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节(1 / 2)

周爸爸一怔,哭笑不得:“咱俩都这个岁数了,还去电影院凑什么热闹?你喜欢什么,我买碟片回去,咱俩一起看,行吗?”

周妈妈难得娇嗔他一眼,撇撇嘴。

周爸爸登时“化作绕指柔”,大掌揽过她的肩膀,低声应答:“你想干什么都行。”

两人买了张情侣座的票,在身后一众小情侣各色各样的眼神中进入电影院,灯光齐暗,他们相视一笑,紧紧依偎在一起。

王满在房里窝了半晌,发现过了饭点周妈妈还没回来,她死撑了一会儿,实在饿得不行,出去到厨房逛了一圈,发现菜色竟然很丰盛。她给周妈妈打电话,没人接。给周爸爸打电话,干脆直接处于关机状态。她有点傻眼了,又翻捡了一下菜色,发现都是一些处理起来比较麻烦的,她都做不好,只好闷闷地往房间走,想着干脆换件衣服下楼买外卖好了。

走到房间口,周和也从房里出来了。

两人紧张地互相看了一眼,又紧张地把视线挪开,发现实在无处安放,又互相看了一眼,再次紧张地挪开,氛围简直堪比“战|争”。原地互相对峙了五分钟,王满首先破功,忍不住笑了一声,往前走了一步,挠了周和一下,嗔他:“傻子。”

周和十分配合地傻傻一笑。

王满又羞又想笑,戳他一下:“呆子。”

大概这个称呼实在让人容易联想到某个滑稽的庞然大物,两人脑洞意外撞到一块儿,终于不约而同化了冰,尴尬的气氛荡然无存,互相笑笑,终于从异次元被拉回到了现实世界,恢复了正常相处模式。

“好饿。”王满摸摸肚子说,“附近有好吃的外卖吗?点外卖吧,我看云姨和周叔叔肯定在一块出去玩了,一时半会回不来,总不能饿死呀。”

周和见她一副小可怜的样子,立刻把袖子撸起来:“我来做!”

王满眨眼:“你确定?”

周和严肃地点了点头,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王满立刻捧场:“快去!相信你!”

周和被打了一剂强心针,晕乎乎的进了厨房,他记忆力好,平时没少帮父母打下手,把他们做饭的过程看了千八百遍了,所以看到这些食材时“胸有成竹”,觉得自己必然能做出一顿还不错的饭菜来。可惜,做饭和解题是两件截然不同的事情,后者的实践操作难度显然要低于他的想象,那块肉瞧着粉嫩嫩可爱极了,一刀切下去立刻变得狡猾滑润,刀锋一偏,在他手上划开了一道血口子。

“没事吧?!!!”王满本来搬了个板凳在一旁瞧热闹,见到这幅场景,竟然觉得那刀子像是同步在她心里也来了那么一下子,把满厨房的调味剂一块打翻丢了进去,这会儿滋味难受极了。她一紧张,本能地遵循脑子里冲动的想法,低头给他吮吸手指,吸了两次见出血势头不那么厉害了,拿了橱柜里备着的创口贴小心地给他贴上去,呼呼吹了两下,抬头问,“疼吗?”

周和早就感觉不到什么疼不疼的了,他浑身感观在王满用唇碰到他手指的那一刻就一起按下了“关”键,现在他脑子里一片白茫茫的太阳光,照得他眼花缭乱,一小簇一小簇的烟花在身体里埋藏的处处神经一块绽放,像是短路时刻碰撞出来的火星,砰地一声把他给烧了个“外酥里焦”。

“怎么啦?疼傻了?看你那副逞能的样子,还以为你多厉害呢,其实……哼哼,以为所有事情都跟数理化拿一等奖一样简单吗?”王满数落他,“还是点外卖吧,可别瞎折腾了,怪让人紧张的……”

她的唇色粉嫩,刚才帮他吸过血,下唇处还沾了一滴,但她没察觉到,嘴唇一张一合数落他,显得娇嫩欲滴。周和恍恍惚惚恢复了些神智,终于目光里凝聚了些神采,鬼使神差的,就抬起大拇指,轻轻擦了一下王满的下唇。

王满话说了一半,被他摁停了,血管内部立刻火烧火燎起来,恼羞成怒道:“干嘛呀!”

可惜一句气势汹汹的话语被她的声音说得娇软撩人。

周和脑子里面还是一片乱哄哄的,本能地低了头,和她目光正视,紧张到控制不住吞吐的气息,心底里隐隐有个声音爆炸般响了起来:“亲她!亲下去!”

王满鼻头痒痒的,全是少年紧张吐出的热气,一片一片潮湿的、心动的、细腻的……

她眨了眨眼睛,喉咙像是被谁把了关,一时半个字都说不出来了。她明显感受到气氛变得燥热,屋外的太阳光是否过于热情,竟然把屋内的两个人全然笼罩在了其中?

然而——

她认命般的,紧张又羞怒的,隐约似乎有些甜蜜可耻的,悄悄地闭上了眼睛。

意料之中的那个吻却没落下来,周和在紧要关头及时刹车,一把把她揽在了怀中,嗓音意外的干燥:“王满……”

“嗯?”王满除了心跳声听不到别的东西了。

“王满……”周和又轻轻地把她名字喊了一遍。

奇怪,不过就是喊个全名而已,又不是什么羞人的昵称,可却被他喊得带了些难以抵制的蛊惑意味。王满动了动耳朵,乖乖地在他怀里一动不动:“怎么了?”

周和却没再说些什么,只是更认真地、珍重地把她抱紧了些,过了许久从说:“等我,等我以后说话有了分量,承担得起喜欢你的责任了,我、我会——我会很喜欢,很喜欢你的。”

王满小小声:“嗯……”

周和面红耳赤把她放开了。

见他就那样转身走了,王满呆呆地眨了下眼睛,捂着跳得快得像是要蹦出胸膛的心脏愣了愣,突然扯过他的袖子,踮着脚亲了一下他的脖子:“等你哦!”然后像是一个得逞了的猎人,又紧张又害羞地溜跑了。

为什么不亲别的地方?

不是不想……是……她够不着啊〒▽〒

但是这一点一定不要被看出来,王满揣着一颗狂跳的心脏,跑进房间也面壁了十几分钟,一点也没有从刚才的氛围里走出来。尽管这事情做得不太矜持,可她不后悔……

奇怪,不过就是喊个全名而已,又不是什么羞人的昵称,可却被他喊得带了些难以抵制的蛊惑意味。王满动了动耳朵,乖乖地在他怀里一动不动:“怎么了?”

周和却没再说些什么,只是更认真地、珍重地把她抱紧了些,过了许久从说:“等我,等我以后说话有了分量,承担得起喜欢你的责任了,我、我会——我会很喜欢,很喜欢你的。”

王满小小声:“嗯……”

周和面红耳赤把她放开了。

见他就那样转身走了,王满呆呆地眨了下眼睛,捂着跳得快得像是要蹦出胸膛的心脏愣了愣,突然扯过他的袖子,踮着脚亲了一下他的脖子:“等你哦!”然后像是一个得逞了的猎人,又紧张又害羞地溜跑了。

为什么不亲别的地方?

不是不想……是……她够不着啊〒▽〒

☆、Chapter38

周和要比赛这事给了王满一个启发点,现在干什么来钱最快?——教育呀!

针对什么的教育来的最有效?——考试呀!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