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节(2 / 2)

店主再次天人交战一会,又次妥协了,无他,面前人的气质太干净纯粹,像是个未入红尘的学生。

周和发了短信,删掉,把手机还给店主,垂头坐到角落处等。

每几分钟,王满就揉着惺松睡眼随便披了件外套就走下来了,她一眼就看到周和,人像是被雷劈了一般,呆呆地站在那里:“阿和?”

她素来有睡觉关机或静音的习惯,这回是白天爬山太累,晚上睡得太急,一不小心忘记了。手机就放在床头,短信铃声一响,她迷迷糊糊接到,一个陌生号码发来的:“我在楼下,我是阿和。”

王满看过就扔到一边,两秒后醒悟到什么,喃喃自语:“不可能吧?”她给周和打电话,发现是关机状态,打到他寝室,室友说他请假了,她这才披着外套迷迷糊糊走出来,直到见到他本人还有些不敢相信。

周和抬眼,两人四目相对,在这静悄悄的黎明里,在带了零星晨光的夜色中,两人心头都被轻轻地拨动了下,晃了一晃。

周和大踏步走向她,一把搂她入怀,轻轻叹了口气,终于感到空白了这么大半天的脑子被填充回来,此刻他无限满足,无比欢欣。

☆、Chapter44

山林间四五点的空气像是染了墨汁,丝丝绕绕、缠缠绵绵。而这墨汁中又浇了一层深绿,夹杂着树木释放出的第一口氧气充沛地、源源不断地大势迎面铺盖而来。泥土上、空气里、林木间……湿气如影随形,不一会儿就将两人蒙了一层稀薄的水痕。

王满被周和拉着往上爬,红着脸看了眼他的侧颜,难得乖巧地跟在后面,仿佛长了根贴顺柔软的小尾巴。走了一段,她突然说:“你觉得我们像不像是在私奔呀?”

半黑不白的天色,寂静悠远的林间,还有砰砰乱撞的心跳声。

周和含笑看了她一眼。

王满被他温柔的责意弹了弹额头,笑嘻嘻搂住他的胳膊:“好啦好啦,不是私奔,是正大光明奔——咳,是正大光明看日出。”

周和心脏里塞着饱满的幸福感,他轻轻“嗯”了一声,又坚定地点了点头。

王满瞧着两人鞋上沾满了泥泞,又口无遮拦道:“其实你不觉得,如果我们再一人扛一个锄头,就像是一对早起去种田的农家夫妇吗?”她说完,感觉哪里不太对的样子,但又觉得这幅随口扯出来的画面格外美好,一时竟找不出语言来颠覆它。

周和怔了怔,嗅着空气中的湿意,低声诵道:“归来物外情,负杖阅岩耕。源水看花入,幽林采药行。野人相问姓,山鸟自呼名。去去独吾乐,无能愧此生。”

他的普通话早已炉火纯青,比之周爸爸丝毫不逊色。当他口齿清楚、一字一句念出这首诗时,像是信手拿笔画了一幅淡墨画,每一笔都看似闲笔,却能轻而易举勾动人心。

王满身处配音小组,听过好听的声音太多,台词功力强的cv说得再好,也不如此刻的这一首五言律诗。她突然福至心灵,懂得了“耳朵会怀孕”这一说的真实性。

“野人阿和。”王满戳戳周和,又指着自己,“野人满满。”

周和笑应:“嗯。”

两人一路上到山顶,找了块偏僻之处。王满把随身携带的外套放在石头上,两人肩并肩坐着,絮絮叨叨说些生活中的小事情。他讲他的,她讲她的,两人的生活几乎没有相同的轨迹,却能因为一些鸡零狗碎的小事笑得前仰后合,仿佛山间一点寒意都不再存,只有彼此眼神相撞的电光火花,还有萦绕着他们的暖意柔光。

也不知过了多久,白光渐渐凝聚成势,一丝金光悄悄地探出脑袋。

“日出了!”王满扯扯周和,有点激动地指着远方云层,“开始了!”

金光瞬息之间调高几个亮度,藏匿在云层之后的光芒越攒越多,一个跳跃,散布出灿灿光辉。

“哇——”王满声音忽然小了下去,像是呓语一般,“好震撼。”

她静静地撑着下巴看着,也不觉得刺眼,那金光慷慨地分享了些进入她的双眼,眸光流转,简直迷人。

周和看了两眼日出,就把视线固定在了王满身上。她一只手还无意识扯着他的衣袖,另一只撑着下巴,有点呆呆地看着那波澜壮阔场景,面上俱是满足的笑意,每个五官,都被感染,灿烂到让人心软得一塌糊涂。

日出的那一刹那最是震撼,过了那一刻,接下来的走势便徐徐缓了下来。王满看得心满意足,放下托腮的手,转头,露出一个极大的笑容:“阿和,你看到了吗——唔。”

少年的气息,温柔而强势地渡了过来。

有点潮、有点暖的唇严丝密缝贴合上来,轻轻辗转,渐渐移动,直到一个湿软的东西卷入她的口腔中,笨拙地、毫无技巧性地、但又让人无法抗拒的逐渐侵占那片小小的天地。带着他山崩地裂的矜持、以及翻天覆地的占有欲,滚滚而来。

犹如“火山迸发”、犹如“山洪倾泻”、犹如百万焰火齐齐绽放。

王满呆呆怔怔睁眼看他,神经内部血液逆流,一瞬间连呼吸心跳都停止了。

周和一瞬不瞬看着她,忽然伸出手,轻轻地遮住了她的眼睛。

——他也害羞了。却,将好不容易升起的勇气进行了下去。

王满的睫毛轻轻地上下刷了刷他的手心,抖动几下,慢慢闭合起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两人喘着气分开,互相看了一眼,脸色爆红地错开视线。王满曾经不矜持地邀请他吻自己,但临到关头两人都害羞地别过脸,之后谁也不好意思提起这件事情,然后,在两年后的今天,把那一个未完成的“机会”圆满完成。

王满抚着胸口,又扶起脸颊,到处都是滚烫的。

她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这是一个烙印,代表着——她是他的。

她低头,脑子转了转,很快想清楚他跑来的原委,忍不住又笑出一声,流转眸光嗔他一眼:“你开微博关注我了?看到我和别人的合照?”

周和清清嗓子,感觉手掌仍有些微微的颤动,他努力镇定道:“不是……我看到别人的手机。”

“哼……”王满喘匀气,把手机塞给他,“你注册一个账号,然后关注我。”

周和不明就里,他现在脑子里一团浆糊,本能地按照她的吩咐去做,开通,关注她,然后把手机递给她。

王满低头玩了一下手机,突然凑过来亲了他的脸一下,“咔嚓”一声,然后低头把照片传到微博上去,配以文字:“本美少女和美少女の男朋友,宜室宜家,忌单身狗。”

然后把手机给周和:“来来来,看一下。”

话说得豪放,其实眼神已经滴溜溜转到一旁去了,她也害羞。

周和低头,点开微博,认真地看着图片。

少男少女,正是人生中最美好的年纪,根本不需要进行任何多余的修饰。她右边脸颊下方生出的一颗小痘痘,还有他彻夜不睡的轻微眼袋,全都不是累赘,给这画面增添了不止一点点的美好。

周和看着看着,弯唇笑笑,胸腔里俱是满满的暖意,然后他在她微博底下评论——“我爱你,今天的你,明天的你,现在的你,未来的你,永不停歇,永远热爱。”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