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节(2 / 2)

王妈妈气得不行,又数落了一通。王满一一听了,又撒娇道:“妈妈。”

王妈妈怒火终于烧完:“干嘛?现在知道讨好我了?”

王满:“妈妈,我爱你。”

45、Chapter45...

周和忙完手头的事情,抬头一看,一朵灿烂的凤凰花从窗前吹落,划过一道好看的弧度。他轻轻笑笑,关了电脑,和同事告别。

“周老板,还是一下班就回家?”要好的同事从公务中拔出脑袋,调侃道,“全研究所只有你‘气管炎’最严重,秋天到了,小心发病啊。”

周和的外号叫周老板,并不是头衔上的尊称。

他初入研究所那日,三月杏花开落,粉粉嫩嫩,一簇簇,一团团,像是积攒着的少女心,开成一道暧昧引人的背景图。高大清瘦青年推门而进,长眉入鬓,眼里带情,穿着一身浅棕色风衣,愈发显得高挑精壮,一开口便是周正清晰的普通话,字字句句,自带光环,催得一片少女心随之开放。

研究所里女生不多,难得都清秀可人,闲谈时忍不住放轻声音,眸光流转,想要多瞧瞧那个新来的“美男子”。

为了表达对于新人的盛情欢迎,他们组组长准备了一个小型派对。研究所的日子清淡,他们难得选了个闹哄哄的酒吧,预备放纵一次。到了派对开始时,其他组的人全都跑了过来,女生们竞相怒放,只为吸引花朵绽放。

组长拍拍周和的肩膀,笑着调侃:“小周啊,还是你魅力大,姑娘们都围着你转,我们是沾了你的光了。我们所里姑娘虽然不至于倾国倾城,却也清新可人,家世清白,冰雪聪明,配你是足够的。”

周和摇头:“我结婚了。”

组长失笑:“你开什么玩笑?你才刚满二十二岁!”

他想到什么,“莫不是你觉得所里姑娘们年龄比你大?嫌弃这一点?这就是你不对了,女大三,抱金砖,大点的女人宠着你!”

周和闻言笑了,伸出手指,果然佩戴了一枚简约优雅的戒指:“我真的结婚了。二十二岁生日那天领的证。”

酒吧里灯红酒绿,组长只看到一团银光耀耀,以为他随手拿了个易拉罐铁环伪装,摆摆手不信:“你这就没意思了啊,真的,别觉得你年轻就可以挥霍,还是多相看相看。”他说完,让出周和身边的位置,进入舞池。

却没想到,周和从始至终,不给任何女生面子,全程板着脸,只有男同事靠近时,才会轻缓神色,交谈两句。

舞会过后,众人见他生活规律,却对所有女性生物一敬再敬,保持在一米开外的距离,不禁再生猜测,莫非是——他不喜欢女人?

可,他对男同事们,也没有态度热情到哪里去,是个踏实做实事的好同事。

日子久了,他手上的戒指也没摘下来过,始终佩戴在那里,像宝贝一样,偶尔视线投入其上,目光便温柔得能够溢出水来。

众人兴起新的猜测,或许,他曾经有过一段刻骨铭心的感情,从此对感情绝望,封闭自我。

这个猜测一出,得到众人肯定。他们一边给他取外号叫“周老板”——老板着脸,一边心里同情他。女同事们更是怜惜得不行,踟蹰着是否要用于奉献去融化这块冰山(?)

周和解释多次,众人的态度变得更加怜悯小心,他只好再不谈此事,有点溃败地告诉了王满。

没几天,他生病了,俊俏男子脸颊始终氤氲着两团红云,说不清的迷人性感。中午时,他没有去食堂吃饭,同事相邀受阻,好奇问了一句,周和浅笑道:“我爱人要来送饭。”

一语惊四座,众人放缓了去食堂的动作,磨磨蹭蹭收拾文件,想要瞧瞧他爱人是真是假,是男是女。

很快,一个漂亮的大美女走了进来,发上别了只暖红色大蝴蝶结,穿着舒服单薄的鹅黄色毛线衣,下摆掀起轻微的流苏,踩着一双黑色镶钻小皮靴,拎着一个超大的饭盒进来。她环顾一圈,周和已经迫不及待迎了上去。她略娇小,他个子挺拔,站在一块身高差萌人一脸。周和弯腰低头,她微微踮脚,两人脸挨着脸亲密地说了两句话,他几乎是全程搂着她护送到自己的位置上。

什么“板着脸”,什么“高冷不近人”,什么“冰山小王子”……全都在一刹那间分崩离析。此刻的他浑身上下散发着宠溺的气息,就差把她变成个小人捧在手心里了。

王满跟众人打招呼,手指上同款的戒指顺利入了众人的眼。

原来——周和真的一到法定年龄结了婚。

原来——“般配”两字是这样写的。

原来——真的有一种爱,是把你捧在手心。

原来——单身狗就是这样被虐死的〒▽〒

还有什么不相信的?事实快要化成一团小火苗,把众人眼睛烧瞎了。等到他们失魂落魄去到食堂时,饭菜也被抢得差不多,只剩了些冰冷的残羹饭菜。他们只好放弃,回到工作室苦哈哈地点外卖,那一对小夫妻正旁若无人地互喂午餐,也不知道饭盒里装了些什么食物,甜香的气息几乎把人溺毙,等到外卖送来,他们都觉得食不知味,难以下咽。

而周和“气管炎”的外号也是从这日传开。一个男人,才二十二岁,已婚,从不参与应酬,从不与女性生物相处,从不被巨额加班费诱惑,风雨无阻踩着下班点回家,只为了在他爱人下班前把晚餐做好。

如果这都不算妻管严,那还有什么算?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