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节(2 / 2)

☆、Chapter36

住进周和家是什么感受?大概就是温暖,舒适。

王满每天揉着惺忪睡眼开房门时,发现家里灯已经点亮,周爸爸或者周妈妈围着围裙在厨房忙活,给他俩准备各式各样的精美点心。王满主动求早起运动之后,早饭改到了运动后,周爸爸牵头,两孩子跟着他跑,队形像是一个蠕动着的毛毛虫,或者形容成一个移动着的wifi信号格更为贴切。

晚上放学归来,家里烤箱里面出炉了一些热气腾腾的面包或者蛋挞类的食物,给他俩当做写作业闲暇时进贡五脏庙的丰富祭品。如果出了太阳,那天晚上的被褥一定是暖烘烘软乎乎的。

一个学期的时间,要适应当地的出题风格,还要尽可能在中考中取得好成绩,已经容不得任何懈怠在此间罅隙中求生。王满老老实实早起晚睡,除了头一个月的周考模拟考成绩起伏有点跌宕,往后就越来越趋于平稳上升,差不多可以跻身优等生的范畴。所谓差不多,仅仅指的是月考成绩单上面的成绩,别的学生们会去参加各种变态磨人的“奥赛”小妖精争取保送资格,她咬着笔头琢磨半晌,只报了一个英语的,最后拿到一等奖的过程还有些惊险。

她一向自诩天资聪慧,无非是仰仗的确不错的智商,以及在心底里坚固地筑起的“上辈子”底盘。这回可好,来到一个沿海城市,一个大浪铺天盖地冲刷过来,把她那根深蒂固的自信心像是沙滩上面精致的城堡一般,拍了个干干净净死无全尸。

王满找着自己的“根”了,发现这个“根”既没有自己想象中的粗壮结实,也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颜值逆天”,就是个高于水平线那么一丢丢的半成品罢了。她的狂躁之气也就瞬间吹散,海市蜃楼一过,沙漠的真面目呈现出来,王满想要寻求到“水源”,就务必要脚踏实地凡事躬行。

好在她心理素质强大,没被这落差吓得哭爹找娘,可以一边静静地看着光荣榜里同学们名单后面各种奖项的后缀和自己的鲜明对比,一边举着手机对另一端的王爸王妈吹牛侃天,洋洋洒洒的溢美之词将自己的生活美化了不止一个层次。

王爸王妈不是很放心,但孩子说到这个份上,他们感慨她的成长,又是欣慰又是失落。夫妻俩寻了个空暇一道儿回来瞅瞅,见周和家窗明几净,物美人和,待自家孩子也是真心诚意,那小家伙非但没有水土不服,而且被养得丰润了一圈。夫妻俩总算把心里头的大石块落了地,放心地把王满嘱托给了周家,不要钱似的天天快递一些进口牛奶类的高营养食品往周和家送,让周家门口曾经连着整整一个月都堆满了快递,邻居那个老太太还真诚地过来询问快递价格,感情把他们家当成快递公司的小仓库了。

一学期顺利溜走,王满参加完中考,往床上一趴,长长长的叫了一声,想到接下来还要过三年痛苦的高中生活,她觉得自己的心理阴影面积一定非常可观——普天下,有谁愿意重播高中三年的?

不过,眼下她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从很久之前她就冒出过这样的想法,只是碍于各种主观和客观的因素未能得偿所愿,现在距离高中开学还有将近三个月的时间,已经藏匿起来的想法再一次浮出水面,渐渐形成了个影子。

——她想赚钱。

这回就不是打游戏那么简单了,她想玩一票大的。

至于大到什么地步么……她不太清楚。只要一想到能让钞票流水般从手中呈现滚动模式播放,王满有点紧张的兴奋感,脑子里面莫名其妙联想到一句画风截然不同的广告语——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

激动完了,王满捂着小心脏蹬蹬蹬跑到隔壁房间去找周和商量。没想到周和竟然拒绝了她:“对不起,我暑假有补课要上。”

“……好吧。”王满失落地回到房间,呈大字状往床上一躺,她的淘金计划还没正式启动,已经夭折了一员大将,感觉好像被砍掉一只胳膊一般。

周和怕她难过,敲门进来解释:“下个月有一个很重要的考试。”

“没关系啦。”王满体谅地拍拍他的肩膀,发现好像无法自欺欺人——她真的挺难过的,倒不是因为周和不帮她,而是因为周和有史以来第一次拒绝了她。她动了动鼻子,自己玩着自己的手指,觉得周和的存在简直变成了一个照妖镜,她的“原形”有点压抑不住了。王满扭了个身背对着他,挥挥手,及时地将矛盾遏制在摇篮中:“你快去忙吧。”

周和有点着急,见她滚得远了,本能地拉着她的手腕往回拽了一点,急匆匆地解释道:“就是一个比赛,几个学校联合起来举办的,从中选拔一些人去科大少年班上学。我上个学期参加数学、物理、化学奥赛,都拿了一等奖,所以老师推荐我过去,不去不行……”

他拉得急了,王满又没警惕心,“刺溜”一下就滚到了他的怀里。大夏天的,两人穿得都很简单,王满里面只穿了件吊带裙,外面套着一个长袖的牛仔外套。被他一扯,外套一只袖子扯了个空,右边肩膀上面的吊带滑了下来,露出少女洁白细腻的半边胳膊。

动作发生得太快,王满滚得脑袋一晕,抬头时被冷气十足的空调喷了一脸,只抓住他话里的一句来感慨:“你是不是人啊?物理化全部拿了一等奖?”

——她没得到回应,纳闷地扭头,周和已经跑到房间角落去面壁了。

冷气一吹,王满回了神,察觉到不对劲,红着脸把衣服扯正,一脑袋钻到枕头底下去了。

两人先前那点小情绪:紧张、失落、害怕、委屈……

在这一刻被冷气冻了个十足十。窗外蝉鸣声似乎洞穿一切,不知疲倦依然叫嚷个不停。房间里只剩下空调轰隆隆吞云吐雾的机器声,掩盖住了一切砰砰巨响的心跳声。

但是,好像又不吵。

“怎么都躲在房间里不出来?我买了西瓜。”周妈妈推开门,先被冷气惊得一哆嗦,看了眼空调,“哎呀,你们两个熊孩子,这才六月份,怎么把空调调得这么低呀?十六度……你们是想生病了吧?”她把遥控器找出来,一下一下往上调整,机器“滴滴滴”的声音像是一只小爪子,将两人的心脏一下又一下似有若无地提着攥着。

“满满生病了吗?”周妈妈见她在被子里面拱成了一坨小团子,忙过来摸了摸她的额头,温度倒是正常,就是脸红得很不对劲。她不由笑了声,把王满往外扯,温柔地教训她,“你这孩子呀,又想要凉快,又害怕冷,看把这小脸闷得红成什么样子了。行了,出来吧,云姨给你买了大芒果,冰镇好了的,今天准你吃两个。”

“谢谢云姨。”王满瓮声瓮气说道。

周妈妈有些讶异:“谢什么?不是应该的嘛。”

这边一个磨磨蹭蹭开始套拖鞋,恨不得拉成一个长镜头慢动作,几次三番套拖鞋失败,红脸低头也不着急。那边一个还面朝墙壁,像根钉子似的动也不动。周妈妈终于品出一丝奇异的滋味来,摸了摸王满的脸,扯着周和到隔壁房间。

一掰正他的脸,红火模样丝毫不逊色王满,周妈妈好笑又好气,直奔主题问道:“你是不是喜欢满满呀?”

周和找了半天也找不到合适的视线着落点,最后盯着墙上一张有王满的合照,看着她的麻花辫轻轻地“嗯”了一声。

“臭小子。”周妈妈突然顺手拿起一本书往他胳膊上砸了一下。

她是个温婉的女人,从未对周和动过手,哪怕是他以前和那些嘲笑他的孩子们蛮横地打架,周妈妈也只是温柔地领着他回家,把伤口擦干净,上好药,给他报名了一个散打班,温声说:“阿和,嘴长在别人脸上,我们没有办法控制,对吗?妈妈知道你伤心,可是拳头不是这样用的。妈妈带你报了这个班,也不是为了让你去打架,去惹是生非,而是希望给你一个盾牌保护自己。别人的善意,我们要感恩接过,别人的恶意,我们无法排斥,但起码要保证不被影响,不被同化成自己讨厌的那种人,你说呢?”

现在她乍然动了手,周和一下子懵了,他从刚才尴尬的情愫中走出来,怔怔地看着周妈妈。

“怎么了?还不服气呀?”周妈妈又打了他一下,“臭小子,你喜欢别人小姑娘,是这样个喜欢法?”

周和本也觉得自己不对,乖乖地闭了嘴,垂首听她教训。

☆、Chapter37

周妈妈以为周和年纪太小不知轻重,因为喜欢女孩子就做些不恰当的举动,义正言辞教训了他一顿,顺便普及了一下要循循善诱追女生、尊重女生等的方法,画风越到后面楼越歪,但是周和一脸崇拜认真记笔记的样子极大地迷惑了周妈妈,等到她口渴反应过来时,忍不住扑哧笑了出来:“你这个孩子,算了,妈妈不应该错怪你。”

周和记笔记的动作一顿,想起刚才那一幕,脸颊又飞速地烧红了。

“行了,出去吧。”周妈妈见周和这个模样,心底有些无奈和奇异的欢欣,就他这种性子,哪里做得来那么非分的事情?她这事处理得不当,幸好没伤着孩子。

她让周和曲着膝盖蹲低了点,抚平他肩膀上升起的波澜,微微一笑,那么小的一个小团子啊,终于长成了一个开了情窍的大男孩了。他要学会有担当、有责任,要张开翅膀从一个家庭,飞到另一个家庭,从被庇护的小孩子,转换角色到庇护自己的一家人。

两人到客厅,王满已经食不知味吃完了三个大芒果,这芒果都是从冰箱里新出炉的,冻得很厉害,一口一口如同嚼冰,好不容易把她心底里呼风唤雨的那团鬼火给压制下去,刚抬头跟周和两人碰撞了下眼神,那团鬼火立刻张牙舞爪功力倍增,再一次把她心底江湖搅得腥风血雨不得安宁。

两人心里头都是“天雷勾动地火”,看起来却一个赛一个害羞,静静地坐在餐桌首尾,低着头谁也不敢再看谁一眼,仿佛只瞥一下就会引爆一个了不得的炸弹似的。

周妈妈有点想笑,拿了钱包:“我出去买菜。”便把门一关,留给两人空间来消化刚才那件“尴尬事”,其实她早就买好菜放进厨房了,出门逛了一圈什么也没看中,倒是莫名生了些少女心,仿佛又回到少女时期,和心爱的人牵个手都会失眠几晚辗转反侧。炽烈的阳光在这一刻变得十分温柔,她弯起嘴角轻轻一笑,转到商场给周爸爸挑了件礼物,然后难得的约他看场电影。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