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节(2 / 2)

“嗯。”周和点头跟上。

~

日子的重量一旦轻了,过去的速度也就快了。

王柏毕业旅行结束,在家休息了几天,就收到了大学录取通知书。

☆、Chapter28

十月,秋天挤走夏天,扯下绿色的盛夏礼服,露出初染金色的脑袋,恍如一个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冷艳舞女,一点一点现出全貌。

学校文化长廊上面的爬山虎第一批成为被揭开的薄纱,它们夏天张扬惯了,眼下紧紧攀附着它们罩过的墙壁,然而势单力薄、回天乏力,它们还是被吹走了绿色,刮跑了美貌,半黄半枯的叶子打着旋儿不甘心地落到地上,被路过的人踩出清脆干枯的声音。

王满嫌弃秋天校服不好看,连到校门口这点距离都坚持不下来,换上自己喜欢的美美的外套,把校服往书包上面一挂,还很讲究地打了一个不大规范的蝴蝶结。走着走着,蝴蝶结就自动散了架,长长的袖口拖到了地上,和那些被季节抛弃了的枯叶子们缠绵悱恻。

周和看不过眼,前来“棒打鸳鸯”,把王满的书包往上轻扯。

王满自觉地张开双臂,往前一挣,书包就落到了周和的手上。

他先把王满的校服解下来挂在胳膊上,然后把两个书包带子往肩上一套,两个肩膀一边一个书包。掂了掂重量,他轻叹口气:“你又不带书回家。”

王满:“带了呀,我带了情书。”

周和:“……”

正巧,两人路过文化长廊中间的一个路口,浪漫的法国梧桐树下,一对小情侣正面对面争执着什么,隐约传出“他给我的情书就是比你的真心,分手吧!”这样的句子。

王满认出这个是隔壁班的一对新登上“江湖晚报”的新情侣,两人的绯闻炒了足足两个礼拜,据说还相爱相杀什么的,十分劲爆。她啧啧直叹,看足了热闹,扭头见周和面无表情站在原地等她,连忙凑过来小声说:“小孩子家不要看。”

周和:“我只比你小一个年级……”

王满说:“你难道不知道一个年级就是一个阶级吗?”他们初中一个年级将近二十个班集体,每个年级能占三个楼层,单年级内部就分为火箭班、快班、慢班三个等级,一层楼一个阶层,素日里井水不犯河水,更何况隔了三四个楼层的两个年级?

周和知道她什么意思,转换用语道:“我不是小孩子,我是男人。”顺便举出一个强大的证据,“我比你高。高很多。”

王满看了眼比自己已经高了一个半头的周和,心知自己是没有长高的余地了,她上辈子就一米六,这辈子托了不挑食的福,多长了三厘米,但也估计到了头了。可周和比自己小,现在比自己高了这么多,看样子趋势还没停,以后还不知道会把她甩哪儿去,撅了撅嘴道:“好啦,你高你说了算。”

“……那还是你说了算吧。”周和说,“嗯,我说你说了算。”

王满立马被安抚,笑眯眯地够着他的肩膀拍了一下:“真乖。”

两人往前走了一段,出了文化长廊,路过篮球场。学校每周五的篮球场上聚满了“难民”,受够了学习上的压力的男孩子们疯狂地在篮球场上举办狂欢仪式,把压力化为汗水排泄出来。这时候很容易分清年级,比较丧心病狂、表情狰狞的是初三的,玩脱了的傻小子们是初一的,初二的比较圆滑,让着初三的大哥们,组团打压着初一的小朋友们,闹哄哄的跑来跑去。

周和婉拒了几位路过同胞的邀请,他班上的篮球队长刘新悄悄地跑到他身边,揽住他的脖子小声说:“哥们儿,帮个忙呗?我请你吃饭。”

周和盯着不远处等着自己的王满:“我现在有事,等周一来了再说吧。”

“有什么事啊?不就是跟你的小青梅一块回家么?现在还早着呢,急什么呀?”刘新大包大揽地把他往一边扯,拉到了篮球架下面,挑着眉看了眼他右肩上的书包,上面画着粉嫩嫩的少女心,这是王满diy的作品。他顺手拍了一下,“这书包挺好看的,哪有卖的?我给我女朋友也买一个去。”

“别动。”周和皱眉,手上用了点力。

刘新立刻表情痛苦地求饶:“我不动,我不动!”

周和松开手,语气更强硬了些:“到底什么事?”刘新是体育生,经常出去训练,跟他素来没太大交情,可刘新在班上人脉很广,拉着一大帮子男生呼风唤雨,也算是个人物。周和跟他圈子不同,但也不太想得罪他,所以才忍耐着跟了过来,只是看到他言语里似乎对于王满不太尊重,又拿那只脏兮兮的手去碰她的包,这才有点炸毛,不太想忍耐了。

刘新揉了揉手腕,收起了笑脸,但他想到哥们的嘱托,又勉为其难挂上点笑容,心底里有点排斥周和这样“孤傲”的优等生,只能保持着“尽快完事”的心理说道:“是这样的,哥们儿,我有个朋友想让你帮个忙,拉个红线,给你那个小青梅带个口信。听说你那个小青梅是x市的吧?下学期就要转走了?可巧了,我那哥们跟她情况一样,这不一来二去就……你懂的。他现在在阶梯教室门口那颗梧桐树下,想跟你小青梅告个白,你也成全一下他,一定要帮我把话带到啊,下次带你打球!”

刘新说话嘻嘻哈哈的,说这话跟说吃菜吃饭一样简单。周和皱了皱眉:“告白?”

“对啊,告白啊。”刘新说,“怎么?难道你也有喜欢的?可你年纪太小了,我们年级女生哪儿有跟你搭的?要是再小一点倒没问题,我有个表妹在师大附小,六年级,班上漂亮妹子很多,怎么样?你要不要哥哥帮你介绍啊?”

刘新只是没想到能跟班上万年第一在这方面扯上话题,顿时觉得自己除了成绩,在某些方面隐约胜利了一筹,想通过这一点跟他拉拉关系。毕竟,谁不喜欢跟成绩好的人打交道啊?到时候抄个作业和平时小测验的,那也是水到渠成的事情。可没想到这话哪里不对,竟然引起了周和的极大反感,周和瞪了他一眼,有点发怒地说道:“喜欢可以,告白不行。谈恋爱要以结婚为目的,现在——太早了!”

“你说话有点意思啊。”刘新对他的感官大为改变,本以为他仅仅是高冷,现在才知道这兄弟是个读书读傻了的,“现在早恋算什么呀?都烂大街了行吗?别说咱们是初中生,就是小学生,这事情难道少了吗?现在是谈恋爱最好的时期,刺激呀!等到了高中,高一就算了,高二以上那都是黄昏恋了,说出去丢人的!你啊……看在你是我们班第一名的面子上,哥哥下星期带你去附小走一圈,提前让我妹子挑几个最好看的,你喜欢哪个就追哪个,要是不会我教你——哎,你打我干什么?我可是一番好心!”

刘新被周和突来一拳打懵了,捂着疼痛难忍的肋骨处呲牙咧嘴了会儿,还是选择隐忍下来——看样子,对方是个会身手的,权当吃了哑巴亏得了!他原地跳脚了一会,大为郁卒,只好冲着周和的背影喊道,“你自己不愿意就算了,给你小青梅带话要带到啊!人家的事情你可不能擅作主张,我哥们还在那等着呢!”

“给我带什么话啊?”王满听到了余音,随口问了一句。

没想到周和不知道抽了哪门子的疯,竟然突然走得飞快,一直走下台阶,转过人群最热闹的地方才停了脚步,板着脸说:“有人要跟你告白。”

王满气喘吁吁跟上,扶着腰喘着粗气说:“告白就告白呗,我知道我受欢迎,你跑什么跑呀?”

周和:“……”

他也不知道自己跑什么跑,心里好像有块土壤松动了,什么东西正喧嚣着往外萌动。他看王满跑得一头汗,习惯性地从书包侧面掏出纸巾帮她擦了擦,这才感觉自己心底平静许多,说话也顺溜了不少,原原本本把刘新说的交待了一遍,心里又开始被什么挠啊挠地又痒又疼,情不自禁说道:“但是你不许答应。”

王满当然不会答应,但她鲜少看到周和这样专横的样子,疑惑道:“为什么?”

“因为……”

“对啊,为什么?”周和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他想起前段日子周爸爸的所作所为起来,那段时间他还在为了爸爸横加干涉王满的事情而生气告黑状,现在怎么就做出同样性质的事情来了?王满面对周爸爸的管教那样反抗不屈,也一定……会怪罪自己,从而讨厌自己的吧?他有点懵头懵脑,心慌慌的,像是有什么东西脱离了控制,让他觉得既别扭又讨厌,但又似乎朦朦胧胧有点明白了什么,脑子里某一处被蒙蔽了的纱,隐隐地透出一点光亮来了。

“我爸爸妈妈说过……”周和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一句话搬出来,心里不但没有安静,反而更加喧嚣了,只嘴巴一张一合为了应付差事自动吐着些无关紧要的话语,“他们说,年纪小不能随便谈恋爱,恋爱是要以结婚为前提的。我们现在年纪小,很多事都太冲动,什么都不懂,要看清楚自己的内心,也许,那不是真正的喜欢,要对别人负责任,对自己负责任。”

“哎,我知道啦,我一个马上就要走的人了,不会对别人不负责任哒。”王满安抚地说道,心里有点怪怪的,她想,“我是不是把他给欺负坏了?让他觉得我是不负责任的人了?哎哟,真是个倒霉孩子。”

她拍了拍周和的胳膊,环顾一圈:“那我去跟他说一声哈,正好这里离阶梯教室很近,你等一下我。”

周和脑子里嗡嗡地,也没听清楚她说了些什么,见她走远了,一个人绕着树毫无目的地绕了两圈,他身体里血液都沸腾起来,处处都有点莫名地躁动不安,可唯有被王满拍过的那两处地方奇妙地安静,好像已经脱离了他的身体,完全没了感觉了。

一个念头荒唐地在他心底里发芽。周和茫然地想道:“难道我喜欢她吗?”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