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节(1 / 2)

王满在难闻的火车车厢内嗅到了一丝清甜的香味,她看到一个男孩正变出一枝梅花讨女孩子欢心,心情不由自主跟着活跃两分:“哎——要不要看这么紧呐,卖身契还没签呢!”

饶是熟知王满的个性,周和还是忍不住有点脸红,装作不经意的样子拉了拉她的袖子:“小心点,人多。”

“给给给。”王满径直把手递出去,“你不就是想牵手么,给你。”

“不是……真是担心人多。”周和无力地辩解两句,顿了顿,还是把她的小手牢牢地圈在了掌心。

“口是心非!”王满俏皮地点评一句,小手乖乖地揣在他掌心里。周和身体十分健康,手掌长期都是温暖的,不像她,虽然生病次数不多,但还是特别怕冷,每到冬天手脚都极容易变得冰冷。她这坨小冰块在周和这个天生的小火炉中温温润润地化成了一滩水,心头有点酥□□痒的。

一直走到软卧车厢门口,周和才放了手,先侧过身让王满钻进去,再拖着行李随后跟上。

周爸爸和周妈妈已经安顿好了,哪怕只是一次短暂的旅途,两人依然把车厢布置得十分温馨,四张床铺都铺上了自家带的床单,行李收拾得整整齐齐,还摆了一个小碟子的零食放在床头,都是些简单可口的食物。

两人正头挨着头翻阅一本书,周爸爸声音低沉,念着其中一些词句,竟然十分有感觉。

“现场版新闻联播呀。”王满感慨了一句,“周叔叔,你要是念童话书,岂不是有种动物世界的即视感?”

哪知周爸爸竟然果真拿出了一本童话书,扬眉问道:“你想听?”

王满呵呵讪笑两声:“不敢劳驾您。”

她对于周爸爸虽然不怕了,到底还是残留一些惧意,回回正面交锋心头总有些毛毛的感觉。

王满话音一落,周爸爸突然感受到两股责备的视线,一股来源于放好了行李的周和,他特意把零食都摆到了王满跟前示意安慰;另一股则来源于身边的妻子,周妈妈温柔地嗔怪了他一眼,小声嘱咐:“别吓着孩子。”

周爸爸:“……”他知道错了还不行么〒▽〒一天的错误竟然要拿余生的每一天去弥补么〒▽〒

王满嘿嘿嘿悄悄躲起来笑了一下,软卧的床铺比硬卧大多了,她和周和两个人都瘦,挤在一块还能有富余地带。两人头挨头一起拿平板看电影,顾念着家长在现场,王满挑的是《你看起来很好吃》这部经典日漫。没看多久,周妈妈也被吸引了过来,三人变趴为坐,靠在一块儿认真地盯着屏幕,笑声不停。

周爸爸:“……”

他出去接了杯水,泡了杯花茶,茶包里面还有周妈妈专程配备的一些中草药,长期饮用对于他先前出任务受的内伤有治愈作用。

一星草药的味道在空气中打了个璇儿,越散越开,像是一滴洗洁精,迅速地把空气中油腻污浊的味道排斥干净。他低头啜了一口,原本萦绕在喉咙口的一些话语也随之咽了下去,暖暖地在胸腔中散开。

罢了,人啊,哪能事事都强按着自个儿的意愿行事呢?他上车时扛着三箱行李都开始有点喘气了,年轻入伍那会儿,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孩子们的事情自有如水岁月成全教导,他还是静静地喝着茶旁看罢了。

毕竟,他就要老了。

看了几部电影,随便去餐车吃了点饭,主要吃的还是周妈妈提前准备的便当。他们趁机把之后的事情商量了下,谈及工作安排,周妈妈说:“辞掉啦,我不适合这个行业,不必要太逞强。”

她身上那些女强人的味道如潮退般消失,真正温柔的女人味更为浓烈。但这和初始那会也有些差异,她现在是一坛口感温润的清酒,尝起来清雅恬淡,但醇度极高,后劲十足,挫折和爱情让她变得更美了。

“那也挺好的。”王满点头。不过——收入哪儿来?

“我还是去当我的小学老师。”周妈妈笑着说,“我给先前的校领导打了电话,进行了简单的电话面试,通过了,下周开学就可以上任。”

王满想象了一下那个画面:“那帮孩子们也太幸福了!”

周妈妈对她温柔的笑:“听你说话也很幸福。满满,读高中就在我家里住吧?”

周和有点傻眼,愣愣地看着周妈妈,被这消息如雷般猛地击打了一下,登时半边身体的魂魄都飞散了。

王满也怔忪了下,她原本跟爹妈商量的是住校,或者是住她家买的那套房子里面,包个车每天接送,也很安全,就是一个人总归会有点孤单。不过王爸王妈表示现在家具店规模已定,江湖地位基本屹立不倒,他们也不追求多么的富贵,现在的财富足够养老,也足够养孩子,接下来的就是大概保持一下,所以两人会有大把的时间轮流过来照顾她。

“呃……”王满琢磨着拒绝的措辞,她才不会承认自己其实很犹豫呢!和心动男生光明正大住同一个屋檐下什么的……咳,画面想想就热血沸腾了。

“没关系,要不先住半年试试看,如果觉得方便的话,高中就住在我们家里,如果觉得不方便的话,也没有关系。我们两家这么多年的邻居了,我是真喜欢你,把你当亲女儿看的,就是想多照顾照顾你。”周妈妈温柔地把王满的帽子扯正,然后推了推周爸爸,“你先去给满满爸妈打电话征求一下意见,看看他们怎么说。”

周爸爸看她一眼,听话的拿着手机去找信号强一点的地方了。

王满一边啃着周妈妈做好的点心,一边觉得哪里怪怪的,周妈妈刚才是不是给她挖了个大陷阱让她跳啊?她悄悄地抬头,周和依然一副魂不守舍的“痴傻”模样,周妈妈温柔地对她笑了一下,又伸出手擦掉了她嘴边的点心屑。

王满捂着心脏,快要对她心动了,这种温柔攻势实在是高明极了!

不过——

她明知这是个连肉块都没放的直钩,还是心甘情愿咬了上去。

谁说姜太公钓鱼,“愿者”并不是乐在其中的呢?

周爸爸出去了一两个小时才回来,手机已经没电了,温度烫得吓人:“满满爸妈说看孩子自己的想法,如果她愿意,他们也不会拒绝。”

等到了周家新家,王满才知道周妈妈为什么语气里那么笃定她会喜欢他家,因为他家房子就是在学校里面的教师房啊!超便利可以睡懒觉哒!

“这是前两年新建好的教师楼,我有一个客户是这个学校里面的老教师,他已经有房子了,不打算搬家,但学校给了他一个指标,他也不想浪费,就卖给了我。”周妈妈解释说,“其实学区房都是外面的人炒房价炒出的天价,针对自己学校里面的老师价位还是非常便宜和划算的,能拿到不少折扣,我想着以后总归是要回来的,干脆买了算了。”

她说着笑了笑,“买了又想着装修,人还没回来,先什么都给齐备全活了。其实家里存款就那么多,本想着是给阿和做老婆本的,既然买了房,以后只能靠他自己挣了。”

这房子格局很漂亮,装修走的是简约优雅风,很符合周妈妈的气质。四室一厅,两间主卧,一间次卧,还有一间约莫只能做仓库,面积很小,但总体来说算得上宽敞明亮。

很难让人不喜欢。

王满抽了抽嘴角,听到周妈妈话语里又抛出来的陷阱,无语两秒噗嗤笑了一声,见周和貌似状况外的样子,故意说:“阿和人长得帅,成绩好,父母又开明,还在这么好的学校里面有套房子……按照我们班女生的要求呀,他肯定会特别受欢迎,云姨你不要怕,他以后肯定能给您娶回来一个超级好的儿媳妇!”一边说,一边摆正脸色,等讲完话就完全是一副正儿八经的严肃脸,好像真的在客观陈述一件与己无关的事情似的。

周和终于有了反应,他神经一紧,立刻从“王满到底住不住我家,住了我家会怎么样”的纠结问题中光速跳到了“什么?怎么会讲到别人来做我老婆?”的泥坑中,不禁有点着急:“我不要什么媳妇!”他先看了周妈妈一眼,又找不到理由来佐证,只好焦急地看着王满,就差跳出来指着她说只想娶这一个人了。

看他急得如履热锅,周爸爸尴尬地挪开视线,心想:“真是个傻小子,怎么半点父母的聪明劲都没继承到?”周妈妈也忍不住笑了,她拍拍周和的胳膊:“好啦,妈妈也只是随便说说而已。”她又看了眼似乎十分无辜的王满,按下心底的狐疑,啼笑皆非道:“哪里就扯到那么远了?你这孩子!”虽然语气责备,但看得出她还是很喜欢他们。周妈妈觉得自己似乎有点过犹不及,及时地收了势,给他们安排房间——

“满满是女孩子,要住得好一点。”她把主卧之一给了王满,最大的那间当然是她和周爸爸住,至于周和则被赶到次卧去,“阿和是男孩子,不用太娇惯。”

倒是没有人提意见,王满刚清了清嗓子,就被剩下三个人一起看了一眼,不由得摸摸鼻子,乖乖地接受了这个“不平等”条约。

好像明明是对她的福利,怎么闹得她像是逆来顺受的一样呢……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