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节(2 / 2)

“满满,考得好吗?”她的班主任等在外面,见到一个学生关切地询问一个。

王满呆呆地眨巴眼睛,也不知道如何作答。

直到后面汹涌而出的同学们围拥而上,有些尚且存点记忆的同学开始对答案:“哎哎,憋死我啦,我把答案都背了下来,一出考场就默写了,但是又不敢对,怕影响下一场的发挥。现在终于能对了,谁还记得啊?理综选择开始啦,aadcb……”

“啊啊啊本来已经忘了,被你一说又想起来了,第三题我选的是a啊……”

人山人海,闹哄哄吵个不停歇。

王满被推了一下,“快点说说你的,我们第三题已经有三个不同的答案了。”

她认真想了想:“我选的是b。”

“我勒个去又多了第四种答案!题目!谁还记得题目?”同学嗷嗷叫着跑开。

班主任显然已经看过试卷,心里也有一个答案,闻言诧异地看了王满一下:“第三题你选的是b?怎么会犯这样低级的错……”

“不是啦,是d。”王满俏皮地眨眨眼睛。

班主任失笑:“你这孩子!怎么,志愿还是科大的地球物理?”

王满脑子里面的记忆终于卷土重来,写过的题目一道道在眼前晃过,她这才后知后觉发现自己似乎考得不错,但对于志愿一事却没那么执着了:“再议再议,还要看具体情况!”她跟老师挥手告别,挤在人海里给周和打电话,突然发现手机已经停机,有点无奈地找到一家营业厅进去充话费,排队期间先拿公用电话给周和拨号,那边几乎是秒接:“喂?满满?”

王满找回了些志满意得:“哼……”

两人太久没联系了,再联系时也没什么生疏,仿佛依然是天天见的状态,只是在字里行间,王满依稀觉得周和的嗓音添加了些磁性,低低的,莫名的撩人:“暑假还是不回来?还比赛?哼……”

周和笑:“今年不比赛了。”今年你已经高考完了,放那么久的假,不需要补课,不会再错过,所以,我要回来。

“那什么时候回来?”想到见面,王满心情雀跃几分。

周和顿了顿,那边隐约有纸张翻动的声音,应该是他看了下进程表:“下个星期一。”

王满掐指算算,也就五天时间,顿时眉开眼笑:“那你可要说话算话,这回再不见我,以后都不要见我了。”

周和诺诺答应:“一定,保证。”

挂了电话,王满哼着歌欢快地去充话费,排队在她后面的大叔摇摇头:“现在的孩子哟,打个电话都要这么甜蜜。”

周和那边的室友们已经闹成了一团,他们都是少年班的成员,小小年纪就离家千万里,大多数时间都放在学习上面,鲜少出现早恋事宜。周和最小,但也最乖,平日安分守己,放假也基本是跟着导师到处打比赛。倒不是少年班的人都要去参加,谁让周和跟的导师器重他呢?早早地就定了他升大学后的行程,像爹像妈地给他塞满计划。

他们谁也没见过周和用这样子的语气神态跟谁说过话呀……

“小少爷,老实交代,是不是早恋了,说!”寝室老大一本正经地拷问。

寝室老二放下手中事宜,把作业本卷成话筒模样往前递:“采访采访!明日头条!”

刚打完开水回来的老三懵懂的问:“肿么了?”

老大老二异口同声,指着周和愤怒地控诉道:“wuli小少爷已经脱离了我们单身狗的圈子了!”

老三:“……让你们少跟着宿管大妈看韩剧你们老不听……”然后放下开水瓶嗖地一下跑到周和身边,眨着求知的大眼睛问道,“那你的妹纸到底是哪儿拐来的?也给我们一条活路嘛!”

周和:“……”

他继续低头写作业,一分钟后,无奈地看了看依然炯炯有神盯着他的三只,叹息道:“名分未定。”

“没用!太没用了!”三只恨铁不成钢,继续追问,“咱们班的还是……?难不成是学姐?你小子!”

周和想起王满先前忽悠他的那一套,忍不住笑笑:“不是,是我的——青梅。”

“原来是小青梅啊!”三只理所当然把对象当成了一个小小的妹子,再次一起用鄙视的眼光看着他,“别人都说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你也太畜生了!畜生就算了,你有本事进行到底呀,这么多年了还‘名分未定’,这个妹子太可悲了!”几个人都没谈过恋爱,一切限制于理论,说起来一套又一套,纷纷扼腕叹息,好像想要代替他实践操作似的,出了几筐的馊主意。

周和也就听听,笑而不语。

老大吐槽完了说:“你们别看我们家小少年平时老不说话,其实他心机可重了!他要跟着严教授去比赛,分明是下周三才能进行完,可他直接翘掉了颁奖典礼,跟小青梅说周一回去。要知道严教授平日里待这小子可不薄,他这简直就是见色忘义,无耻至极!”说着说着,又转变语气说,“不过,无耻得恰到其份,我很欣赏你!”

“后天好像要模考,明老师出题。”周和淡淡地飘来一句。

登时几个人被劈得外焦里嫩,捧着一颗碎掉的心赶紧地投入复习中去。周和也终于恢复了清净的看书环境,他低头写了两道题,想到见面,又忍不住弯起嘴角笑了笑。提前两天算什么?心底里的思念快要将他溺毙,多想下一秒就能见到她。

第二天一大早就出了□□,王爸爸领着订好的报纸回家,很紧张地“随手”放到了茶几上面。等了等,又觉得这个姿势不够引人注目,又把它调整了一下位置。过了一会,又觉得这个姿态过于撩人,他又往上面盖了一层桌布,整得不伦不类的。

还没等他捣鼓出合适的姿势,王满已经晨跑回来了,她手里也是一份报纸,已经翻到了对答案的那一面。

王爸爸顿时觉得自己有点浪费感情,委屈地说:“为什么要多花钱买一份报纸!五毛钱也不是那么容易赚的好吗!”

王满莫名其妙看他一眼:“这是刚才跑步的时候周叔叔给我的。”

王爸爸发现自己有点无理取闹,不好意思了一秒后,决定将无理取闹进行到底,他把两份报纸交换了一下:“自己家有报纸干嘛看别人的哦?”他隐约产生了些危机意识,嘱咐王满,“你可是我们王家的人,不要老往周家跑!你妈妈那么不容易生了你们两个,怎么能变成别人家的孩子!”

王满莫名被戳了一下心思,诡异地看了王爸爸一眼,默默地接过报纸和笔开始对答案,心底悄悄嘀咕道:“爸爸你造自己有神棍潜质吗……”

虽然她并没有跟有的同学一样考一门就记一门的答案,但拿到试卷之后,做过的每一道题依然深刻地回忆起来。王满对答案对得飞快,王爸爸在旁边看得心惊肉跳:“哎哟,小柏以前对答案可不像你,他是慢慢地来的啊——”

王满哼哼:“那是因为我考得比他好!”

对完答案,王满估了一下分,抱着学校发的一门全国各大高校历年分数线、录取比的厚书翻到熟悉的那一页,嘀咕道:“按照这几年的分数线,应该没问题,我还参加了自主招生,有十五分的加分,不出意外肯定考得上了……呼!我真是太棒了!”她盘算完,开心地扑到王爸爸身上,把他按倒在沙发上,两人疯闹了一阵,“爸,您就等着请广大亲朋好友喝喜酒收红包吧!”

王爸爸乐得找不着北:“好好好!红包全部给你!我还给你另外包个大的!”

两人已经商量到买多少响的鞭炮普天同庆了,王妈妈买了菜回来,见爷俩神神叨叨的样子,禁不住头疼:“大祖宗,小祖宗,成绩还没出来,烦请你们低调点行吗?世事难料——呸呸呸!总之任何事情不要高兴得太早,等结果出来了再庆祝能怎么着你们啊?”

爷俩立刻正襟危坐,等王妈妈背过身去,一起面对面做了个鬼脸。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