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节(1 / 2)

王满春风得意,终于想起停歇许久的事业,把电脑上的灰尘去干净,登上了配音小组的群。她当初学业繁忙,几次三番推了配音的任务,把小组长弄得十分不愉快,想要把她踢出去。王满情急之下,只好对大家说明了自己的真面目,向众人表达了诚挚的歉意,顺便死不要脸地跪求留下来!

听说她是个高中生,乔冶险些吐血,群里招的基本都是社会人士,再不济也是大学生这类半社会型人士,招个小毛孩进来干什么?但王满态度诚恳,很愿意和大家群语音群视频,但凡有空闲都会保质保量完成一些小任务,时间长了,福至心灵,大家也愿意接受她,甚至祝福她能取得好成绩。这三年来,他们交流得不算频繁,却也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见王满冒泡,群里的人纷纷出了头询问她考试怎么样,听说估分的成绩之后,大家都觉得很开心,一些在读或者毕业了的大学生很热心的推荐相关学校给她,听说她想要报科大之后,纷纷感到惋惜,觉得像这样肤白貌美的小才女就应该读个文科相关的专业才对。

什么地球物理?

——听起来就不像是软妹子读的专业。

调侃得正热闹着,乔冶突然说:“对了,妹纸,你来得正好,高考完了没什么事吧?我们小组明天要面基,大家都会过来,你要不要也参加一下,就当是放松心情了?”

王满:“咦咦,什么面基?”

乔冶指路群里共享的文件,热烈地推荐:“我们要去华山玩三到五天,群里大多数人都会来,大概有五十多个人,你最爱的三猫猫大大和小果子大大也会来哦!”

王满听了十分动心,可以说她的漫画启蒙就是三猫猫和小果子,这两人的画风把她拐进了漫画的二次元,一直到现在都没能逃出来。虽然她学了两年国画打了点基础后,又去学了素描,把画技提高了不少,但她模仿的画作基本都是这两位大大的。王满忙摇着尾巴问两位大大,得到确定答案之后,期期艾艾跑去问王爸王妈,争取他们的同意。

王爸王妈互看了一眼,笑了一声:“怎么这么巧?你的柏哥哥这几天也去了西安,他在那里找了家公司实习,不过还没开始,这几天正好闲着。你高考完了也累了,我给他打个电话,让他照顾你,不然我们也不放心。”

王满信以为真,开心地跑回房间回复乔冶:“去去去!”

乔冶登记了她的身份证号,给她多订了房间,并且买了一份保险,通知了她具体集合时间。

王满特地强调只玩三天就回,群里人还是很开心,他们自己私下经常互相约,但这么整齐的见面机会很稀缺,尤其是他们都没见过王满,好奇心更让他们兴致浓郁。

等到王满到时,发现一众人全部都提前到了在等自己,忙上前去打招呼。

“哇,在群视频里看你就觉得挺萌的,没想到生活里这么漂亮!”王满的偶像三猫猫亲切地招呼道,“我能有这么颜值逆天的粉丝,我上辈子一定是拯救了太阳系吧!”

大家全都哄堂大笑。

“你好,我就是乔冶,被你乌龙了的校友。”一个一米七八左右的大男孩站出来说道,他好奇地看了一眼王柏,“这是你男朋友?”

王柏是个开窍慢的,最近在热恋期,压根没有在西安实习。他被王爸王妈强制派送过来为妹妹保驾护航,虽然愿意是愿意,但心底还是有点不太痛快,浑身上下无时不刻散发出一股“我很烦,不要理我,理我者砍”的王霸之气,闻言横了乔冶一眼:“我是她哥哥。”

“是这样啊。”乔冶也没不高兴,心里莫名有点欢喜,领着他们一起归队,“今晚我们住在这个酒店,晚上的活动是在附近酒吧开个派对。因为这里有个未成年小朋友,所以我们去清吧,有意见吗?”

都要保留着好嗓子用来配音的,哪会不愿意?大家嘻嘻哈哈应了,领着自己的房间号码牌陆续散了。

乔冶走慢两步,拿着数码相机说:“愿意照个合照吗?为了曾经的乌龙。”

说来王满还要感谢乔冶这个伯乐,闻言欣然应允:“当然好啊。”

“介意我发微博吗?”乔冶看了眼照片,非常满意,“我们小组有官方微博,这次的活动官博也有讲,答应粉丝要发送一些福利的。”

王满对于这方面倒没意见,欣然同意,一边还拿出手机登微博:“来来来,互粉一下。”

王满所在的配音小组这几年在网上发展势头很猛,越来越多好的画手、cv都愿意加入其中。优秀的人都是互相吸引的。也正是因为如此,整个组织的进步才会如此明显。大概王满自己也没想到,这张合照一发,竟然给她涨了将近两千个粉丝。

当然,这除了组织本身名气带来的外,还是因为她颜值当真赏心悦目。

周和在听讲的时候,同桌的女孩子一直不断地跟后桌女孩子传纸条,间歇着传出些“好帅!”“好漂亮!”的字句出来。周和没往心里去,在他心里帅的人很多,漂亮的女生就一个,所以对于别人也没必要关注,纯粹是浪费视线。

不过在下课的时候,同桌忙着跟后桌讨论问题,手机无意识戳到了他的胳膊。周和抬起胳膊礼貌地给她让点空间,不经意地扫了眼屏幕,登时有点愣住了:“这是——”

“哦,周小少爷也对二次元感兴趣咩?”同桌的女孩子笑起来很可爱,开心地分享着,“这个男生是我最喜欢的配音大触哦,他模仿秀超厉害的!”

“女生呢?”周和关注点很坚定。

“女生啊,好像也是这个小组的,应该是新人吧,之前没见过她的照片,不过真的很漂亮有没有?哎哎,这么一说,突然发现她跟我家乔叔叔很般配哦!要是身高差再大一点就更萌了!”

周和盯着她微博下方的地址标签看了眼——华山,然后挪开视线,给王满发信息:“出去玩了吗?”

王满秒回:“这你都能猜到!厉害哦!我跟配音小组一块出来哒!同行超多大神!回去了跟你详聊。”

周和:“注意安全,一路小心。”

发完,他把手机扔在一边,心里莫名升起一股烦躁。对于两年前那晚上的事情,他虽偶尔惦念,但从未后悔过,直到这一刻,他才觉得不踏实,仿佛那个未完成的举措,会给他们两个人的关系带来什么重大的变故一般。他从未怀疑王满,因为她能说出那样的话,就能明白心意了。可理解、体谅、信任……不代表不会害怕。

时间没有将他的感情冲淡,反而让其一点一点渗透进灵魂,从此对于她的思念如影随形,直到今日才恍然发现这颗相思蛊已经深入骨髓,轻轻碰一下都会觉得痛得不行,痒得不行,对她——想得快要疯了。

周和行尸走肉一般上完上午最后一节课,飞快地跑去跟严教授请假,接下来的比赛他不想参加了,其实他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大半,这回是小组赛,严教授希望他可以留下来做演讲组员的替补,那个女孩子偶尔会紧张到说不出话。可跟这些相比,王满的事情明显压倒性地占了上风。

严教授知道自己的爱徒已经奉献许多,虽然遗憾,但依然放了行,还帮他申请了张请假条。

周和感激不尽,拿着请假条飞快地跑出校门。外面车流人海,他蒙着头跑了一千多米才想起来坐车去机场,到了机场发现身上只带了银|行|卡和身份证。好在这些够用了,他没打算再回过头去拿,就这么两手空空搭上了最近一期的航班,刻不容缓想要出现在她面前。

一路上心情如油锅煎熬,百般滋味轮番滚动,他一个都来不及细品,脑海里全部都是一句话:“想她,想见她。”

王满这个小组已经爬了一半的山头,没有掉转回来休息,只在中途客栈又开满了房间。

周和到时天色已晚,缆车全都停用了,他凭着一口气,空着大脑爬到了王满所在的客栈。

正是凌晨四点,周和终于站到了王满休息的客栈楼下。山里潮气很重,天边隐隐约约滚过一道稀薄的白光,这道光线极暗极暗,却轰隆隆地拉响了光明的帷幕。

很有游客都想要早起看日出,为了赚一份早餐钱,店家这个点差不多就起床了。他刚推开门,见门口影影绰绰立着一道影子,吓得险些失声惊叫。等到定睛一看,不过是个人高马大的年轻小伙子,这才松了一口气,见他浑身沾满潮湿雾气,一双鞋子泥泞得不行,裤腿处也沾满了污渍,但也怪了,整个人瞧着并没有多么落魄,只让人觉得清冷。

“真是见了鬼了——清冷?什么奇葩的比喻?我脑子进水了吗?”店主脑子里转了一圈疑问,开口道,“请问——你是过来住店的?”

周和点头又摇头,好半天从吐出一句话:“喝水,借电话。”

他已经渴的不行,要说话时才发现喉咙已经被风尘塞住,很难吐出一星半点的字眼。

店主狐疑地看了他好几眼,见他确实两手空空,想到自己这里房间住满了客人,嚎一嗓子大伙儿都能起床帮忙,也就不担心了,请他进来,见他往嘴里连灌了三大碗温水,又傻傻地递出固定电话。

周和摇头:“手机有吗?”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