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节(1 / 2)

被躲开。

又扯。

又被躲开。

再扯。

王满终于停下脚步,气呼呼地看着他:“不要妄图用美色来诱惑我!我意志力一点也不坚定!”

周和眉梢眼角俱是笑意,轻轻舒展,像是一个慢镜头,给景色增添了两分暖意。

王满气馁,见左右暂且没人,挠了一下他的掌心代表同意,嘟囔道:“都说了我意志力不坚定了……”

然而这顿美味汤包还是没能吃成,王满气喘吁吁被周和带着跑完十圈,刚从厕所里换完衣服出来,就看到教学楼门口站着的王爸王妈。两人一脸焦急之色,走来走去,似乎脚下的地板烫脚,让他们很难安稳地站上一时半刻。

一阵风迎面吹来,冷嗖嗖的,王满突然觉出一阵不祥之感。

周和也换好衣服走出来,他没看到王爸王妈,含笑走向王满:“走吧,还有二十分钟上课,时间紧。”

“……阿和。”王满下意识扯住他的袖口,紧张道,“我爸妈来了。”

周和一怔:“怎么了?”

“我……”王满心底里慌乱加深,额头上一滴冷汗缓缓地躺下来,黏稠地粘在脸上。

“我去。”周和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第一反应就是按了按她的肩膀,俯身与她正视,“别怕,没事的。”

王满茫然地点了点头,迟疑地跟在周和身后慢慢往前走,她努力地搜寻了一下记忆,实在想不起来这个年级时发生过什么样不幸的事情,然而无头无绪的恐慌却像是一只有力的大手,紧紧地攥紧她的心脏,让她连呼吸都变得短促起来。

周和先走下台阶,跟王爸王妈讲话,三人简短的交流几句,一起往她看了一眼。

王满心中一慌,脚下一错,不知哪里来了股力量把她往前推了一把,让她惶然地从楼梯上面摔了下来。周和紧张赶过来接住她的面孔晃过,王爸王妈焦急的神色晃过,王满的视线最终落到了操场正中央那面鲜红的国旗上面,她死死盯着国旗看了一分钟,没头没脑问了句:“是我爷爷出事了吗?”

周和诧异地看了她一眼,动了动嘴唇,似乎没想好措辞。

他一向不会撒谎,如果是假的,一定会立刻否认。

王满的心沉沉坠下,台阶不高,她摔下来也就额角被石子儿蹭破了一层皮,伤势并不严重。可一阵尖锐的疼痛感却从心脏四面八方地传递开来,大摇大摆地占领了她的大半情绪。

王爷爷昨天晚上如往常一般喝了两口小酒,哼着王奶奶在世时喜爱的小曲儿,到菜园子里把所有的菜都摘了给左邻右舍送过去。大约人到了那个关头总会有些奇妙的感应,他做完了这些,把剩下的菜做了,又做了道拿手的烤雀儿,一口一口全吃了,非要到镇上电影院里面去看场电影。

——那里正在做“怀旧七十年”主题活动,把过去七十年的电影通宵一遍又一遍播放出来。

那一天正好放的是王奶奶生前最后看的一场电影。

“她想要我陪她去看,我没去。”王爷爷离家之前,对邻居反复念叨着这一句话。

王奶奶生前想要他陪着去,他没去。

——现在,他来了。

王爷爷是急性中风,很快就丧失了语言能力和意识能力,被一个熟人撞见送到医院,现在就差一口气了。

王满蹲在他病床前头,双眼发痴。

他这辈子生了不少孩子,现在拖家带口一个不落全都过来了,将一个小小的病房占满了,而且还不止,门外走廊里有些小小的生命正不知门内发生的事情,无忧无虑地把这白色天堂当做快活的伊甸园跑来跑去。

门内一片寂静,只有窗户处一人没站——要留出位置给房间通风。

等了一个多小时,老人家一直没醒,脸色倒是红润,像是在做一场美梦一般。屋里的人静悄悄地又挪到了外面,他们没关门,方便观察里面的动静,也没赶王满走,都知道这丫头是老人家难得宠爱的女孩子,有默契的给她留了些空间。

“医生说,脑部大面积阴影,没救了。”王满大伯深深吸了口烟说道。

王满二伯脸色僵硬,他欲要发言,又按下不说,来回几次,将目光递给王爸爸:“老三,你说呢?”

王满四伯和幺幺也一起看向王爸爸:“三哥,你怎么说?”

王爸爸仿佛又回到了当年年少时的场景,妈妈去了,爸爸萎靡不振,这个家前景堪忧,比他大的被宠坏了,比他小的还不懂事,家里的重担全部落到了他一个人的肩膀上面,每回但凡有什么事情发生,所有人都眼巴巴望着他,盼望着他能拿个主意。现下最小的弟弟也在社会中摸爬打滚了这么多年,早已沾满了一身的烟火气息,孩子都蹿到他们肩膀高了,可发生了这样大的事情,他们还是本能地将目光投递到了他的身上,等着他一声号令,然后认真地遵守执行。

他叹了口气:“看爸自己的想法吧。”

仿佛有所感应,王满此时微微一颤,众人不约而同把目光投递进来——床上的人睁开了眼睛。

医生诊断他已经丧失了言语功能,喉咙被堵死了,脑部大片阴影,应该是没有意识了。

可王爷爷竟然看起来精神抖擞,他对众人微微一笑,有点含糊,但很努力地一个字一个字地说话。孩子们都围在了他的身边,此时没有一点声音,连路过的风都有意识地放轻了脚步。

王满怔怔地听着他一个字一个字地吐露遗言,身体慢慢地发颤,直到老人说完所有的话,像是耗尽了一生的力气一样,疲惫地合上双眼,等了几秒,又很艰难地睁开眼睛,吐字越来越含糊不清,带着不可逆转之势。他对于每一个孩子表达了歉意,为他这一生所做过的不合理的事情颠三倒四讲着话,毫无逻辑性,却一个接连一个戳中众人的泪点,一时所有人的泪如雨下。

“孩子,你刚出生时……受委屈了。”王爷爷枯瘦的手指捏了捏王满的手,那硬度硌得人发疼,“爷爷……不能看着你上大学了。”

他长长地吐出一口气,像是对于此生发出的一声感慨般的叹息。

然后,永远的闭上了眼睛。

“爸!”

“爷爷!”

哭号声响彻病房。

王满怔怔地拿出手,望了望手心,王爷爷刚才捏她的手时,不小心把手里的东西也落到了她手里,那是两张电影票,竟然还十分平展,像是被郑重地一遍又一遍抚摸过一般。她走出病房,被一个小堂妹撞了个趔趄,但她像是没有感觉一般,又愣又傻地往前走。

刚才,王爷爷说的每一句话,竟然都和上辈子一模一样,除了最后握着她的手落下这张电影票,几乎就是将历史轨迹彻底重合了。

上辈子,她可以茫然地跟着身边的人落几滴不知悲伤的泪水,可现在她竟然哭不出来了。一阵萧瑟的秋风刮过她的心田,那里的果实被涂上了新的色彩。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