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节(1 / 2)

周妈妈在熬鸡汤,新鲜的老母鸡炖出绵长的香味,里面约莫添了干香菇和桂皮,将这份香味孕育得更加丰满,直勾勾地飘晃到王满鼻尖。王满深吸了一口气,原本站在门口,情不自禁就换了拖鞋,她原先在周家穿的拖鞋已经拿回王家了,她穿着周和大了好几个号码的棉拖鞋踢踢踏踏溜进厨房:“阿和不在家吗?”

周妈妈笑着摸摸她的头:“气色很好,看来回家过得挺愉快的。”然后舀了一碗汤递给她,汤里还有炖得开膛破肚的红枣,吸收了饱满的鸡汤精华,正懒懒地躺在鸡腿旁边,悠悠地散着诱惑力,“不巧,阿和前脚刚走,他坐的是班车,再有半个小时就开动了,只怕你俩见不着面了。”

“哦,好吧。”王满低头舀了一口汤喂进嘴里,呼呼地吹着气,“好烫!”含糊不清地说,“那我晚点跟他视频吧,不碍事。”

周妈妈笑笑,给她拿了一个大箱子过来:“阿和说要给你的,不许我们拆。”

王满眨眨眼,慌忙大口呼着气囫囵把汤给喝了,五脏六腑一路过去被烫得瑟瑟发抖,她也不吃鸡腿了,抱着箱子又踢踢踏踏往回跑:“改天再来拜访您呀云姨!”

“跑慢点!”周妈妈喊了一句,“今天菜多,回去记得跟你爸妈说,晚饭在我家吃,不必去买菜了。大过年的,外头也没几家新鲜菜卖。”

王满诺诺应了,在玄关换鞋时看到礼盒,也嘱咐了句:“云姨,我给阿和也买了礼物,您记得给他收房间里面去。”

周妈妈“哎”了一声,王满转头就急匆匆走了。

周爸爸从房间里走出来:“怎么也不给我打声招呼就跑了,这孩子。”

周妈妈笑着横他一眼:“你自己不出来,关孩子什么事?”她去拿了礼品盒,往周和房间送,“瞧着还挺好看的。”

“邻里邻居的,有什么礼物好神神秘秘的互相送?”周爸爸拿着报纸悠悠地晃到厨房,见这漂亮汤色,忍不住心弛神荡,给自己也添了一小碗,摇摇头一笑,“真是两个孩子。”

王满懒得往房间跑,一星期没住人,她嫌弃屋子里有灰尘,就往已经收拾好了的客厅沙发一坐,埋头认真地拆礼物。没拆开之前她脑海里面晃过千万种影像,拆开之后全变成了眼前具体的。她挑出一两件拿在手上把玩,觉得很有意思,忍不住弯起唇角笑了起来。

“什么呀——”王柏勾着脖子瞧了一眼,不感兴趣地挪开视线,“都是些小零碎,你想要哥哥给你买。”他说着来了兴致,扯了扯王满的胳膊,摇头晃脑说,“告诉你,今年你哥拿了国家奖学金,八千块钱,还有单科优秀奖学金,再加上你哥倒腾的一点小生意,这会儿□□里头钱充实着呢,你想要什么?只管拿去刷卡!”

这里头的东西大概都是周和接头巷尾看到的,零零碎碎一大堆,但都符合王满的心意——她就喜欢收集这些小玩意儿,觉得很好玩。所以拆开之后,她收获的全部都是惊喜,觉得熨帖极了,也似乎能感受到他传递过来的丝丝情意。

被王柏一打断,王满忍不住瞪了他一眼,脚丫子往前一踢,直接踢到他的小腿最脆弱处:“谁要你的?我也是赚钱的人了好不啦!了不起哦?”

王柏疼得大声“嗷嗷”叫了起来,捂着小腿揉搓半天,拿起沙发另一边的枕头往王满身上招呼:“我可是你哥!简直大逆不道!看我怎么收拾你!”

两个熊孩子就地切磋比武,大战了几百个回合,以扫碎了一个茶几上的花瓶结束。听到动静的王爸王妈急匆匆赶出来,两人好容易把房间彻头彻尾打扫了一遍,这会儿客厅里又到处飘荡着枕头里的羽毛,地上还多了一堆玻璃渣子。两人登时头疼得不行:“两个小祖宗!大过年的!能安生点么!”

王柏抱着球装傻。

王满眨巴眨巴眼睛,一脸无辜的样子说:“可是……碎碎平安呀。”

——然后两人就被赶去打扫卫生。

王妈妈冷笑:“呵呵,记得把鞋子穿好,屋子里面一点灰尘都不许有,否则……等着瞧着吧。”

一家子长途赶回来,体力活做了一半就都累得不行,王满拖着辘辘饥肠可怜巴巴申请:“报告,云姨和周叔叔等着我们去共进晚餐呢,我们家是讲礼貌的好人家,不能让别人久等。”

王妈妈这才算完,拿了些给周家的年货说:“走吧。”

旧的一年过去,新的一年再来。

年味儿浓稠时刻,几乎让时间静止停滞。等到年味儿一消散,命运的□□再次被拨动,时间骤然翻天覆地般飞快地往前飞过一帧又一帧。王满还没等到周和闲下来跟她视频,已经一股脑儿又全身心投入到学习大业中去。高二可谓是最关键的一年,在高一高三之间起着脊梁骨般承上启下的作用,若是这根脊梁骨生得正直向上,高三可以顺延着继续攀爬前进,可若是稍微歪了一点,日后想要再给它掰回去,就不是一件那么容易的事情了。

王满头悬梁锥刺股地给升学大业添砖加瓦,虽然无数个间隙中她瞅见有些人玩乐得开心,也很想要去凑凑热闹,然而临脚一门时总还是选择了悬崖勒马。没办法,谁让她承诺了要考上科大呢?自己吹的牛皮,跪着也要把它吹完〒▽〒

不过优秀是一种好习惯,她适应了这个节奏,再想要脱离开来也并非易事。想来也要感谢父母,赐予了她还算聪明的大脑,理科知识学到酣处,总会令人沉迷其中,感慨其间奥妙无穷,也渐渐让她平分秋色的成绩整体往上又提了一两个档次。

“你的成绩算是不错的,怎么非科大不上呢?”班主任想要鼓舞人心,常常提醒学生们勿忘初心,每个月都会让大家模拟一次交志愿申请表。随着一次次考试的大浪淘沙,有些学生心智不坚,在志愿上面有所保留。有些学生奋发向上,志愿也随之拔高。还有些学生不断地发现“真爱”,不断地修改目标院校。真正从未动摇过的,实在太少,像王满这样的,更是少之又少。她报科大便也罢了,报的专业还是科大的地球物理,志向远大坚定到令人心生敬佩。

王满总不能说为了方便谈恋爱吧?她反正总得上科大,周和是必定要冲着“地球物理”而去的,她干脆就跟着一道儿呗。何况,这个专业听起来那么有意思。

“因为我要鼓舞自己奋发图强!”王满随口瞎扯道,“要上就要上最好的!我要相信我是最棒的!”

班主任哭笑不得,和蔼地说:“那要加油哦!你现在的成绩还有点危险,有什么问题一定要踊跃地向各科老师请教,老师相信你!”

王满在老师面前打完包票,回头还得安抚爹妈。她每天学得刻苦,电脑都起了一层灰了,电视更是瞄都不瞄一眼,往往都是快十二点了才去睡觉。尽管她在同级学生里也不算睡得晚的,熬到转钟的大有人在,可王爸王妈心疼得不行。自家孩子自己了解,他们的满满多懒的一个人啊,怎么就能打鸡血打成这个样子?

为了弥补她脑细胞的缺失,王妈妈每天给她做五顿饭,早上一顿,课间一大包零食算一顿,中午一顿,晚上一顿,在她睡前还能端来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条。她做饭的手艺越发高超,每一顿都色香味俱全不说,还极其富有营养。王满确实饿得快,神不知鬼不觉就吃完了,等到夏天到了,她才惊恐地发现自己长胖了十几斤!体重快要破百了!

“我拒绝……”王满咬牙推开面前这碗鸡丝面,狠心不去看它盛情邀请的东道主模样,一脑袋钻进了被窝,“我要睡了!不吃!”

王妈妈推她:“吃嘛吃嘛,就吃一小口,绝不会长胖的,鸡肉富含蛋白质,可是热量不高,就吃一口完全没关系。”

王满不懂这些,认真掐指一算,大概吃一口也没关系,悄悄地伸出脑袋:“就一口?不逼我?”

王妈妈点头:“哎呀,你这孩子,逼你干什么呀,做饭我还累呢,只吃一口我就端走。”

王满吃了一小口,这一小筷子鸡丝也太不经吃,一下子就在肠胃里滑得无影无踪,这倒罢了,反而将她打包好的馋意开了一道小口子。王满盯着面碗,艰难地踟蹰了一会:“再喝一口汤?”

王妈妈似乎勉为其难地说:“好吧好吧,只准你喝一口。”

这“一口”“一口”的结局便是,最后这碗面一口都不剩了。

王满目瞪口呆看着面碗,欲哭无泪,跑到厕所刷完牙,难过的想:“胖成了这个熊样子,都没脸见阿和了好吗?”他走的时候她还是个娇小瘦弱的俏丫头,回来时见着一个壮硕的胖丫头肿么办?

她辗转几天,又得到消息,说周和今年暑假约莫也要推迟回来了,他又去参加了一个什么全球性的知识竞赛。

王满有点不太好的预感:“不会今年又见不着了吧?”

没想到一语成谶,直到她高考前,两人总是各种机缘巧合地错开,竟然真的一面都没有见到。

☆、Chapter43

高考前一个多月还是暴风骤雨,有台风过境,连带着整个城市上空云起云涌,极不安稳。也不知道是不是被王妈妈拉到庙里拜了菩萨的缘故,王满持续了两个月的头晕脑胀轰然退散,城市上空连朵云彩都不再有,高考那两天简直是晴空万里,暖风习习,但温度却又不高,让人觉得分外舒适。

王满腕上挂着两串檀木串串进了考场,监考老师额外多看了两眼,王满疑惑问道:“不能带吗?”

监考老师又看几眼,摇头笑笑:“可以。这是你父母的心意吧?加油。”

王满点头,为她的善意微笑,埋头沉浸在题海中,一晃就过了两天。当她走出考场时,只觉得满头满脑的知识全然还给了用脑汁心血哺育他们的老师们,里头一片空空,连刚才做过什么题目都想不出来了。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