传之,有个四五岁大小的男孩子摇头晃脑跟着模仿。

老爷子养的是一条巨大的哈士奇,这傻狗吭哧吭哧绕着王满转悠,奈何王满专心致志进行早餐计划,傻狗受到了冷落,转而投向周和怀抱。周和一向不知如何同这样自来熟的亲昵劲打交道,手脚都不知该往何处放,被看不过眼的周爸爸拉开。结果这傻狗像是得到什么信号似的,咬着周爸爸的袖口就死不松嘴了。

王满乐得看他一眼,被他看过来,赶紧心虚地喝了一口汤。

周爸爸想起昨晚周妈妈说的话,一定要做一个慈祥的周叔叔,只好板着一张脸,任由哈士奇拱来拱去,直到隔壁桌老爷子慢条斯理喝完豆浆,听完评书,悠悠地喊了一嗓子,才让接收到主人信号的蠢狗离开。

这么一着,王满就琢磨出点意思了,再看向周爸爸,她那点子抗拒和敬畏之心也消除了大半。等到了青少年宫,周爸爸提出可以任由她自行更换课程时,王满更是坐实心中想法,但她也听进去了先前说的话,觉得并非毫无道理,在是否任性地不上课的问题上徘徊了两秒,还是勾了前两项。

国画的老教授唠叨归唠叨,昨天把她留堂时说的话还是很让人敬佩的。

游泳嘛——据说是一项能够促进“女人的骄傲”生长的最佳运动……咳。

至于散打,她一点也不想学,身上还疼着呢。

痛快地做完决定,周爸爸盯着新更改的报名表看了两秒,露出一个微笑,蹲身对王满说道:“不喜欢散打?那跆拳道好不好?女孩子们不是很多都学这个吗?柔道也行,名字听起来就不错对吗?”

“……”王满跟他对视一秒,目光移到周和身上,瘪瘪嘴做出一副委屈得快哭出来的表情。

她是个懒的,平日里能趴着就不会坐着,能坐着就不会站着,肯退步去学一项运动已然是个了不得的尝试,再往后就过犹不及了。

周和看她眼光潋滟,像颗脑袋胳膊垂下的星星,开口道:“别让她学了,会受伤的。”

周爸爸这回真不是自己想要逼她,而是王家夫妇最想让她学的就是这个,如果任由孩子自由发展,那他也不大好交差。更何况,就是女孩子才应该学啊,现在受点小伤,总比日后发生意外好得多。他从事这项职业,见到太多女孩因为娇弱引发的祸事了,危险一旦来了,比之电闪雷鸣,根本防不胜防。

他脑海里播放着爱妻的话语,温和地劝说道:“满满能不能说一下不想学的理由?你还小,以后进了社会,万一受了欺负,学点防身术总不是坏事,对吗?”

周和不长眼地插嘴:“我保护她,不会让她受欺负。”

周爸爸看了下“拆墙专业户”,啼笑皆非道:“你能一直护着她?寸步不离?时时刻刻?”

周和点头:“能!”

王满诧异地看他一眼。

周和已经自行补充道:“我是男子汉,我会更努力学散打,有任何危险都能保护她。她是女孩子,应该被保护。”

听到这话,周爸爸倒是有些惊喜,不过他没忘了捋清孩子的观念:“阿和,你有这样的责任感,爸爸很感动。不过一辈子的承诺不能轻易许下。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像满满一样的女孩子,你一个一个去保护,就算会□□,那也忙不过来呀。”

周和看了眼周爸爸,困惑道:“可是,我没有说要保护其他女孩子啊。”他隐约也觉出哪里不对来,但还是把想法如实陈述出来,“我只保护她一个人。”想了想,似乎应该增添一个理由,他斟酌着说,“因为她是我的好朋友。”

被他前面两句话炸得脑袋晕乎乎的两个人听到了最后一句,均松了一口气,两人宽容地看了看他,像是在看一个尚未懂事的孩子。周爸爸拍拍他的肩膀,起了两分开玩笑的心思:“行了,爸爸知道你们关系好,等你渐渐长大呀,还会有其他好朋友的。”

“别人跟她不一样。”周和心想,但他看到两人的表情,犹豫了下,没有说出来。因为他的确拿不出一个合情合理的理由来诠释自己的说法,好像无论是哪一种理由,都怪怪的,差了那么点意思。

其实,他大可以用两人相处时间最长来打发困惑,然而他根本没往这方面去思考。“为什么王满是不一样的?”“为什么不能和她一辈子朝夕相处下去?”这两个问题悄悄地在他心底里破开了土,播种其间,要发芽不发芽的,有点痒痒的、却又不见天日的萌动。

周爸爸心里认真琢磨了下,他们确实操之过急了,的确没必要让一个小姑娘家掌握多么高深的武艺,只要能反应迅捷,会一些简单的防身术便好。除此之外,他已经想到了要去拿一些警用防狼喷雾和报警器给她随身备着,安全常识也要多多灌输。

少学一门课程,王满轻松多了。在青少年宫的日子简单松快,她是个适应能力强的,很快就混得如鱼得水,收割了一大片同龄不同龄的好伙伴。

偶尔休假的时候,周爸爸就带着他们俩去周妈妈的办公室,让他们帮周妈妈的下属做点小事。

周妈妈现在是保险公司业务部的经理,她一步步升职上来,和周爸爸的兄弟们实在脱不了关系——他们几乎把所有认识不认识的都拉着买了她手头的保险,美其名曰职业必备。有段日子周妈妈负责卖孕妇险,这一个个大老爷们专程排队过来办理,成为整个公司的一道亮丽风景线。周妈妈十分难为情,可人理由也很充足——我单身?那有什么关系,我给未来媳妇买呀。我媳妇没怀孕?人总得有怀的时候吧。我还小?给我妈买不行么?

碍着千种万种理由,周妈妈的业绩量实在不容小觑,妥妥地一路直行。这么一大帮子警|察成日里过来转悠,谁也不敢欺负了她,连陪客户吃饭喝酒,她的上司也会卖些薄面,让她意思意思就够了。

周爸爸现在处于休假期,暂不必去报道,成天就守着老婆孩子这一亩三分地,让两孩子过来帮忙,一是让他们初步体验下赚钱的不易,二是想让王满见识一下怎么靠谱地嘴炮,煞煞她身上那股“普天之下,莫非她吹牛王土”的中二气势。

现在两孩子估计是跑累了,站在路边商店门口认真地挑选雪糕,有只流浪小狗绕到王满脚边坐下,伸长舌头可怜巴巴望着她。

王满见不得动物这种眼神,又买了瓶常温的矿泉水,把太阳伞和雪糕都给周和拿着,自己蹲下来喂小狗喝水。

周爸爸从办公室窗户看来这一幕,摇头失笑,对周妈妈说:“阿和这孩子,太老实了。”

“怎么了?”周妈妈走过来,看到王满在给小狗喂水,而周和正认真地把太阳伞往她头顶上面递,自己则完全暴露在炽烈的太阳光下。七八月份的酷暑,连知了都没大力气呻|吟,这孩子晒得满头大汗,可像是无知无觉一般傻站在那里。

“你别以为是满满欺负他。”周妈妈给王满辩护,“肯定是阿和自愿的,等会儿满满看到了,会教训他的。”

“我没这么想……”周爸爸哭笑不得,他一开始太过严厉,给周妈妈留下了心理阴影,为了让他早日变得有亲和力,周妈妈还拿了不少儿童读物给他看,并且指定了几个少儿节目让他观摩学习。

“我就是觉得满满这孩子给人惊喜挺多的,人也比阿和懂事。”周爸爸解释说,“我一开始总是把孩子们当做小孩子,其实他们已经不知不觉成长到了一个我们难以想象的心智,而且孩子们普遍善良,换做我,哪有那个耐心管接头的小猫小狗?”

“你知道就好。”周妈妈说,静静地看向窗外,“我看他们也挺好的。”

王满给小狗喂完了水,那小狗喜不自胜,亲切地用鼻子拱了拱她的腿,舔了舔她的脚趾甲,隆重地表达了谢意,才撒开腿欢快地奔走了。王满对它招招手告别,起身的时候觉得腿软头晕,顺手往后够了够,撑着周和的胳膊站了起来。

这一撑,她就感觉到了周和身上的汗,抬眸一看,这人身上都湿透了,别人都是晒太阳,他是淋太阳,脸颊两边红彤彤的,堪比幼儿园小朋友舞台妆的腮红效果。

“你蛇精病啊!”王满瞪他一眼,“热成这样也不跟我说?”

她拿剩下的水泼了点在手心,往他脸上弹了弹,来了一阵“人工降雨”,拿过融化了一半的雪糕,一边吃一边往前走,含糊地说:“快点进公司大楼,里面有空调。”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