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节(1 / 2)

活着,珍惜,才是最重要的。

一小簇冷风打着旋儿唱过,王满脸颊温度低了点,手掌却暖乎乎的,是周和一直包着裹着。他一只胳膊虚虚地拦在她的背后,不敢碰她,但又像是能辐射能量一般,呲溜溜地传到她背上。

王满抬头冲他一笑,突然很想撒个娇:“求抱抱!”

周和一惊,身体还没做出反应,神经已经率先将一桶红色泼到了他脸上,把他说话频率砍得七零八碎:“你、你、你……我、我、我……什么……”

王满趁着勇气还滚烫着,一脑袋扎进他怀抱里。周和瘦,但这会儿紧张,肌肉不自主地有力贲张出力量来,结结实实接纳了她的怀抱,手足无措地原地站了会儿,才试探性地、珍重地把手环住她的背,轻轻地拍了拍,脑袋里一闪而过的竟然全部都是在情话大全里看过的令人脸红心跳的肉麻句子,嘴巴被一股莫名的力量压制着,等了半晌,他放弃了说话,低头看着王满的后脑勺,只知道呆呆地笑了笑。

冬天很快就来临了。

大雪一场接连一场的往下掉。

这几年温室效应越发明显,几场雪过去,勉为其难地在地上铺了层冰,还来不及造成什么影响,门口不知哪家孩子堆的一个小可怜的雪人转眼就化掉了。

一帮孩子们凑钱买了个烧水壶,逢课间就倒水插电烧,然后把白开水全部喂了劣质的速溶咖啡,或者是一盒盒泡面,各种口味把教室弄得乌烟瘴气。

王满跟风了两三天,实在忍无可忍地弃掉了咖啡和泡面,想不通自己以前怎么会觉得这些东西很美味?哪里美味了?简直劣质到不可忍!

围绕着她的五朵金花都收起了闲暇瞎胡闹,没那个精神气明里暗里较劲那些无聊的东西了。冬天冰冷的大手把那些不安分的小火苗全部捏灭。五朵金花变成了五朵蔫花,举着课本一边看一边喝咖啡,中午也不肯挪步回家用饭,几朵花凑在一块儿天天点外卖,到处借外套以便于躲避学校保卫处铁面无私的保安,将口粮瞒天过海地送过来。

王满见她们五个人学得这么卖劲,被这气氛所感染,也选了作业比较多的一天留校,她跟周和顺嘴一提,周和没反对,反而谅解地点点头:“我给你送饭。”

王满邻座的“指甲油”花费尽心机遣送外卖却被成功抓捕时,看到周和竟然大摇大摆提着保温盒走进校门,一时长吁短叹,指着他的背影义愤填膺地对保安说:“太不公平了!”

保安一脸“看破红尘”地冷笑:“你拿保温盒,看我没收你的东西不?”

一招致命,“指甲油”花愤怒地甩袖而归,盯着王满的饭盒看了许久,怨念冲天三丈!突然,她转了转眼睛,凑上前问道:“满儿呀——”

王满打了个寒颤,把饭盒往她那边一推:“咱俩一起吃还不行么?”

“不!你休想贿赂我!”她义正言辞道,“先老实交待你的情况!”

王满莫名其妙:“什么鬼?”

“还记得宜室宜家吗?”她说。

王满糊涂了几分钟,缓慢地回过神来:“哦……”

“啧啧啧,看看这菜色!”“指甲油”花一脸沉痛地摇头说道,“惨痛的现实摆在眼前!红烧狮子头……清炒小白菜……糖醋排骨……竟然连榨菜这种配菜也有三种!这还不算宜室宜家,那怎样才算是?”

她痛心疾首指责王满的“奢侈*”,冷不丁看到过来收碗的周和,上下扫了几遍,吃惊道:“我还是头一回发现……你这小竹马竟然长得这么妖孽啊?”

周和被她大胆言语惊到,莫名地看她一眼,低头看了看王满的饭碗,点了点桌子:“怎么还剩这么多?快吃吧。”然后拿了瓶超市买来的热腾腾的牛奶放在她手边,“口渴了喝。还要什么吗?”

王满摇摇头:“不用了。”然而她已经有点吃不下去了,胡乱吃了几口推给周和,“饱了。”

“真饱了?”周和问。

王满连连点头。他这才把保温盒收走:“晚上呢?想吃什么?”

王满感受着旁边那只虎视眈眈的眼神,如芒在背,含糊道:“到时候再说。”

周和点头:“那你好好学习。”

王满被这话暖了暖心,冲他甜甜一笑,两人相视一眼,周和才含笑离开。

看他走远了,“指甲油”花一边恶狠狠地涂着指甲油,一边哼哼唧唧道:“还想瞒过我的法眼?”

王满抬手给了她额头一巴掌:“别瞎说!我俩还小呢!先管好你自己的肚子吧!”

“哼……”她注意力分散了点,大约也是觉得无聊,想着这不过就是个巧合罢了,没必要继续掰扯下去,涂完指甲又洗干净,把怨气发散完了,伸了个懒腰捂着肚子说,“也有道理,你俩还小呢,而且你俩要是真有□□,估计也发展不下去。哎,当我没说,我去找食物去也。”

“等会儿。”王满把她扯回来,“你什么意思啊?”

“你不是下学期就转学了吗?你俩真有□□,一个学期不见,还能不散?你看学期头追我们追得热乎着的男生,这会儿打死他们也不会承认那事,就是闹眼子罢了。”

☆、Chapter34

王满要转的学校早就联系好了,只等着她下学期直接去报道就成。期末考试也顺利得不像话,在家“种蘑菇”蹲了不到一周,她就接到班主任的通知回学校拿成绩单,顺便把转学手续各种章全部盖上。

她在班上人缘不错,基本属于跟每个人都很“熟悉”的状态,从班级第一到班级倒数第一,谁在路上碰着她都能随口聊上那么几句,都觉得这姑娘面善人和。可真要说到交心,掰着手指头脚趾头也找不出一个来。

这倒不是说她本身有什么问题,只是王满要转学这件事人人都知道,包括她自己也始终有心理准备,这把寒光呈亮的大刀悬挂在半空中,本能地将人与人之间更深层次的交流划下了一道不可跨越的暗沟,他们在暗沟对面交谈,谁也踏不过这一步。

王满本以为初中时光只是人生中极为短暂的一小簇旅程,可真到了要离别的这一刻,她心底里贸然升起一些懊悔。何必那么清醒地把结局当做挡箭牌?结局之后,还有生活,她和这些人兜兜转转,未必不能在社会大河流中重新相遇,干嘛不走心地来一段深厚的友情呢?高科技这么发达,除非发自本人意愿,谁还能真的永远消失在人海呀?

大雪纷纷,在脚后渐渐隐去痕迹。

王满对着闹哄哄的教学楼微微叹口气,转身扯着周和的胳膊当拐杖,避开那些结冰的滑路。

“以后还能来看他们。”周和安慰她。

王满:“不用啦。”她想起同桌说的话来,“没准下个学期他们就把我忘了呢。”

离别的话题太沉重,周和一时也找不到言语来反驳,只好表明自己的立场:“我不忘。”

“我知道。”王满俏皮地朝他眨了眨眼睛,她心里有数,不会被任何模棱两可的猜测弄得惶然失措,要是这点信心都没有,她也不会把两人的“将来”纳入思考范围之内,“记得经常跟我联系呀,不然我可不能保证会不会忘掉你呢。”

周和点点头,似乎还想说点什么,但终于还是选择了闭嘴,只默默地在胳膊上面更加用力,以便更好地支撑王满走路。

整个寒假被王满划分成了两个部分,一个玩一个学,学习只留了一周,玩则包含了过年拜年能全部事宜在内。除了除夕那天,她走哪儿都没忘记带上无线网卡和笔记本,废寝忘食地打游戏。亲戚家们关系都很和谐,对她很包容,来捣乱的无非是些小孩子们,这个王满最擅长哄骗,简简单单几句话就能把他们忽悠叛变,不仅不闹她还能给她端茶送水的服务。

一直到预留的学习时间的前一天,王满才完成自己的计划,把游戏里全部装备一股脑儿买了个精光,小赚了一笔钱,给她爸她妈包括王柏都买了点东西。最后只剩下了二十块钱,她去dq买了一小杯冰激凌,跟周和一人一半吃完了:“将就一下,等我赚大钱了再给你买礼物。”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