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节(1 / 2)

“你不觉得一个大老爷们老围着老婆转很没出息么?”有个同事忍不住开口问道。

周和停步,看他一眼,认真问道:“你结婚了?”

该同事“嗨”了一声,“我啊,二十八岁那年被我妈我爸逼着去相亲,结婚了,都三四年了。刚结婚那几天我倒是挺新鲜的,一下班就回去了,跟你现在一样。时间长了,觉得老没意思了,还是现在这样潇洒自在啊。”

周和认真请教:“那你现在每天下班干什么呢?”

男同事来了兴致,一一数道:“先加班两个小时,咱们研究所加班费丰厚!然后叫上几个哥们,去酒吧,或者去麻将场打牌,然后吃个宵夜了回家。别说,我老婆人虽然无聊,但对我挺好的,每晚我回去的时候家里灯都亮着,还会给我炖点汤啊水的,热水器热水也烧好了……”

周和:“你每天都这样?”

男同事若有所思:“是啊……”

“我觉得你的生活,很无聊。”周和摇头,认真说道,“我喜欢我现在的生活。”

男同事不说话了,另一个同事发问:“那你一定很喜欢你老婆吧?不过也是,你老婆那么漂亮,换我们娶了,我们也会喜欢啊。”

周和认真地看着他:“你们不珍惜。不会嫁给你们。”然后说,“我不是很喜欢她,我是一直,一直热爱她。”

回到家,比往日迟了些,周和加快做菜速度,还是慢了。

王满进屋时,饭还没蒸好,菜也只炒了一个。她洗了手过来打下手,拿刀切肉时,被周和紧张地拉开:“出去等着。”

“哎呀,我饿了嘛。”王满就是不出去,百无聊赖在厨房里打转,蹭蹭趴到了他的背上,“不能吃也不能看啊?”

“等好了叫你。”周和说,关了火,把她拉开一点,“油溅到你身上怎么办?你刚买的衣服。”

王满:“再买呗,我有钱!”

她大学时到底没考进周和的专业,剩下的也不知道选什么,全凭兴趣选了个天文学系。天文学的课程不算很多,但都很有意思。王满多了大把的空闲时间,于是每天都往周和班里跑。但是周和在研究室的时候,外人进不去,她不知道干什么,在配音小组里也接不到太多活,就重新办了网课。

她还是主讲口语,辅讲听力,用王爷爷留给她那座房子补贴的钱,聘请了一位很有才华的海归老师入组。两人成立一个工作小组,专攻各项英语考试,大学生四六级,专四专八,口译笔译,托福雅思……直到王满研究生毕业,这个工作小组已经名声大噪,组内老师加助理加管理有四五十人,累计买过课程的学生超过了五十万。

王满也算是一个微博粉丝一百多万的小名人了,收入更不用提。她现在也不需要讲太多课程,每年开的课程总学时加起来不到一个月,收入已经是同龄人全年收入总和的一两倍了。她平日里闲着无聊,就跑到一个大学里面申请当辅导员,每天开开会和同事们插诨打科,调戏一下漂亮的学生妹子,收入不高,但是假期多福利好,过得无比轻松舒适。

所以,她是真的不缺钱。

周和责备地看她一眼:“我不担心钱。”

他也不缺钱,以前在大学的时候帮老师做项目,前前后后积攒了不少资金人脉。他认真负责,任何事情都尽力而为,他的教授很喜欢他,介绍他投资公司,他一小笔钱投进去连个水花都激不起来,可在沉寂两年后,意外地产生分红。他做了分析和市场评估,继续拿分红加入投资,偶尔也分散给其它小项目,一年复一年,直到现在,每年单分红都有一笔不菲资金,更何况他的本职工作的薪水已经相当可观。

他担心的,是她。

王满读懂他的深意,假装听不懂的样子,跳到他的背上:“那你担心什么嘛!”

周和哭笑不得背着她出去,把她放在沙发上面,沉声坦白:“我担心你。”

“那你为什么担心我呢?”王满抱着他的脖子俏皮地眨眨眼睛。

周和决定用行动说话,搂着她的腰,低头,俯身。

不知多久,两人红着脸气喘吁吁分开,王满瞪他一眼,眸光似水,半点凶意也没有,娇声娇气说:“臭流氓!不知道君子动口不动手嘛!”

一句话说得周和脸上红霞再起,他无奈又甜蜜,凑到她唇边又轻点了一下,终于把她想听的话说了出来:“我爱你。”

这句话,每天都会说出来,可每一次,两人都像是第一次说一样害羞心动。王满搂着他的脖子,像考拉一样挂在他身上,软绵绵地埋头在他怀里,亲了一下他的锁骨:“我饿了。”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