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节(1 / 2)

☆、Chapter29

一颗小小的炸弹在他脑子里平地轰炸,烟火气味烟熏缭乱,把他的神思彻底搅和成一团乌烟瘴气。

周和慌了。

他……喜欢王满?

他喜欢她!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怎么会这样呢?

周和给了无数理由来填平此刻内心的躁动,他想拿一只巨大的喷水枪对着着火冒烟的心脏强力冲刷,想要踩平它、阻止它、遮掩它。可他越想越慌,越想越乱,一只隐藏在心底的泉水被他不经意间打开了一道小口子,然后一发不可收拾,这小口子变成了大口子,小股涌动的泉水变成了惊涛骇浪,以不可逆转之势迎头拍来。

心底的火灭了,然而一瞬间已是沧海桑田、斗转星移,换了一片新天新地了。

不知从哪儿飞来一只小鸟,肥嘟嘟的身躯拖沓下它的行程,它生了颗肥头油面的心脏,大着胆子过来啄他的手。周和手指猛地一疼,从慌乱中走出来,看到王满已经三言两语解决了“告白事件”,正要往他的方向归来。

他也不知怎么的,忽然掉头就跑,隐藏到附近教师公寓处去,还留出个绝佳视角可以观察王满的举动。

王满绕着周和绕过的树转了两圈,挠了挠头,莫名其妙张望了一会,搞不清楚周和到底跑哪儿去了,只好等在原地,随手捡了片叶子玩。

“她怎么不回家?”等了一会,周和才感觉到两肩酸痛,原来两只大书包正挂在他肩膀上面,一直没有取下来呢。

王满书包轻,但他书包重,因为平时王满有个什么喜欢的漫画杂志都会把订阅地址填他的班级——她那个班的老师凶残,不允许学生私下看这些。他就每次代她签收了,等背回家了才给她。周和班上的老师虽然宽容,不会责备学生看这些,但有个规矩是把每天的信件都往讲台上面放,让学生自己过来找。时间长了,他们班的人都知道周和是个外表高冷、但却长着一颗温柔少女心、爱看少女漫的小朋友。

这样一来,更是满足了女孩子们怜爱晚辈的小心情,所以他虽各方面符合女孩子们的择男友要求,但却成为一个盲点,一直没人把主意往他身上动过。

久而久之,连周和自己都觉得自己跟这些事属于绝缘关系,本能地把这些当做无关之事,直到今天才一激之下开了窍。

“原来我早就喜欢她了。”周和心想,他嘴角止不住地往上扯,眼底如星光聚集、分外璀璨,“我喜欢她……”

“喜欢”二字,如糖如蜜,带着他从未尝过的滋味,在脑海里炸出耳目一新的花来。

王满等得无聊,转来转去,一会儿拍拍树干,一忽儿扯扯叶子,偶尔拿根枯树枝在地上随笔画着些什么,或者十根秀长的手指头在空气中胡乱点点,像是在弹钢琴一般,在周和心底实时弹出“叮咚叮咚”悦耳的声音。

“难道他真的是丢下我走了,而不是去给我买零食什么的?”王满等了将近一个小时,看天色渐深,有点不可思议地想道,“他竟然抛下我走了、还不把我的包给我留下?那我怎么坐车回去啊?”

她从未经历过这种事情,一时间连生气都不知道怎么生,残留的理智告诉她周和做不来这样的事,但事实却实实在在摆在眼前。

“醉了!醉了!”王满鼓着脸站在原地,想了想,还是趁着天色早赶紧地去篮球场附近转转,找了两个关系不错的男生借了回家路费,两手空空甩着袖子走往校门口。

她平时跟周和一块回家时,也是把书包给他背着,两人也没叽叽喳喳不停地讲话,都是各想各的事情,跟今天的局面差不多,可是王满还是觉得两手空空的十分不自在,好像鼻子前方的空气被谁挖走了一块,令她连呼吸都不畅快起来。

她跑去买了一大碗烧土豆,好歹把空虚的胃给填了,最后还剩下一小半吃不完,她死盯着纸盒子,本着不浪费的精神硬塞进了嘴里,暗暗决定要跟周和绝交一天!如果他不好好认错,那就多绝交两个小时!

长得帅也没用!必须绝交!

直到王满上了车,周和才想起她平时都是把钱随便往书包各个口袋里装的,每次要买东西的时候都要把五六个口袋翻一遍,总能找到一些她自己都不记得什么时候塞进去的惊喜,然后就顺手买些好吃的来庆祝——虽然那钱本质上并不是凭空变出来的。

这样一想,他停了脚步,醒悟的喜悦一哄而散,他变得不知所措起来。

车站旁边的精品店老板突然接亮霓虹灯,伴随着骤然把音响调到最大的一句“想象不到,如此心跳”一股脑泼到他的脚边。周和被吓得往后一跳,觉得自己简直是个变态的跟踪狂,竟然还沾沾自喜地一路跟过来。他妈妈教他宽容待人,他爸爸教他严于律己,可他此时此刻在做什么?简直把父母教育彻底推翻不顾。

周和原地怔了一会,拦了一辆出租车,夜幕降临,城市里灯红酒绿,明明灭灭的霓虹灯将视线撒到车窗里。他对着车窗上自己的倒影不知悲喜地看了一会儿,捉摸着紧接着该如何跟王满交代自己提前离开的事情,想着想着,不知不觉走了神,脑海里仿佛多出一只带有魔法的手,将她的一颦一笑生动还原,他模拟出一幕又一幕的场景,终究还是忐忑不安,可这不安夹杂了几分有毒的甜蜜,让他明知不能触碰,又忍不住一遍一遍回顾。

王满下公交车时又饿了,天色已经完全深沉下来,不知从而飘来一星半点红烧肉的甜腻香味,她闻着这股香味舍不得呼气,早把先前的不愉快情绪抛至一边,满心满眼里只想着赶紧回家吃饭。

刚进小区门口,突然横生一股力量把她往一边扯。

王满下意识地按照周爸爸平时训练的方法来了三下,听到闷哼声才住了手,借着路灯的光亮打量了一下,刚才散走的情绪又跑了一点回来。她哼了一声:“原来是想在这伏击我才先走的?也不知道把包给我留下。平时看你不这样的啊,心机太重!”

周和往前一靠,手臂支撑在墙上,围出一块小天地,把王满包揽在其间。他一低头,正对上王满抬头的视线,因疼痛而皱起的眉头被熨平,他怔怔地看着王满,心想:“这是我喜欢的姑娘。”

王满一脸莫名,听他呼吸声重,烫烫地拂过她的脸颊,决定暂时放下恩怨,踮起脚用手背贴了贴他的额头:“你发烧了吗?”

她一踮脚,两人的脸便挨得极近极近,周和愣愣地看着她小小的嘴唇一张一合,不知所措把目光往下移,没成想她抬起手臂的动作让里面的衣领大敞,圆圆润润的春光乍泄,周和脸色“轰——”地一下犹如火山爆发,慌得拉着她的手往旁边一躲,钻到墙背后去,成了一个面对面拥抱的姿势。

只是王满个子比他矮,正好把脸埋在他胸前肋骨处,闷声闷气问道:“你干什么呀?”

“嘘。”周和说,“有人来了。”

王满一怔,耳边果然响起声音,是两个保安拿着手电筒巡逻而过,他们交谈着:“好奇怪,刚才明明有人说话啊,怎么不见了?”

“你听错了吧?可能只是电视的声音,现在这个点谁家不看电视啊?有影子也正常,这不树啊猫啊狗啊都有影子吗?”

“有可能吧……我们再去那边看看。”

王满老实地被他抓在怀里屏气了一会,等到两个保安走远了才反应过来,踮脚敲了一下周和的后脑勺:“你又逗我!今天都逗了我好几次了!我又不是小偷干嘛躲起来!蛇精病啊你!”

她推了一下,没推动,后知后觉感受到一股暧昧,身边黑漆漆的,陷入了路灯的死角,可周和心跳如擂鼓,低头看她,两眼是这里唯一的光芒。王满觉得身体麻了一下,这才感觉到他握住她的手滚烫柔软,少年的身体结实有力,紧紧地箍着她,像是……一对亲密的恋人。

王满心跳漏了一拍,抓起书包慌不择路跑了,还没忘了嘴上逞强:“下次再找你算账,咱们、咱们先绝交一天!”

回到家,王爸王妈正好做好饭,看到她嗔怪了下:“怎么这么晚回来?今天不是提前放学吗?”见她两颊绯红,跑得上气不接下气,又说,“好啦,如果放学晚了跟我们打个电话说一声就行了,不必跑成这个样子。去喝口水,洗个手过来吃饭吧。”

王满应付了一声,先回到房间,也不开灯,把书包往角落处一扔,脸朝下埋到床上,半天才使呼吸平稳下来。

“肯定是想多了。”王满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安慰自己,“气氛使然,不怪他,没事的。”

☆、Chapter30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