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节(2 / 2)

人这一生,来了又往,去了又归。

究竟图个什么呢。

周和处理好了请假的事情,匆忙地赶到医院来,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王满像是受到了巨大的伤害,在医院的长椅上面蜷缩成婴儿在母体子宫内蜷缩的形状,有些瑟瑟发抖。

他放慢了步子,甚至掏出了纸巾,想要拥她入怀,想要擦去她的眼泪。

可王满抬脸,她双目空洞,脸上却是干干净净。

“我想看这个电影。”她拿出手上一团皱纸说道。

周和不明就里,但还是点了点头。

电影院是没有了的,他们回了家,在王满的电脑面前看。房间里窗帘紧紧地合上,屋子里没有开灯,光线很暗,比之电影院丝毫不逊色。两个人并排坐在椅子上面,静静地看着大屏幕上面播放出的一帧又一帧的画面。

周和几次三番悄悄地回头看她,却发现她神色恬静,像是真的在很平静的看一场电影似的。

直到电影落幕,王满才找回了神思,扑在他怀里放声大哭。

她好像是失去了一个亲人,但又好像不止失去了一个亲人。上辈子缺失的悲伤这辈子加倍弥补回来,她抱着周和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絮絮叨叨说着些“别人都不是这样的,别人都变了的”类似的话语。周和听不懂,可一颗心却敏锐地跟着疼痛,他努力挺直身体,想让她得到的依靠更有力量,想要她拥抱的姿势更加舒适。

一直到王满哭着打着小嗝渐渐地入睡,他一直保持着这一个姿势。

王爷爷的葬礼正在有秩有序进行中,所有王家人都在忙乱,只有王满独自一个人在家囤了好几天,怎么不肯去葬礼上挪动。周和既不敢打扰她,又害怕她会这样消沉下去,在她家门口转来转去,直到王满主动地走出来,拉着他一块去了王爷爷的墓地。

这天是他的头七,亲朋好友们渐渐散了。

墓园里增添了人口,但却更加萧条了。

王满拿着路边买来的打火机,将两张电影票烧给了他,然后缓慢地跪下磕了三个头。顿了顿,又磕了三个头。

周和不懂,也不问,跟着一块做事,将买来的鲜花放在墓碑前面,烧了纸钱,然后静静地看着墓碑上面的那张黑白照片。

“走吧。”王满艰难地爬起来,把胳膊往他面前晃了晃,“你看,我这几天都瘦了。”

周和看了眼,可不是?不仅瘦了,气色也很差。他忍住心疼,不出声责备,只悄悄地按了按她的肩膀,以示意安慰。

王满却露出几日来第一个笑容:“带我去吃好吃的吧。”

☆、Chapter33

墓园附近就有一家重庆小面,面店主人是一对正宗的重庆夫妻,操着一口重庆腔调很甜蜜地交谈着。面店很小,但是干净整洁,其中两张桌子上面都坐了人,正一边吃着这里最辣的面,一边吸着鼻子淌着眼泪。

周和点了两碗面,端回第二碗时,发现第一碗里面已经放满了油泼辣子,鲜红一片令人触目惊心。王满一筷子面条吃进去,嘴唇周围瞬间被辣油涂满红彤彤一大片,一滴红油顺着她的下巴就要掉下来,周和忙用纸给她擦了,转身要了瓶热牛奶过来。

王满吃辣的咸的食物不爱就着白开水,定要些带甜味儿的饮品,不然吃着就各种不适应,回头还会闹肚子,约莫是这几项东西八字不合,在她肚子里面各自施法,回回能折腾下她几层皮。

周和始终记着这一点,拿牛奶过来就一声不吭推到她跟前,王满就着他的手咕咚喝了一大口,冲他弯着眼睛笑了笑,周和这才放下心来。

一顿面就了三瓶热牛奶,王满吃完已经撑得走不动路,慢腾腾挪着步子往前移,路边大朵大朵的枯瘦梧桐树叶嗖嗖地往下砸。她不想把它们踩碎,就尽量绕着叶子走,或者抬着脚把叶子踢到半空,活像是军训走正步一样。

吃饱喝足,又走了会儿路,她两片脸颊红润极了,一双大眼睛里淌着奕奕神采,精气神恢复了七成。

感受到身边人的紧张,王满张口扯闲话:“阿和呀——”

周和竖起耳朵:“嗯?”

王满顿了顿脚步,转过身背着走,看那一座座白色石碑越来越缥缈,被一层雾气吞噬进去,身影愈发模糊不清:“我这几天做梦,老梦不到他。”

周和明白她在指代谁,不发表意见,只走在王满背后,认真地盯着她的脚下。

“其实,这样也好。”王满说,“别人都说,如果人梦见死去的亲人,说明亲人放不下她。我梦不到他,说明他没有记挂着我,对我是放心的。你说——他现在,和我奶奶团聚了吗?”

不等周和发言,王满自顾自点头,“应该是团聚了吧?”

周和轻轻地握住了她的手。

王满转过身来:“哎——别趁机占我便宜!”

周和一怔,一小簇火在脸颊上不断地跳跃,握过她的手本身就紧张得发虚,现下更是一股股电流窜来窜去,就快要把他那块的神经给烧糊烧短路了。

“逗你呢!”王满嘻嘻笑了出来,主动揽住他的胳膊。这个动作她先前从没做过,可她却做得自然流畅,像是习以为常一般。

周和僵直了半边背,感到女生软软的手臂和身体,渐渐地放松神经,手掌上面的电路情况不治而愈,仿佛上了润滑油一般,也流畅地往下一伸,将女生软软小小的手捏在了手心:“我会一直在你旁边的。别难过。”

他的手掌心有颗小太阳,很顺畅地把光热传递给她。

王满舒服地眯了眯眼,心尖上残留的那些荒废的苍凉果然被扫荡得一干二净。她这一个星期想了很多,可又似乎什么都没想,整个人处于一团混沌的状态。在她的认知里,“重生”已然是一件超科学的事情,她重生之前的状态不过是在睡觉,醒来却是一只刚刚破肚而出的新生儿。她的一切都变了,可又都没有变,直到王爷爷死前说的那一番话,才将她彻底击懵。

“我是在梦中吗?”王满心想,“到底是庄周梦蝶,还是蝶梦庄周?”

会不会,有一天,她一觉睡过去,醒来发现自己并没有重生?今生所发生的一切不过只是一场梦境?

会不会,有一天,前世的记忆越来越远,她发现那一切都是自己的臆想,现在的才是真实的?

会不会,她重生的那一天,就已经死去了?而这辈子,在那一天,她还会同样的死去吗?她的死,又会产生什么样的蝴蝶效应?

她一忽儿觉得自己是梦境,一忽儿觉得自己是鬼魂,一忽儿又开始质疑起自己对于往事的记忆,一具小小的身躯里恨不能装满一百零八个小人儿,你方唱罢我登场,足足闹了好几个通宵,闹得她心惊肉跳头晕脑胀。

直到晃着神来到王爷爷的墓碑前,一股脑儿磕了六个头,她方觉出些滋味来。然后点了碗重庆小面,火辣辣吃进肚里,一溜儿烧得心眼儿胃里大闹一场,她才彻底醒了神,觉得自己好笑极了。

管它是什么样子呢,起码现在的她是真真实实可以触碰的。管未来会变成什么样子呢,没有一个又一个“现在”的叠加,哪里铺垫得出一个“将来”?至于上一世?过去了的,就任由它烟灰云灭吧。

她应该心存感激,起码她获得了一个崭新的视角,看看她一直身处其中,却又不能深解其意的世界。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