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节(1 / 2)

王满犹豫一下,还是交出了睫毛夹,坐到地毯上面,脑袋靠着周和的腿,叮嘱道:“用点力气,让它努力多存活一会。”

周和学的一身功夫也没旁的用处,全投注在给她绑辫子夹睫毛这样的事情了,他一边认真夹着,一边晃了个神,暗忖自己以后要是真没活路了,开个美容美发店没准还能立下足。

想到未来,他开口道:“我……可能要提前去科大少年班了。”

王满先涌起一阵莫名的自豪:“你很行嘛少年!”接着后知后觉意识到哪里不对劲,“科大少年班?你要去北京?”

周和轻轻“嗯”了一声。

王满就没说话了。阳光暖暖地倾泻过来,但是并不会感到炙热,周和房间的空调温度始终是最适宜的二十六度。她往后靠了靠,整个身体的重量全部落到周和腿上,周和忙匀出力气支撑着她,轻声呵斥:“别乱动,会疼。”

王满偏要晃晃脑袋,见他用一种温柔的责备神色看着自己,嘿嘿笑了两声:“去就去呗,什么时候呀?”

周和说:“还要参加几场考试……但基本是不会有什么变化了,应该是中考完了去吧。”

王满掐指一算,登时不着急了:“还有一年啊,早着呢。”

周和手劲突然放大了些,他感觉到自己情绪不对,放松了手腕,把睫毛夹搁到书桌上面,倒也没有放开腿上的力气,只沉默不出声。

王满等了几秒,转过身趴在他膝盖上面说:“怎么啦?生气了?”

周和微微把脸往旁边别了几度。

王满难得见他生气的样子,眨眨眼:“喂,生气还这么温柔?拿侧脸对着我?觉得自己三百六十度无死角了不起哦?”

周和无端升起一股懊恼,像是一团蕴含着巨大力量的空气团猛烈地撞击心脏,可他偏偏又拿那团空气无可奈何,只好往旁边又别开了点距离。

王满呆呆地盯着他看了几秒,心又软又暖,扯了扯他的袖子:“我没有‘舍得’你。”再释义一遍,“其实我也很舍不得你。”

周和从头到尾被顺了一遍毛,终于身心舒畅,折磨了他好几天的问题这会儿随着浮云飘走了,他立刻把头转正,盯着王满:“真的?”

“比真金还真!”王满认真地看着他点头。

周和忍不住把嘴角往上扬起,伸出手摸了摸她的头发:“那我不去了。”

“唉。”王满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周和纳闷地看着她。

王满幽幽地说:“其实,你不去也很好啦,我真的舍不得你走,不过啊……听说进了大学后,男生和学妹谈恋爱没人说什么,可女生和学弟谈恋爱就要被指责了,一想到进了大学咱俩真的在一起了,好多人说我老牛吃嫩草什么的,我就觉得伐开心!”

周和闻言愣了愣,忙说:“不要管他们!”

王满说:“我也不想管,但是我总不能闭着耳朵走路呀……”她耷拉着脑袋,好像真的沉浸在那样的氛围中,用手指尖划拉着周和的膝盖,幽幽地又叹了一口气,“我也不知道,到时候会不会因为压力大就喜欢学长了……之前在网上看到一段话,说咱们这个年龄不是真爱,一分开就经受不了考验,很容易移情别恋,知道真正喜欢的滋味……”

周和上网就三大件:

企鹅——联系老师

论坛——只关注散打类的新闻

贴吧——只关注了王满的账号,她发什么就看什么

他哪里见过这种“狗屁不通”的心灵鸡汤,登时有点着急:“我不会的!”

王满托腮:“我其实也觉得你不会……但是不敢相信呀……”

周和着急证明自己的真心,结果发现竟然没有任何有力度的证据,除非他真的和她离别一段时间——可是他一天都不愿意离开她!这样就形成了一个死循环!周和内心os出两个小人,天人交战了不知多少回合,终于慢慢放松了背部,有点无奈,又很难过的说:“那我还是去吧……”他紧张地看了眼王满,“你……”少年的心有点惶恐,他安抚了自己后,又无法不担忧对方,他怕他的心始终守恒,但是她却——

可是,话出口了一个字,周和又颓然地收回来了。

如果王满真的“变心”了?——这句话的前提在于她现在的心是在他身上的。可是周和不敢确定,她从没说过喜欢自己,也没承诺过任何事情,迄今为止唯一一个似乎能证明她喜欢自己的,就是那个落在脖子上蜻蜓点水一样的吻。可是,万一真的如同她所说的,这个不是“真爱”呢……

周和很苦恼,他既想要一个承诺,又不想干涉王满的感情归属,只好自己闷闷地难过。

王满还不知道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大坑,她当然喜欢他,正是因为喜欢他,才觉得应该尊重他,尊重他的人生轨迹。如果他注定是个展翅高飞的天才,她只凭着一个“心爱女孩”的身份,更不应该阻断他的道路。她从“重生”这件事得到的最大感悟,就是切莫挥霍当下时光。岳飞说得好:“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她也许触动了时空中的某个点,意外拥有了重来一次的机会,可正是因为这个机会的降临,让她从别样的视角发现自己上辈子的缺失。

不是每个人都可以重头再来。她喜欢的男生,怎能因为自己,错失这样的一个好机会呢?

两个各怀心思度过这短暂又漫长的一年时光。

直到周和要去北京的前一个晚上,他怎么也睡不踏实,爬到阳台上面吹了一声不轻不重的口哨,因为内心不安,这声口哨吹得颤颤巍巍、战战兢兢,在空中抖成了一道波浪线,几乎听不出他原本的音色。

王满已经迷迷糊糊睡着了,被这有点诡异的口哨声惊醒,竖着耳朵倾听了一下动静,外面寂静非常,再也没有半分声响,王满却像是被一双大手推了一下,莫名地爬到窗口,推开窗户,白凉的月光普照人间,她探出个脑袋,见阳台上站着一个失意少年。

她打了声哈欠:“明天早上六点半的飞机,还不去睡觉吗?”

周和还真没想到自己召唤出了王满,他趴过来,隔着两米远的距离,悄声说:“睡不着。”

王满趴在窗户上,勉强支撑着眼皮子不往下落:“怎么了?”

周和见她困得直点头,害怕她掉下楼去,忙吩咐:“你走远一点。”

王满糊里糊涂跟着照做。

周和用一个惊险的动作“飞檐走壁”从阳台爬进了她的窗户,喘了口气,有点紧张地说:“刚才那样勾着头很危险。”

王满一脑袋的睡意都被他翻身进窗带来的那一阵风给吹了个干干净净,她呆呆地看着周和:“好像……你更危险吧……”这可不是一楼二楼,这是八楼啊……一掉下去连个残疾的机会都没有,直接玩完。她瞪了周和一眼,努力压低声音,指着门说,“你就不能从门进来吗?”

……忘了。

周和也傻了眼,刚才脑子一冲动就爬了过来。现在他转头看了眼窗外的风景,后怕也慢了一拍悠悠地爬到了心上。他一只手撑着书桌,忍不住笑了一声,他真傻,真的傻。

微风徐徐不断地从窗户外面吹进来,窗帘呼呼生响。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