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节(2 / 2)

周和无奈地看他一眼:“爸——”

周爸爸:“哼,别忘了还我八百块钱。”

周和:“知道了……会还给你的。”

周爸爸说完,也不着急走,坐在一旁的椅子上面,突发奇想问道:“儿子,如果有一天,你的小满满和你爸爸同时掉进水里,你先救谁?”

“……”周和险些被呛到,决定无视这个问题,“爸,我要学习了。”

周爸爸近来从周妈妈那里得知他儿子真的开了感情窍,有点感慨。他和周妈妈不一样,他错失了儿子生命中最重要的一段时光,他那些年鲜少与小孩子打交道,为了做任务,恨不能把一颗心眼掰成几百瓣来用,早就失去了“人情味”,实在处理不好和孩子间的人际关系,所以他一直在认真地学习,听他爱人的话,去看儿童书目,看那些让人头疼的少儿节目。可惜他还没“百炼成钢”,还没来得及施展所学精华,就发现孩子已经过了需要父母带领的“幼儿期”,直接走向了“春心萌动期”。他的孩子竟然已经有了喜欢的人,快要开始承担另一份责任了,这让他百感交集。

遗憾难以追悔,他感激王满促使了周和长大,但竟然隐约有点嫉妒她。

——那个女孩子,几乎贯穿了周和的整个生命,成为了他灵魂中最深的烙印。

实在让人艳羡嫉妒。

“说说嘛!咱们两个大老爷们,有啥不能说的。”周爸爸坚持问道。

周和看了他一眼,这一眼很短促,大概意味是在提醒他不要“自取其辱”,果然一眼之后,他有点无奈地说:“救她。”

周爸爸一脸受伤。

周和补充道:“你会游泳。”

周爸爸不服气道:“她也会啊,比我游得还好。”

王满自打接触了游泳后,十分喜欢这个项目,每年夏天都要去游泳馆泡很久,熟练掌握了自由泳、蝶泳、仰泳,连她的教练都夸她有天资,强烈建议她去考个国家二级运动员证,被怕麻烦的她一推再推。所以,跟周爸爸相比,王满的确是在游泳上面占优势的,何况她还年轻灵活。

周和难得见到周爸爸现在这样,忍不住笑了一下:“她会去救你。”

联想到那个场景以及王满的性格,周爸爸已经自己脑补出了那个画面,他点点头——如果真的有这种事,王满真的会来救他。这一点,完全不需要怀疑。

“满满啊,真的是个不错的姑娘。”周爸爸慢慢说,站起来去拍了拍周和的肩膀,“好小子,很有眼光,可要好好把握。”

“嗯。”周和格外认真地点了点头。

~

讲完一个星期的课,王满意外收获到了一份邀请,有一个全程参与了她的口语课的大学生投来了橄榄枝,邀请她参加一个配音小组。

理由是她的口语非常地道,声音太好听了,希望她可以在小组需要英文配音的时候帮帮忙,到时候会按照点击率和工作量给她发相应的酬劳。

王满在网上搜索了一下相关信息,一切属实,她再看了一眼报酬,丰厚得让人难以拒绝。

“我看你是a大的学生,太巧了,我也是a大的,如果有机会的话,我希望能跟你见一面,咱们当面交流配音小组的资讯,这是我的证件号码……,还有我的手机号……,一定要联系我呀!”

王满眨了眨眼,犹豫要不要告诉他真实身份……

“我们配音小组这几年规模越来越大,有公益性质的配音任务,也有盈利性质的。还有哦,我们小组里面的大神很多哒!如果妹纸加入进来,以后暑期社会实践的章子都不用操心,大神们会帮忙哒!平时有什么作业不会的,我们也可以进行交流~总之各路大神都有,妹纸妹纸快点加入吧!”

见她犹豫没有回复,那边又发消息说:“口说无凭╰(*°▽°*)╯妹纸先加入我们的群看看吧!这是群号……,如果实在不想进来,大家交个朋友也是可以的嘛嘿嘿嘿。”

王满进群看了一眼,顿时给跪了,群里有几个眼熟的id,正是她平时很喜欢的几个大大。为什么一个配音小组会有这么大神的漫画高手嗷!

王满颤颤巍巍发了个消息:“诸位……是真容否?”

很快在线的给了回复,语气和杂志上面的专栏一毛一样,王满默默地献上了自己的膝盖,早就忘了自己是进群干嘛的,围着大大们开心得转圈圈。

拉她进群的名字叫“乔冶”,忍无可忍开口提醒她:“妹纸,所以你要不要加入我们呀?”

能和喜爱的大大们在一个群,王满已经高兴得找不着北了:“加加加!”

很快乔冶同学从“面若春风”变成了“面若冰霜”,他很有心计地“骗”来妹纸后,露出了真实面孔,冷笑着给王满拉了个小的会话框,顺便拉进了几个群管理,一起给王满出考题:“光有口号是不行的,虽然妹纸你已经经过了我的考察,但还是要通过例行考试才能正式进入哟,呵呵呵~”

考试题目不是一般的变态,王满跟题目两厢不认识,云里雾里回答了一通,终于得到回复说:“勉强通过了。”

王满正襟危坐:“……”

然后得到自己的基本职务——打酱油的小龙套,还是有英文的时候有需求。

她在群里看了大神们的基本表现后,已然心服口服。她地位太低,整体收入肯定不如单干的强,连乔冶也发私信说,如果她再办什么课堂记得告诉他,他一定会去捧场的。可是王满那点心思早就烟消云散,认识了各行各业的大神,她才发现自己前些天在乎得“死去活来”的事业简直不值一提,她现在是一只刚刚被拉到井口的青蛙,见到外面宽广得不可思议的天地,哪里还敢得瑟地说自己从前眼里的东西是“世界”?她庆幸自己还年轻,还有学习的机会,更感谢那个拉她上井口的人。

王满跑周和房间念叨了一下感慨,才一个月的时间,她好像经历了好几年,谈及人生感慨一套又一套。她说得口干舌燥,见周和始终微笑着看她,忍不住凑上前去:“你说别人为什么愿意这样帮我呢?”

她始终不知道最初最巨大的温暖来源于眼前这人,周和也始终不打算告诉她这件事,十分认真地思考之后,有板有眼说:“大概是因为你是个好姑娘。”一个尚有缺陷,但却善良向上,像颗小太阳一样温暖的好姑娘。

他说得认真,一双眼里全是她的倒影。王满眨了眨眼,心跳缓慢而持续地加速,脸颊一点一点变红:“你真是……”她胆大妄为地拍了下他的额头,“不要用颜值诱惑人犯罪好吗!”

☆、Chapter40

周和话很少,交朋友也是君子之交淡如水,外人都觉得他属于高智商的高冷人才,尤其是转到了新学校后,更是有意无意形成了这样的一种错觉。只有王满知道他跟小时候区别不大,依然是含羞草属性,敏感内敛,面对她尤其容易脸红,这样反而更有种难以言说的诱惑力。

他房间朝阳,正午的阳光极容易泼洒进来,给他睫毛镀上一层柔暖的金边。王满拍了下他的额头,不由自主就伸出爪子拨动了下他睫毛,嘟囔道:“咱俩换一下就好了。”

她眼睛极大,乌黑发亮,神采奕奕,睫毛前端稍稍带点弧度,不太翘,这让她觉得遗憾。

可周和生着一双狭长的内双眼,偏偏睫毛浓密卷曲,两厢风格走向不同,但意外地不违和,反而时时刻刻透露出隐秘的性|感。

王满摸出了手感,凑上前有一下没一下拨弄着,艳羡不已:“真的好想有一双。”

周和从善如流:“给你夹一下?”

王满随身必带睫毛夹,有事没事夹一夹,但这对她并没有什么用,往往不出半个小时又打回原形了。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