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节(1 / 2)

他是来送杂志的,王满订阅的少女漫最新一期送到家了,他签收了帮她拿进来,却没想到会撞见这样的一幕。

周和心里一慌,他紧走了两步,脚步变得迟疑了一些。王满虽然有时爱撒娇卖萌,个性却有其要强的一部分,尤其是两人……他怕她不喜欢自己看到她这副模样,一时进退维艰,当真是心慌意乱、手足无措。

王满听到动静了,只趴得深了点,没开口赶人。

周和便试探性地一步一步往前走,终于走到她身边,心里已经恨不得把她揉进怀里百般慰藉,手指尖却迟迟地落在半空中不知该不该落下。等了等,他终于心疼地把手掌放在她后背上面,轻柔的、缓慢地抚摸几下:“……我在这里。”

王满就转过身搂着他的腰,把脑袋埋在他胸口处,没多会儿那里就湿透了一片。

周和轻轻把她抱着,一颗心快要绞碎了,想要问她发生了什么,但终究只重复道:“我在。”

王满闷闷地回复:“我知道。”

哭了半天,她也哭累了,两只眼睛肿成了大桃子,脸颊两边闷得粉嫩嫩的,抬头擦干净眼泪鼻涕,对着镜子皱着眉摸了摸红得一塌糊涂的鼻头。她皮肤嫩,被卫生纸□□得起了一层皮。王满嘟嘴不满道:“都变丑了。”

周和深深地看着她:“不丑。”

“哼……”王满轻声哼哼,刚才内心饱胀的“委屈”“难过”“伤自尊”一并灰飞烟灭,迟疑的羞意爬上心头,她暂时忘记烦心事,一双水润的红眼睛瞪了周和一下,“我什么样子你都喜欢。”

周和配合的点头:“嗯。”

王满抿了抿嘴,努力将自己的“遗忘期”延长,视线转到他手上:“我的漫画到了?”

周和递给她。

王满就拿起漫画认真地看了起来。

她必须要做点什么事情,不管是什么事情都好,要把她现在的全部心神都插上占领旗,明晃晃的宣誓领地,避免刚刚打了败仗的负面情绪卷土而来。

周和完全理解她的想法,可不太愿意走开,他有点后怕,但因为不知“敌人”是谁,所以更加惶恐,他指了指电脑:“我刚才在跟老师视频,用下你的电脑继续?”

王满巴不得他赶紧占着用,她的“委屈期”还没完全过,“火爆期”已经隐约升起,如果少女漫这股子“东风”压不倒火爆期的“西风”,她恐怕马上就会登上论坛,把那些可耻的嘴脸一个个痛斥一遍,宁肯真的一毛钱都不赚,在淘宝上把货款全数退回,白白付出三节公开课的心血,也不能让那些卑劣无耻的人从她这里以下作手段牟取半分不义之财。她可以“鱼死网破”——就当是把心血都喂了狗了,交了进入社会的第一笔学费。

她身上滕然升起一股怒火,考虑到周和在这里,她也是豁地站起来后,很快控制好脾气,又一屁股坐到软和的床上,翻到漫画书里连载的最喜欢的那一篇认真地看了起来。

周和揉了揉她的头发,对她笑了一笑。

王满被他安抚下来,蹭了蹭他的掌心,主动解释道:“行啦,我没事,就是刚才看了一部很悲伤的电影,太难过了才……”

周和目光澄澈,似乎了然一切,王满扯着瞎话觉得没意思了,但也不想把真话全盘托出,她受一百分的委屈,爱她的人也会随之受一百分的委屈,甚至更多,所以——她自己受着就好了。

王满对他扮了个鬼脸:“好啦,骗不过你,不跟你玩了,学你的习吧。”

她说瞎话可以治,打太极就没辙了。周和也不是一定要揭开她的伤疤,没再继续追问,开机后自动蹦出王满企鹅的登录,周和没有窥探她*的想法,直接按了最小化,然后登录自己的企鹅,联系老师,在等回复的过程中,突然看到右下角提示框中有“退款”的字样,心里一动,点了自动忽略。没想到忽略了一条,还有第二条,第三条……

周和大概猜测出发生什么事情了,他内心像是被热油浇过一遍似的——愤怒极了。他很清楚王满对于办网课这事的用心程度,如果说一开始是抱着赚钱的目的,到最后完全就是用真心和喜爱来面对了。如果真的是想要赚钱,不可能用心到这样的地步。可是,他喜爱的女孩子拿赤诚出来,换来的却不是意料之中的收获……

周和替她难过。

他一个接连一个关掉了小窗口冒出来的群消息,最后干脆把她的企鹅退掉了,貌合神离地跟老师视频上完一节课,回过头,王满已经趴在床上睡着了。她是真的受了委屈,人前不敢表现出来,等到睡着了,那些磅礴的委屈大军再一次吹响号角攻略了她的领地,她嘟着嘴皱着眉,仿佛要哭出来似的。

平时,不是这样的,她是一个连睡觉也会快乐的人,就算沉睡过去,眉梢嘴角的温暖笑意一点都不会少。

周和心疼地看着她,把蜷缩成一团的她抱到床中央去,掖上一层薄薄的空调被,把她额前湿掉了的刘海扒开,极其克制才没有拥她入怀。看了半晌,周和慢慢退出房间,关好门。

王满醒来时,天都快黑了,晚霞铺了一层金色在窗沿上。她睡得神思恍惚,有点懵里懵懂,在床上坐了一会,发了会呆,才想起睡前发生的事情,对着电脑哼哼了两声,斗志重新燃起,腾地爬起来登陆上去,只见群里竟然有十个人要退款,理由五花八门。王满还能不清楚他们的小心思?无非是在网上看到有兜售盗版的,想要省钱才过来糟蹋她的心血。

她一一受理了,直接把论坛上面那个宣称只需要五块钱就能分享的帖子链接发到了群里——那个帖子底下已经有将近两百个人回复了,楼主跟层主聊得不亦乐乎,每层楼里面恨不能把她夸得天花乱坠,甚至到了最后还把价位降到了三块钱一位,一层一层全部都是山呼“楼主万岁”的。

一个投机倒把的卑劣小人得到了万众叩拜,她这个付出心血的贡献人倒是落了个“贪便宜的铁公鸡”之称号,实在讽刺至极。

王满:“我看到网上有卖盗版的——我不知道是群里哪位‘好心人’拿去分享的,谢谢你的宣传,不用我给您派发工资吧?我这里庙小,实在容不得您这样的大神。看了您的帖子,我才发现我是这样一位滥收费用的小人,实在是惶恐不已,希望大家都能从我这儿退了,我就给这一位大神讲课吧,您们都去买他的课,多便宜呀!祝这位大神早日发大财,来日鸿运当道,可别忘了小的当年的同流合污,就这样。”

群里沉寂了十分钟,一片沸腾。

王满已经做好了被喷的心理准备,她实在不是一个一退再退的君子,捏不住自己的脾气,也不愿意做为人做嫁衣的腌臜事。她现在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非要明明确确把话抬到场面上来说不可。

可引起的回复似乎有点出人意料,有个群友回复了一条将近五百字的评论,字字珠玑,竟然全部都是鼓励。还有人明确地跳出来指责这条帖子博主的居心叵测,告诉她只管用心备课,只要她讲得好,八百块、八千块也照样买单。当然也有人表示受不了她这样讲话,要退钱,不过,这样的人很少,只有三个人提出来,其中一个讲的话语貌似很和善——

小姑娘,你太年轻了,太沉不住气了,就算你有才华,落到社会这样的大环境中,学不会忍气吞声和夹尾巴做人,也难以成就大器。我退钱只是想要给你一个提醒,毕竟一个星期的课对我来说算不上什么,可对你却是走向社会的第一步,祝你早日想清楚吧。

王满看了,实在不知说什么好,只回复了两个字:“谢谢。”

她登录淘宝,办理退款程序,意外发现竟然有一个账号购买了十次她的课程,忙联系那个人说:“我只讲一个星期,不讲那么久,你拍多了,马上把钱退给你,请注意查收。”

那客户也在线,回复说:“不要退钱!”

“不要退钱!”

“我是在网上听了你的公开课的,虽然我不需要学习英语口语,但是我觉得你讲得真的非常好,非常有才华,我很欣赏你,这点钱对于我来说不算什么,但我希望可以借此来鼓励你更加用心,更加努力。相信假以时日,你一定可以获得巨大成就。请收下这一笔钱,就当做是我对于一个‘明珠’的发掘之礼,盼好!”

王满傻眼了。

这一天,她经历了有史以来最黑暗的事情,把自己贬到尘埃最底端处,甚至质疑自己的能力,怀疑自己“一无是处”。她觉得被世界背叛了,伤害了,觉得很痛苦、难过、委屈……然而,这一天,她又经历了最温暖的事情,在网络上素未谋面的陌生人,竟然可以为了一个小女孩的“赤诚之心”,发出这样用心的评论,给出这样诚恳的鼓励。

彼时有多么伤心,现在就有多么的暖心。

王满沉默良久,才回复说:“谢谢,真的谢谢你,快要感动哭了,我会继续努力往前飞,希望可以做到不辜负。”

那边很快回复说:“擦干眼泪,加油。”

王满摸了摸眼眶,还真的溢出泪花,她含笑擦去,血液里斗志立刻被点燃,再也不管网络上的纷飞流言,认认真真开始备课。

与此同时隔壁房间——

周爸爸溜达了一圈进来说:“行了,‘你的小满满’现在状态很好,看起来很高兴。”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