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节(2 / 2)

王满在网上搜索了一下类似的资讯,尤其是着眼于教育方面,心底有了个大概的成算,然后报名参加了一些网络名师的宣讲课程,大概明白了他们走的路线,于是决定自己创办一个网络课堂,这样连教室都不用操心了,直接在yy或者企鹅上面创办一个大群,把报名了的学生全部添加进来就成了。

她连讲什么内容都想好了,术业有专攻,她想要主讲英语口语。这大概是她身上最大的优势,她每天早晨都是被地道的英语录音叫醒的,在那个专门打造的语言环境中,已经养成了最好的语言习惯。如果把她全副武装打包起来丢到纽约,单听声音,没有人会怀疑她不是本地人。

接下来,最重要的是宣传问题。

王满给自己列了个表格,详细把网络上面搜索到的相关宣传语分门别类的标记下来,写满了整整十张a3纸,吸取前人的经验教训,再结合自己的优劣势,决定先简单地试水一下。

她把宣传平台定在了各大英语学习论坛。

网络信息轰炸时代,想要在网络上面大浪淘沙实非易事,再怎么一般的商品摆在了这样一个平台,就算抱着“尝尝试试”的心态,点击率也不会低到哪里去。

她给自己伪装了一个身份——a大在校学生,口语一流,想要在网络上寻找一些志同道合的小伙伴,只收取极少的分享费用,重要的是交个朋友,一起相亲相爱的在追求完美口语的道路上愉快的走下去。

学生证照片用的是一个堂姐同学的同学的同学的,p掉了头像和证件号码,只留下了一些简单的院系信息。顶贴的人来自天南地北——全是她曾经在游戏上面认识的一些关系很不错的朋友,留言方式各异,有找茬的——她犀利回答;有追捧的,她谦虚回应。所以无论是查ip还是查别的信息,竟然都找不出直接的疑问点。

她的宣传语很简单,随意地透露出自己“很牛逼”的意思,但是又像是在陈述一件平常事一样,说明了下宣讲会的时间点,每个人都可以试听两节课再选择是否购买课程。为了防止暴露身份信息,她请一个游戏上认识的高手教了自己简单的几个计算机代码,把ip信息隐藏起来,电脑也设置成了防侵入模式。然后她在淘宝上面用周妈妈的身份证注册了一个卖家,发出购买课程链接,把自己武装得十分神秘。

然后,就是备课网络课程的事情了。

公共课程选择在yy上面创建频道开讲。王满着实花了不少心思去准备。其实研究一下近几年大卖的口语类型的讲课思路就很了然,吸引学生们购买的关键点在于其趣味性以及实用性,其中趣味性一定是居于首位的。如果一个教师讲的全部都是干货,缺乏“画龙点睛”的那个“睛”,其课堂就像是一块干瘪瘪的压缩饼干,很能抵御饿意,但却枯燥乏味,让人难以下咽。

叫好又叫座的课堂一定是一块漂亮的水果蛋糕,鲜亮好看,味道甜美,营养丰富,还很实用——不论是用来装逼送人,还是自给自足,都能圆满。王满在讲课方面缺乏经验,这没关系,她忽悠人的本领一如既往地高,谁说文采斐然道理一堆的就一定是好的演说家?戳不中受众g点一切白搭。

真正好的演说者——是能引起共鸣的人。

开讲那天,直播频道里面来了两百多个人,王满开了麦随口聊了几句,立刻把最大的劣势、也是最大的优势公之于众。

——这个讲师,声音太嫩了,简直能掐出水了,脆生生的,实在醒人耳目。

底下立刻有了起哄的质疑。

王满很淡定自然地切换英文模式,声音还是甜美生脆,但质疑声明显就小了下去,与此同时,频道里面的人数也开始增长了。

她捏着一把汗,努力保持全程自然,随机抽取一些提问回答,诙谐幽默,还接地气——网上段子信手拈来,巧妙运用,如同一只运筹帷幄的手,牢牢地将人心攥在了手中。

等到两个小时的宣讲会结束,频道里面已经有了五百个人,将近一百个明确表态还会光顾下一次的课堂。王满声线平稳地和大家告别,然后往床上一趴,打了好几滚跑到卫生间去洗了个澡。她怎么会不紧张呢?身上已经全然湿透了,连嗓子也哑了好几分,又干又涩。

好在,首场基本成功,没掉链子,她按捺了两小时的小心脏终于成功激活,跑到隔壁调戏了一下周和,再次欢欢喜喜回屋准备下一次的公宣课。

三天后,第二堂公宣课又次圆满成功,这回听课人数突破了七百个人,论坛上面除了她自己的那些水军,还有一些听过课的人发表的一些感想。语言诚恳,有理有据。王满全都认认真真地复制粘贴到word文档里面,拿到楼下打印店打出来,放到了书桌上最显眼的文件夹中。

再过两天,第三堂课也顺利结束,此刻她的听课人数已经将近一千人,然后她在下课的时候提了出来,下一堂课将会在企鹅群里面进行,只有在淘宝上面购买课程了的客户才可以进群参与课堂,感谢大家这几天的陪伴云云。她卖了萌,讲清楚了注意事项,把淘宝链接发了上来。

不过才一个晚上的时间,论坛上面的褒奖之语迅速地被批判的声音给埋没。网络信息时代的确是让生活变得快捷方便,但是与“讲干货的教师”和“引起共鸣的教师”相比,最受欢迎的还是“免费的教师”,好像一旦涉及到收费,总有些人会觉得不可理喻,会上蹿下跳以仇人之势极尽尖酸刻薄之话语来泼脏水。他们哭诉自己穷,好像这样会很在理,会拔高自己的档次,会让收费之人的嘴脸变得“面目可憎”。

可是,当今社会,谁又是真的容易之人呢?为了一堂课而认真准备付出的心血,还有铺垫了这堂课的她的实力,都非一日之功可以炼成。到底谁才是在理的?

王满默默地看着淘宝卖家后台,听她讲课的人那么多,说得到有用信息的人那么多,真正愿意购买的却只有不到五十个人。而她卖一周的课程,也不过每个人只收取八十元钱的费用而已。

一个星期,每天四个小时,加起来二十八个小时,相当于一个小时只收不到三块钱的费用。而她为了这一个小时所做出的努力,早就远远地超出了这个价值。

她继续浏览网页,有个自称买了课堂被拉进群的人说:“已经有四十八个人买了课程了,这个讲师赚得太多了,强烈要求她多出一些免费课程,或者在群里多加一些课时,我们的钱很珍贵的!”

王满面无表情点进去她的id,看到她发的上一条贴吧回复是:“楼主也太抠门了吧?买衣服竟然去这几家均价三百的,真是掉档次,我平时都是最起码一千起的,去趟星巴克都能花几百块,强烈建议楼主改善生活品质!千万不能舍不得花钱!”

所以,与星巴克相比,知识是“低贱”之物吗?

和你的生活相比,我的付出就是“卑贱”之物吗?

王满放下鼠标,吐出一口浊气。她突然觉得很冷,窗外白光灼灼,分明是烈日暖阳,她推开窗户,半点感受不到暖风,即使关了空调,也只感受到身上汗水涔涔而下,却丝毫觉察不到半分温度。

她踱来踱去在小房间里面走了半个多小时,这间“小盒子”太闷了,让她觉得窒息。她想:“不要被别人干扰,既然有人信任你,那还是要努力备课,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然后,她再次刷新了一下贴吧,竟然看到有人在甩卖她的课程,内容是——刚才买了这个萌妹子的课程,个人觉得八十块钱还是有点小贵的,有没有人愿意跟楼主分担费用呢?我会全程录音下来分享给你们,大概一个人五块钱吧。这个萌妹子最近几堂课相信很多人都去听过,真的讲的超级不错的,听声音应该也是一个美女,口音又那么地道,真心觉得秒杀了好几个所谓的名师,所以这个价格很公道,欢迎大家来分享噢!

然后,底下,竟然真的有人附议,竟然还翻面了。

王满数了数目前为止声称已经跟楼主打了钱的人,竟然超出了一百个。

一个人五块钱,楼主不过是花了八十块钱,最后上了一堂价值斐然的课程,还赚取了五百块的外快,真是一手好算计!

王满关了电脑,埋头认真地备课,备着备着,一股心酸油然而生,一滴眼泪落在纸上,模糊了一个又一个字迹。

太难受了。

太不能理解了。

如果她不好,告诉她,她可以改。

如果哪里有问题,告诉她,一切可以交流。

她拿真心出来,最后竟然只得到这样的结果?不止是心寒,脸颊更是像是被重重的扇了巴掌一样疼痛难忍。她突然想起上辈子喜欢过的一个网络作者,文章写了一半便弃文了,说是无法忍受盗文网站的同步更新,难以承受看了盗文还过来对她指手画脚的人们,她无法通过热爱的文字支撑生活,只能选择痛苦地斩断,或许不是这样热爱,也不会受到那样莫大的伤害。

当时文下评论区全是对于作者的指责,甚至有人上升到了人身攻击,用难以想象的恶毒句子来诅咒一个曾经给过他们莫大快乐的人。后来那篇文解了vip,订阅数公之于众,低到一种可怕的程度,与此同时盗文网站的点击率,竟然是订阅数的几千倍。

王满当时看了就过了,现在想起来,竟然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哪怕看盗文的分一半给看正版的,是不是就可以支撑起那个可爱姑娘的梦想?是不是就能让她顺利地写下去?那些言之凿凿被坑了还诅咒她的人,如果买了正版,给了鼓励,是不是就会让结局焕然一新?

她太难过了。

☆、Chapter39

周和进门时看到的就是王满趴在桌子上耸着肩膀呜咽的样子,像是一只找不到家的可怜小动物,可怜巴巴的窝成一团。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